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追梦人(10)

第一章

上一章

原著向,理想化的恋爱故事。

蓝河说报的团有大巴接送,但是发车时间是第二天的大清晨,所以这天晚上他早早就换好睡衣躺在了床上。而叶修不知在看什么文件,连荣耀的后台都给关了,认认真真一行行读过去,目光在同一页上停留许久才滚动鼠标往下翻。蓝河心里好奇,却明白能让叶修为了它而暂时放下荣耀,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于是自顾自地老老实实闭眼躺好。

房间里静得厉害,常年抽烟的人习惯性清嗓的微咳,平时听着注意不到,此刻传入耳中却显得有些频繁。躺在床上的蓝河没立刻睡着,皱着眉头数了会自己的心跳,抱着被子翻了个身。

“怎么,睡不着吗?是不是吵到你了,我马上滚过来。”床虽大,质量却不如看上去好,一个翻身的动作引发了一连串细小的嘎吱声,有些突兀地传入思考中的叶修耳内,让这个差点忘了时间的人猛地一拍脑袋,加快手速关了电脑。

“啊不是……叶神你忙!我这不是生物钟太顽强了嘛,平时睡得晚,难得早一次它不太给面子。”蓝河捏住被角的手指慢慢收紧了,他本想着,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何况自己怀揣了那么点暂时还不能见光的心思,真要躺一块了多尴尬,于是干脆自己早点上床睡着再说。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睡着以后不安稳,要是叶修来的时候发现整张床被自己霸占了,这挤还是不挤的烫手山芋可就被抛给他喽。

只是心里的算盘拨得有多响,躺上床却睡不着的滋味就有多急人,前一晚上自己已然睡酣,身边多了个人算什么,哪怕是多了一窝叽叽喳喳的麻雀他都能照睡不误。可是这越急他就越是难以入睡,就这样感觉到身边的床垫往下陷了一点,听到叶修悉悉索索脱衣的声音,然后他的呼吸声也停在了自己的脑后……

蓝河有些紧张地眨巴着眼,瞪着面前的床头柜。

这要让他如何淡定地入睡!

理想中的现实说起来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当你终于实现了某个理想,却往往会发现它早已不是最初想象出来的模样,至于这改变是好是坏,却又说不出个分明。

待忍到半边身子都被自己压麻了,蓝河确认叶修的鼻息绵长平稳似是睡熟的模样,这才敢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接着又得提醒吊胆地听嘎吱怪叫的床板有没有把身边人吵醒。他偏过头看叶修侧面的睡颜,安安静静的,哪里有印象中那一边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垃圾话,一边露出的一副无辜表情,能让人错以为他说的就是事实。

蓝河小心翼翼地往床的中央靠了靠,将脑袋贴在了叶修的枕头边上,这才心满意足地在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闭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蓝河离开的时候叶修还没起床,窝在床上吼了两句“一路顺风,玩得愉快”就很快重新被轻细的鼾声占据了领地,他笑着站在门口,眼底带了些许波动的留恋,转身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开往机场的出租车。

是飞往G市的航班。

不是临时的决定,机票是早就趁打折已经买好,很多衣物也跟着行李箱一起提前寄回了蓝雨俱乐部的员工宿舍,蓝河离开时只背了他的双肩包出门,看上去还是挺有迷惑性的。

也不知道叶修啥时候才会发现自己不回去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蓝河有些好奇地想象了一下叶修脸上如果露出茫然的表情会是啥样,忍不住被自己脑补出的画面逗笑了。

“老蓝啊,终于舍得回来了?”这笑还没咧到一半,就被笔言飞一拳砸在肩膀上给砸散了。

“你小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隔着厚厚的衣物,又不是真的痛下狠手,蓝河嘴上嚷嚷着,手里却是把近一年没见面的好兄弟们挨个拥抱了一遍。

谁都默契地没提过他这一趟长途跋涉的成果到底如何。

“我这桌子该攒灰了吧?”蓝河把包在桌角下一丢,掏出此行带走的账号卡们放在了登录器的上方,“小的们等着啊,你们蓝哥马上就回来了!”

仿佛什么都没改变。

在卫生间拧抹布的蓝河撩了点水往自己脸上洒,抬头用模糊的视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许博远,你这是不是算落荒而逃了?真是有够怂的!”

