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追梦人(1)改、(2)

初醒时的视线还不甚模糊,蓝河忍着眼部传来的酸涩感努力眨了眨,摸到了床头柜上的眼镜。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缝,窗外的天色还是微亮,蓝河瞄了眼手机屏保上的时间,打了个哈欠又倒回了床上。


起太早,万一弄醒了室友可就麻烦了,何况这群人昨晚和自己一样,都是忙到凌晨才歇下。


虽然俱乐部和家都在G市,但中间需要转两次地铁搭一辆公交,来回一趟接近三个小时,蓝河也就选择了住在员工宿舍。两人一间,都是一起下本带团的老熟人,作息差不太多,又没啥讲究不讲究的。


但是最近,他寻思着在外面找个房子,哪怕面积小了点租金贵了点。


总不能每次都让叶修来住宾馆吧?而且一住宾馆,准没好事儿,蓝河想着,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连眼镜都忘记取下来。


再次醒来,却是被室友直接掀了被子。


“快起床,今天要去接机,你已经没时间吃早饭了!”


蓝河迷迷糊糊地冲着天花板瞪了几秒,突然翻身滚下床,边换衣服边找拖鞋,单手套着袜子一蹦一跳地就向卫生间冲去。


国家队归来,蓝雨、轮回、微草、兴欣……各大战队自然纷纷派出人员和车辆,欢迎自家王牌选手凯旋归来。蓝河穿着印有蓝雨logo的T恤,抱着战队准备的冰桶,从里面拿出一瓶瓶冒着寒气的饮料,仔细用毛巾一遍一遍擦干在瓶身凝结的水滴。


车外突然响起一片欢呼,闪光灯也接连不断地亮起,蓝河抬起头望向窗外,正好看见作为领队的叶修率先踏入机场出口大门,虽然眼底的黑眼圈比以往更明显了,但是一改懒洋洋的淡笑,眸中闪烁的光芒却更为闪耀。


喻文州也挥着手走了进来,和抬头微笑的周泽楷一起把叶修夹在了当中。紧接着,王杰希、黄少天、肖时钦……选手们一左一右分别站好,记者和前来欢迎的粉丝们纷纷主动让道,让他们排成了宣传照上那样帅气的一排。


蓝河抱着冰桶呆呆地看向他们,热烈地扫过了自家的偶像和队长,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最中间的那人身上,完全没注意到冰水已经打湿了他的上衣,笑得眉眼弯弯。


多好,这么优秀、这么好看的人,是我的。



叶修是在离兴欣网吧两个红灯的十字路口捡到蓝河的。


看到荣耀粉,叶修往往是为了避免麻烦能绕开就绕开的,自从他开始走入记者的镜头,哪怕平时再低调,在H市自家的地盘被粉丝认出的次数也不少。而这次看到蓝河时,他正背着蓝雨出品的旅行包,一个人蹲在马路牙子旁捣鼓一个黑色的手机,把电池板拆了又装,装了又拆,不由得放慢了往回赶的脚步。


在嘉世和兴欣的主战场,蓝雨粉虽然有,但并不多见,看着这人身旁的旅行箱,也不像本地人,也许是心下有些侥幸,又见不得旁人无助的模样,叶修把墨镜往鼻梁上推了推,又带好口罩把脸遮严实了,装作途径的模样慢悠悠地停在了蓝河身旁。


“小同志你手机坏了?”叶修可以压低了嗓音,配合常年抽烟留下的沙哑感,乍一听还有着类似感冒后的浓重鼻音,完全不像他本人。


“是啊……”蓝河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不断重启的手机,没有抬起头,“也是挺倒霉的,估计是在S市玩了几天拍了太多照片,占了内存,来这儿第一晚就彻底死了。”


原来是出来玩的。叶修了然,听他说完,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周边的商店,想起一家以前经常去修电脑的,于是对蓝河说:“过了这条街,向前右拐有家修理店,现在大概关门了,你明天可以去看看。”


“好的,谢谢叶神。”蓝河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人,表情凝固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真是幸运,刚到就遇到了此行的目标,算不算是一个开门红?


