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追梦人(3)

前文(1)、(2)在这里

原著向,理想化的恋爱故事。

单开tag“un sogno”方便各位阅读w

一个哪怕没人看也想写完的故事。

夏休期所剩不多的几天飞快地耗尽,叶修忙碌起来后,蓝河在兴新网吧见到他的机会也不多了。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哪怕是后门出入,对叶修来说也是件麻烦事儿,毕竟总有好奇心旺盛的粉丝会随时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蓝河经不住陈果的热情招待,真的去退了自己定的宾馆——那本就只是个初来乍到为了临时歇脚才随便定的住处,哪怕在兴欣真要住也住不了几天。他百无聊赖地玩了几天荣耀,晚上在二楼卧室留宿,就开始了在附近找房子的计划。

没想到广告看了不少,中介也去问了多次,却迟迟没能定下。

寻思在叶修等人所在的公寓附近找间出租房,还真不是件易事。蓝河挂了电话后看着通话记录里一片陌生号码,叹了口气。

“很忙吗?”

背后突然叶修的声音,蓝河的身体不由自主一震,这才回过头笑着看向来者:“叶神怎么今天有空来?”

“哥自己的地盘,来不得啊?”难得心情好,叶修开起玩笑,“倒是你这个蓝溪阁的呆在兴欣不走,是想开了决定弃暗投明,还是当真人细作攻入内部啊?”

“当然是要盗取机密然后回俱乐部邀功啊。”蓝河很配合地接过话头,“奖金那可是大大的有!”

“哦?有多少?”叶修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烟头的火光闪了一闪,借着白色的烟气就长长地伴随着呼吸蔓延风中,转瞬即逝。

“这个数字。”蓝河神秘地竖起了一根手指。

叶修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看蓝河装作一本正经地板起脸,于是大胆地猜了起来:“一万?不是啊,那十万?哟呵,还摇头呐,一百万啊?蓝雨这么有钱,也不分我们点,真是小气。”

蓝河不由得气笑了,于是不再卖官司:“也给我来根烟,就和你说。”

“一根烟就能打发了?”叶修是爽快的人,当即掏出烟盒递给蓝河,自己也站到他身边,两人一起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不远处的路灯按时亮起,橘红色的光晕一点一点扩散,懒洋洋地罩在两人身上,蓝河沉默地闷吸了几口,收了方才那丝打闹时的漫不经心,转头定定地看着叶修。

“奖金是真没有,不过给了一年调休的时间,到现在少了小半个月。说是调休其实也没休息,该带的团要带,该下的本要打,不过不用每天按时打卡进出俱乐部罢了。”随着嘴巴张开,几缕烟也随着嘴唇的动作漏了出来,模糊了蓝河脸上的神色,“做出这个决定和俱乐部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想来的。大概是想换个工作环境吧,每天做着同样的事,过着类似的生活,不如出来走走,权当旅游了。”

“没想到你会来H市。”叶修点点头,把烟头往脚边的阴井盖上一摁,然后顺着小孔扔了下去,“暂时没安排的话就留这儿吧,好歹认识了这么久,有一年了吧。而且来都来了,副会长大人不想回来管两天,接受一下公会萌新,哦不对,现在都算老人们了,对绝色大大的挂念吗?”

是啊,一年多了,准确来说,竟是近两年。蓝河心里咀嚼着这个数字,默念了好几回,这才慢慢咽进肚里。

“谢啦,你不怕我真的是蓝溪阁派来的细作?”蓝河的烟还没抽完,此刻被夹在了食指指缝,“我在找房子了,怎么好意思一直麻烦叶神你们。”

叶修站起身,双手插进兜里,也许是在思考着什么,场面突然冷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才轻轻问道:“你觉得兴欣怎么样?”

“挺好的。”蓝河想了想,回答道,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像个大家庭一样。”

“对哦,是时候回趟家了。”叶修没头没尾地轻声嘟囔了一句,但是由于蓝河还坐在路边,而叶修已经站起身隔得有点远,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他只能用困惑的眼神望向叶修。

“房子找好了吗?”

“还没,不过大概快了。”蓝河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和叶修并肩站在路边,“等搬进去后请大家吃个饭?多谢照顾了。”

“你自己做?”叶修仿佛饶有兴趣。

蓝河咳了一声,转头望向街角的路灯:“自己做也行啊,不过恐怕得麻烦多个人陪我去趟超市,人多我怕买少了菜不够。”

“成,蓝河大大早日找好房子,让我们好好去蹭一顿。”叶修率先转过身进了楼道,蓝河则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外卖吃多了真的腻得慌。”

“承叶神吉言,房子很快会有的。”

蓝河听着脚步声一点一点向上传去,很快就没了声音,这才扭头看了眼兴欣二楼的房间紧闭的窗帘,将手里的烟头往不远处的垃圾桶投去,看着它准确地落入口中,有些小小的得意,握紧拳头弯下腰“耶”了一声。

房子会有的,聚餐也会有的,蓝河翻出中介给自己发的短信一条条耐心再看了一遍,又打开浏览器随意搜了搜,莹莹的屏幕光点亮了他嘴角的微笑。

只是有点可惜,叶修居然没问他这一年要干什么。蓝河自己也盘算了起来,接下来要干啥,当时脑子一热就跑来了H市还自以为已经深谋远虑过,到底还是太年轻。不过,最初想要的答案大概是得到了,蓝河把手指放在鼻子下,淡淡的烟草味包围了鼻腔。

那么,从今天起,我要开始追他了。蓝河重新握紧手指,转身一步并两步地往回走,对着黑不溜秋的楼道跺了好几脚,等了一会想起灯坏了还没报修,这才冷静了些许,小心摸黑上了楼。

看看,让你尝了点甜头就得意忘形?还是再说,再说吧。差点被台阶绊一跤的蓝河如是想。

下一章

评论(15)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