过了好一会,他才自言自语般嘟囔了一句,推门而出。

等叶修发现蓝河不告而别的时候已经是五天后。说好是时候改返程的人却不见踪影,难得休假在家待着的叶修隐隐感到了不安。

他把电视定格在新闻频道,声音开大到在整间公寓里的任何一个房间都能听到。

台式机的桌面上还留着蓝河换作壁纸的荣耀海报,横着一杆却邪、一把千机伞,两个穿着打扮完全不同的角色并肩而立。

而他留在电脑桌边的水杯已不再冒出白色的水汽,于是叶修把它拿了起来,看了眼边上印着的Q版夜雨声烦,大头小人正咧着嘴笑。

真是傻得冒泡。叶修如是评价了一番,决定去找陈果要点兴欣的周边……送给蓝河。

“蓝河他回蓝雨了啊。”陈果看着叶修的眼神变得困惑起来,“你不是住他那儿吗,他没和你说?”

叶修沉思了一下:“他说出去旅游。”

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的陈果以为是他听错了,一挥手把送上门的苦力拉去了训练营:“看你这几天没啥反应还以为你早知道了呢。不过来的正好,昨天发现个新苗子,你看看有没有机会带他一下,就当是把关……”

原来已经走了?叶修风轻云淡地忙活了一天,回到蓝河租下的这套公寓,却在门口站了许久,却迟迟没有踏进去。

人走了,就感觉整间屋子都只剩一个空壳。

叶修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房子里少了很多东西。门口本就没有多少杂物,现在只剩下叶修的两双鞋孤零零地躺在架子上;客厅的椅背往往是蓝河搭外套的地方,此刻也空空落落。而出门前被叶修随手放在了餐桌上的马克杯,画着的小人此刻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和他大眼瞪着小眼。

这是蓝河来了H市以后新买的,当时天气还没转凉,晚饭后陈果突发奇想拉人一起出去散步,但是职业选手们不方便在外面闲逛,她的同行人变成了刚补完觉起床,吃饱后正在伸懒腰的蓝河。

美其名曰,活动活动筋骨。

出去一圈,路遇荣耀官方周边的售卖点,蓝河进去兜了一遭就拎了这么个小家伙出来,回到兴欣还让叶修围观了一番。

“真不愧是蓝雨的脑残粉。”叶修用一种可惜的目光打量蓝河手里的本子,“还是我家君莫笑的人设看上去比较可爱。”

蓝河那时装作一副嫌弃的模样,故意把杯子护在自己怀里不让叶修看:“别啊,按您老这混搭的审美,独特是独特的,但也就您老自己欣赏得来!”

而叶修此刻重新审视一番,还是没觉得有多好看,他把马克杯拎到面前与视线等高,注视着夜雨声烦叹了口气:“兄弟啊,他把咱俩都抛在这儿喽。”

“咦,门怎么没关紧……叶、叶神?”

房门被拉开时,叶修猛地一转身,看到一个有些面熟的年轻人正把脑袋探了进来。

他见叶修发现了自己,于是直接把半掩的防盗门给拉开了:“天啊这么巧?我妈说老房子出租了,租客也像我一样打游戏,没想到居然是叶神吗?我是昨天在X街那家店找你要过签名的!”

叶修听完,算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换上了客气的微笑,招呼人进屋里坐下慢慢聊:“其实这房子不是我租的,不过我朋友临时有事先回去了,现在被我雀占鸠巢喽。”

“啊,怪不得……我来是因为我妈说租客有东西落在房子里了,让她帮忙快递过去,但这几天太冷,还下雨,老人家腿脚不好所以我替她跑一趟。”年轻人有些害羞地摸了摸后脑勺,“没想到能遇到偶像,真是太巧了!”

“嗯,你要什么直接拿吧,既然是你家的房子,想必比我熟悉多了。”叶修拍了怕他的肩膀,示意他自便。

“哦哦好的,现在不早了,叶神晚上还有事情吧?我看看在哪啊……”年轻人钻进了厨房,没过几分钟就出来了,“你那朋友想必是个重情义的,这么件小东西重新买一条不就好了吗,但他说是很重要的人送的,舍不得换。”

叶修抬头,一眼看到了他手里正在被仔细折叠的蓝色围裙,细碎且不知名的感觉像被海浪冲上岸的白色泡沫一般,在心口翻腾了起来。

“是啊,重感情。”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握住了烟盒,半晌才应了这么一句。

下一章
——————————————————————

哈哈,还记得……好吧我自己也记不得哪章出场……粉围裙和蓝围裙吗!

评论(14)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