“……”叶修沉默了,两人隔着那副大墨镜对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投了降,摘下口罩恢复了原本的声音,“是我,不过,你怎么认出来的?”


“猜的。”蓝河的语调很轻巧,一点也没有普通荣耀粉见到大神时的激动,只是在原地站在,握紧了行李箱的把手。“这里本就离兴欣比较近,哪怕口罩可以用感冒来掩饰,这么晚的天色还戴着墨镜,不是怕身份被发现,就是……”


“这里有点问题。”蓝河突然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眯眯地时,“不过我本来就是荣耀粉,结合一下身高体型和走路姿势,不难猜到是叶神你。”


叶修笑了,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是饭点,见左右两边没有什么路人,他干脆把这副暴露了他身份的墨镜都给拽了下来。


“可你刚才连头都没抬,怎么看到我的走路姿势呢?”


“所以说才是猜的嘛。”蓝河微微抬起下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凝视叶修的眼睛,看着小小的光点里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心里顿时有一种淡淡的满足。


将写有叶修签名的笔记本小心地塞进背包,蓝河呆呆地看着那个不紧不慢向街角走去的人,直到远处的路灯彻底吞没了他脚下斜长的黑影。


这才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宾馆的位置好像在反方向,但是手机坏了看不了导航,记不清路线的蓝河怀疑自己要露宿街头了。


不过,既然叶修大神会出现在这里,那么离兴欣网吧也就不远了吧?


事实证明,直觉这个东西,真的不准。


蓝河兜兜转转了很久,饿得前胸贴后背,奈何人生地不熟又跟丢了叶修的踪迹,有些郁闷地拐进空荡荡的街上唯一还开门的24小时便利店,准备买点面包和矿泉水,就这样解决下果腹问题。


“咦?是你啊,怎么没回宾馆?”


没想到在结账时,蓝河的肩膀突然被来自身后的人拍了一下,吓了一大跳。


“叶叶叶叶神?你怎么在这儿?”蓝河见他目光中带有探究的意味,急忙解释,“我手机还是打不开,忘记宾馆地址在哪了,所以在附近逛逛看看有没有地方能落脚……”


叶修了然,反问他有没有想去的地方,自己好歹在这座城市住了十来年,当个临时导航还是可以的。


蓝河犹豫了一下:“兴欣网吧可以吗?我想干脆打荣耀打个通宵,明天修好手机再去找宾馆。”


叶修当然不会替一个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做决定,见他有了主意,便答应把他带到了兴欣的网吧——有生意自动找上门,何乐而不为呢?


网管前台的小妹见是叶修亲自带人过来,很热情地招呼蓝河上机,赶着叶修快点走,以免被粉丝发现后堵在网吧里。于是蓝河也暂时松了口气,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待在叶修身边会让他感到紧张。


一晚上的时间在游戏里过得很快,这大概也是荣耀的魅力。蓝河意外地遇到了好几次君莫笑,像是碰巧般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一样。


其实这一晚荣耀里挺平静,没有刷新什么野图boss,也没有什么需要冲击的副本记录和争夺首杀。前半夜带了两个资历不错的新人手把手指导,后半夜却意外地被抓了壮丁。


“嘿呦,这不是小蓝吗?挺久没见的啊,有空一起下个本?”


不知是在研究什么,也许是什么材料的掉率,又或者是试验点技能配合,蓝河都是跟着君莫笑的身后,听着他的指挥配合一些对操作要求有点高的动作。


叶修也没想到对方答应得那么爽快,不过有了劳动力不是件非常喜闻乐见的事情吗?


