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追梦人(4)

第一章
上一章

原著向,理想化的恋爱故事。

单开tag“un sogno”方便各位阅读w

搬家的那晚是个周六,蓝河如约请了叶修和兴欣的众人来聚餐,食材一类是陈果自告奋勇拖上做了掩饰打扮的苏沐橙和唐柔出去逛街时顺路买回来的。说是蓝河下厨,其实他们买回来的大部分都是熟食或半成品,也是,大家都是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谁能比谁烧得好呢?

不过兴欣的众人强烈要求蓝河同志介绍介绍地道的G市菜肴,所幸他平时也是会动手给自己改善下伙食的,这才没把脸丢到别家战队去。

而现在,蓝河看着房东留下的粉色围裙为难地皱着眉,决定丢在一旁,换了件比较旧的外套罩在身上。

小心些就不会有油溅出来的,蓝河如是对表示担忧的安文逸说道。

一旁的叶修倒了倒已经空了的烟盒,随手扔在了垃圾桶里,说了声“我下楼一趟”就拉开门走了出去,蓝河也没在意,吩咐一旁兴致勃勃跑来打下手的包子传递食材,厨房内倒是忙活了起来。

没过多久,专心低头切菜的蓝河听到了厨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捉摸着是包子耐不住性子到处跑,随口嘱咐了一句:“包子小心碰到米桶,等会过来的时候帮我带棵白菜。”

没听到料想中的“好嘞”,一棵白菜已经被送到了蓝河的面前,蓝河有些诧异包子怎么这么沉默,回头看了一眼,一下子有点发愣。叶修正站在他背后,饶有兴趣地往他身边的锅里张望,见他停下了手里的活,于是又递来一样东西。蓝河下意识接过,手中传来软软的触感,是一条蓝色的围裙,颜色偏深,样式简单大方。

“这……”蓝河重新望向叶修,看着他眼中自己的倒影,“送我的?”

叶修“嗯”了一声,有些好笑地瞥了一眼围裙,问道:“看着我干啥,总不会要哥帮你穿吧?”

不知怎的,蓝河感觉耳后有些发烫,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叶修见他傻呵呵地站在原地不动,也没了话,笑着拿过围裙绕到蓝河背后,用半抱的姿势帮他兜好围裙,将绳子绕到背后打了个有些不太对称的蝴蝶结。

蓝河回过神来,感觉叶修还在自己背后扯绳子,于是连忙说了声“我自己来吧”,就利索地拆了重新打好一个结,看得叶修啧啧称赞他是厨房老手。

“你的耳朵好红啊,怎么回事?”

“大概是水汽熏出来的。”蓝河摸了摸,装作若无其事地瞥了眼灶台,然后淡定立刻破功,连忙扑了过去,“卧槽,水开什么时候开的?差点扑出来!”

“哎呦,经不得夸嘛,刚夸你是老手就露马脚。人没事吧?”

“没事没事,您老帮个忙别在这儿挡着我行吗!”

叶修刚想凑过去瞅瞅,就被蓝河扶着肩膀转了个方向,推着他的背推出了厨房。

门关上后,灶台前只剩下了蓝河一个人,看着锅里“咕噜咕噜”不停冒出的气泡,慢条斯理地把洗净的白菜一片一片烫了下去。

方才叶修贴在背后,衣服上留下的温度仿佛还没散尽,吹在耳畔的呼吸夹带的烟草气息萦绕周围,随着抽油烟机的轰鸣慢慢淡去,却依然无法抚平心底。犹如是锅里沸腾的汤,飘出了那些大大小小翻腾的思绪。

汤锅上桌,白色的蒸汽笼罩了餐桌上空,模糊了站在一旁端菜的蓝河面部的神情。瓶装的橙汁和雪碧轮流从大家手中传过,蓝河自己反而被塞了一罐啤酒,美其名曰“贺喜”。雪白的泡沫“噗”的一声争先恐后地从口中蹿出,在蓝河的衣服上蹭了不少,陈果见状连忙递来了纸巾,蓝河道了谢,用空着的那只手接过,一低头,另一手上握着的啤酒罐已经被人取走了。

叶修把易拉罐往桌上一放,往蓝河满手的啤酒泡沫上扔了一张餐巾纸,自己的指尖也由于刚刚接手易拉罐而沾了点泡沫,此刻毫不在意地舔了下,重新拾起筷子又把注意力转移回了暖锅里。蓝河不经意间的回头,正好看见那根修长的手指指尖一点白色泡沫被轻巧的舌头卷走,突然有些转不开目光。

“给,许大厨自己烧的,总不能一口没吃到吧。”叶修发现了蓝河看着自己,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筷子夹着的排骨,于是大发慈悲地扔进了他碗里。

蓝河笑嘻嘻地回了一句“谢主隆恩”,庆幸自己的失态被掩饰了过去,却又很快反应了过来:“你刚叫我什么?”

“许大厨啊。”叶修有些莫名。

“原来你记得我的名字啊?”

“那当然啊,你来第一天不就自我介绍过吗?”叶修放下筷子,拿纸擦了擦嘴,“大家好,我叫许博远,来自G市,大号叫蓝桥春雪——”

“去你的吧。”叶修的阳腔怪调成功把蓝河逗笑了,“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认为我姓蓝呢。”

蓝河、老蓝、小蓝……他们的初遇,始于自己厚着脸皮发去的十八条好友申请,不知会在何处终结——又亦或,虽然可能性小到难以置信,但他们的路还能走很长很长,长到一直在一起,开始了便不曾终结。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工会的蓝河,大号蓝桥春雪。”每次想起这样的一条开场白,蓝河就很想捂住自己的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他妈简直太羞耻了……他若当时知道屏幕另一方的人是叶修,打死也不会这样说;若是让他现在再对着君莫笑说这句话,估计还要够呛。不过,幸好不知者无畏。

不然何来接下来的那么多或欢喜,或愤懑,或激动,或郁闷的交集?

“蓝这个字,多好听啊。”叶修成功地从包子的筷子低下抢来了一块香菇,得意笑了起来,“当然,也挺好看的。”

蓝河一时分不清他说的是颜色,还是自己。暗含着一丝小期待,抬起眼挺直了脊背,端起了自己酒杯与叶修面前的杯子碰了碰,声音不大,却够让一桌人听清楚:“那么,今天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许博远,很喜欢叶修。”

在一群人的唏嘘声中,叶修笑着举起杯子回应:“哦?要没记错的话,你很崇拜黄少天吧,怎么,莫非见到哥本尊后一见钟情了?”

何止一见钟情呢?蓝河笑而不语。

有些事情,还没到说破的时候。

下一章

——————————————————————

解释一下,un sogno是意大利语,一个梦/梦想的意思:D

让叶蓝像意大利小哥那样互撩吧——

虽然不太可能<(。_。)>

评论(17)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