只是工作中的两人都意外地有些沉默,偶尔才搭上两句话。一个是太过专注,一个是另有忧虑,好在还有更多值得注意的东西,让场面不会令人感到尴尬。那可是荣耀第一人的近距离操作!蓝河开了录像,仔仔细细地保存在了自己U盘里。


仿佛自己是唯一的观众,而这片副本中的景色是独属于叶修一人的舞台。


蓝河也没想到会在修完手机踏出店门之后遇到叶修,一个往外走,一个正想往里进。


算是第三次见面了吧。两人打了个招呼,多聊了两句。


“怎么这么晚?都到了五点半,可以开始吃晚饭了。”叶修不可谓不奇怪。


蓝河笑了笑:“昨晚在电脑上查好了地址,虽然是手机订的房间,但是可以查到身份证。我一觉睡到刚才,吃了点垫肚子的东西以后,才来修手机的。”


虽然语调显得不太一样,但蓝河的嗓音没了电流的干扰,清晰地传入叶修的耳朵。他后知后觉地抓住那一丝熟悉感努力回忆了很久,看了看蓝河肩上蓝雨的旅行包,于是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帮他拉起了行李箱。


“不够意思啊绝色大大,来兴欣也不吱一声,还跟我装傻充愣这么久,嗯?”叶修率先走在前面,见蓝河没有跟上来,于是又回过头去看他,“这么晚了,跟我回兴欣吃顿饭吧,吃完再让老板派车送你去旅馆。”


成功收获了“叶修回头×1”的蓝河点点头,提脚跟上,冲着前面人的后脑勺傻乐。


这是活生生的叶修呢,和自己有一茬没一茬地搭着话,而不是那个隔着屏幕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手中不停招呼着小怪们的,触摸不到的君莫笑。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绝色。


“所以,你来H市是为了旅游吗?”


“不,是为了完成一件人生大事。”蓝河的语气很神秘,果不其然叶修被勾起了兴趣。


“什么事?莫非是要跳槽来兴欣帮我们管理公会了吗?热烈欢迎啊,老蓝。”


“明知故犯。”蓝河无语凝噎了一下。


兴欣的成员对蓝河并不陌生,插科打诨一番后天色已晚,又听说蓝河定的旅馆里没有电脑,于是陈果热情地邀请他留宿上林苑。


“我能……留在网吧吗?”蓝河表示有些为难,战队成员的生活区,虽然并不会在外放置什么战队机密,但队员们的日常训练他并不方便围观,何况他自己晚上还有一次带团下本的任务,不如就在网吧通个宵,明天再做打算。


陈果想了想,也是,也就不勉强他,反而招呼了包子一起上了二楼,乒乒乓乓折腾了一番,这才招呼蓝河上去。


“这里是以前叶修呆过的那间,没错就是报道出来的那个储藏室。别担心不会给你住的,你睡这间吧,外面就是客厅还能看电视。”


叶修毫不客气,直接把蓝河摁在了沙发上坐着:“要是呆的时间长,你就住这儿也行,外面旅馆多贵啊,不如来给兴欣打工抵食宿费好了。”


有没有一点他是蓝溪阁来的人的自觉啊,就不怕他是间谍啊?蓝河无力吐槽,不过也没拒绝。


这样一来不就离他更近一些了吗?


也许是这点小心思作怪,蓝河当晚带团下本时英勇无比,又如图踩了狗屎运一般接连遇上好几个隐藏boss,和一群公会精英酣战了一个通宵。连第二日叶修等人再次见到他时,蓝河还顶着黑眼圈咧着嘴傻笑。


“这么乐呵,看上去收获不小啊。”叶修习惯性地掏出了打火机,在陈果的瞪视中一脸可惜地收回口袋里,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蓝河身上。


“那必须的。”蓝河一点没谦虚,反而点开背包界面给叶修看,“空中陵墓,七十级百人本,打到一半突然遇到隐藏。前段时间比较背,这个二团三团很久没打过隐藏了,一下子兵荒马乱,被墓主人一扫倒下了一匹残血还没来得及回的奶,还好我让一团一直守着及时拉回来一点,不然团灭都是有可能的……”


说起昨晚的战果,蓝河的眼睛仿佛都闪现了些许不一样的光芒,映入了叶修的眼底。这可是荣耀啊,叶修微微眯着眼笑了一下。作为职业选手他对荣耀的热爱自然不会比蓝河少,但是此刻却能真实地感受到眼前人毫不掩饰的兴奋与喜悦,比起自己,少了一份疲惫,却多了一份单纯。


没有公会竞争的困扰,没有战术安排的思虑,只是单纯和其他玩家一起下本,利用自己的经验指挥成功,避免了人仰马翻的团灭惨状,是多么简单而满足的快乐。


蓝河见叶修对着自己笑了笑,有些无措地摸了摸后脑勺。也许不像联盟公认最帅的周泽楷那般长了一张男女通杀的俊脸,也许不像自己的偶像黄少天那样满脸充斥着活力,叶修不会让人眼前一亮,甚至还带着些许疲惫的神色,却十分耐看。蓝河摸了摸心跳有些偏快的胸口,生怕对方发现自己竟有些看痴了眼,悄悄移开了视线。


也许是真的喜欢这个人,不然怎么刚来就差点招架不住了呢?


至于“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这个问题,蓝河也曾自问自答过。

脑子一抽一冲动就跑来给自己放假,听起来就不像是他的风格,更何况是长达一年的时间。


“你说什么?”梁易春,也就是蓝溪阁的会长春易老,把撑在办公桌上的胳膊放了下来,抬头仔细地看向蓝河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我是说,想请假一年,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我一定要去试试。”


“试试?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却要请假整整一年,且不提这请假是否能被允许。”梁易春揉了一下自己的额角,闭上了眼睛,直接喊了他的名字,“这是不可能的,许博远,你知道你现在的位置有多重要,一天两天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蓝河依旧坚定地望向他,暗中握紧了拳头,咬了咬下唇,还是开了口:“我知道这样做会让俱乐部为难,但即使是把退休前所有的假期都用完,我也要去。”


梁易春叹了口气:“为自己多考虑一下啊,做咱们这行的竞争压力也不小,万一这一年里有人顶替了你,换工作可不太容易。知道了,你的私事俱乐部无权过问过多,我去和经理商量商量。”


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公会里的玩家间一片齐刷刷的哀嚎,熟悉他的自然不舍,不熟悉的也对他有所耳闻,恳请继续的、询问去向的,都有。蓝河看着很不是滋味,他喜欢蓝溪阁,工作起来不知疲倦,也不知为蓝溪阁操碎了多少心,花费了多少精力,说消失就消失,只是看着轻松。


“有空就上来和大家一起玩的。”他耐心地一一回复所有聊天窗口。


所幸,事态并没有向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经理找来了蓝河,拿着他在蓝溪阁工作这几年的档案看了许久,抬头打量了一圈,只问了一个问题:“你这一年带团的时间有吗?”


“有。”蓝河条件反射地立刻喊了出来,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真的,若是离了荣耀,他也没有想好以后会去做什么工作,现在想来,打工毕竟是临时之计,又有什么比在蓝溪阁更适合他的工作呢?


“行,线下工作不是不能安排,你必须按时带团,总结报告用书面形式交给梁易春。开荒的工作我会让他另外安排人选,工资照常奖金减半。”没想到经理是个爽快的,“你也是蓝溪阁的老人了,这些年的努力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不过,只给你一年的时间,早去早回吧。”经理补充到,还特意咬着“一年”强调了一下。


“是!谢谢经理!”蓝河大喜过望,这比他自己预想的结果,还要好。


当日下午,一架驶往S市的飞机准时起飞,蓝河用手机查了一圈周边地区的旅游景点,给自己定好旅馆,带着一个小行李箱就上了路。离着目标越来越近,心里的忐忑反而平息了不少,既然难得来一趟,不如好好玩玩。


他来的目的,不是旅游,不是工作。


他是来确认一件事:自己对叶修的感觉,到底是喜欢,还是“喜欢”。一时半会儿确认不了,不如来找叶修,在他身边生活一段时间看看。


至于别的,蓝河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单身二十来年,也没啥追人的经验,切不提对方有没有那个可能性多看自己两眼。他是来给自己一个答案的,万一真确认了目前心里尚且朦胧的梦,追不追还得另当别论。


所幸,不急,一年的时间还很长。


追梦人(3)

——————————————

第二更。手机没电了……趁机溜去睡觉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评论(6)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