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8

……对不起,是昨天的更新,刚写完

来一杯宝宝奶熙吗: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预警见前文

个人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8)

反复的受伤又经历了寒风的侵袭,再加上中了可以致幻的毒素,安迷修的状况实在不容乐观,他的身体重新回到了被高烧包围的状态。雷狮直接一个手刀将他劈晕,托起他的脑袋枕着自己膝盖,解下自己腰间的外套罩在他的身上。

腕间的通讯器却突然响起提示音,雷狮瞟了一眼安迷修紧闭的双眼,连忙点开了消息栏的收件箱。

“大哥,还要按照原本设定的流程继续吗?安哥目前的状态不够稳定。”

雷狮思考了一下,在发信框里敲下一行字:“数值降到多少了?”

卡米尔的答复很快就发了回来:“现在只有62%了,再低会有危险,建议转成休眠模式。”

“再往休眠仓里加点营养液和退烧药。”

通讯器另一头的人停顿了一会,这才重新发来了消息:“这边体温果然也升高了,不过只有低烧。”

周围的场景渐渐暗了下去,留下雷狮和他推上昏睡的安迷修一起停留在一片黑暗中。

没想到人算还是不如天算,以为最近的数值比较稳定,尝试唤醒安迷修有很大几率不会出现反复的情况。见到这样的结果,关闭通讯器后雷狮看起来有些遗憾,却又像是松了一口气。

他翕动的睫毛眨掉了眼前沾上的些许水汽,微凉的手背贴在安迷修滚烫的额角,帮他擦去上面渗出的一层薄汗。

“混蛋,要睡到什么时候,到底还打不打算醒啊?”

“雷狮……”昏睡中的人毫无自觉地哼了两声,动了动手指就重新躺在雷狮的大腿上恢复安静。

明明知道现在的他不可能发现,雷狮还是小心翼翼地屏息凝神,确认他的呼吸足够平稳,这才俯身贴近安迷修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洞穴似乎比之前亮了一点,安迷修醒来时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被刺激到的嗅觉催使他还留有睡意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背对着他的雷狮盘腿而坐,裸露的脊背上增添了不少血迹未干的划痕。

也许是听见了安迷修呼吸的抖动,雷狮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将嘴里叼着的黑色布条拿了下来:“哟,终于舍得醒了啊?”

安迷修挣扎着坐起身,浑身上下酸痛得像是要散架,他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地喘息了一小会,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对方:“这是怎么回事……雷狮你,受伤了?”

“没什么。”雷狮继续用牙咬着把他的黑色上衣撕开,他的身体挡住了面前的动作,让背后的安迷修看不到自己的伤势,“来了几只小虫子,已经解决了。”

“可是,你不是没法使用元力?”安迷修四下搜寻了一番,发现他的元力武器果然在他陷入长时间昏迷后自动解除了,所以说雷狮也不可能拿着他的剑战斗。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敌人,让赤手空拳与之肉搏的雷狮受了怎样程度的伤,安迷修看着他的背影,察觉到了雷狮的肌肉似乎依旧处于紧绷的状态,心里隐隐感到不安。

他的烧依旧没有褪去,起身时传来的眩晕感让安迷修差点跌回原地,察觉他有接近自己的意图,雷狮重新开口,用他有些嘶哑的嗓音阻止他的动作:“你老老实实躺着吧,再摔个脑震荡出来看我不把你从洞口踢下去。”

“你不会的。”虽然雷狮看不到,安迷修的脸上还是浮现了温和的微笑,“要我死的话,一开始你就不会让我留宿了,不是吗?”

“那是……为了得到情报而已!”雷狮飞快地接了一句,又似乎觉得这样欲盖弥彰,于是干脆闭上嘴加快了手上包扎的速度。他的右手同样被黑色的布条缠绕着,只能靠左手来别扭地使力,在安迷修撑着发软的身子爬过来的同时,给腿上的布条打上了最后一个结。

安迷修意味不明地瞟了雷狮一眼。

雷狮注意到了:“怎么?”

“没什么。让我看一下你的伤?”

“你看有什么用。”雷狮嗤笑一声,却也大大方方地摊开手任由安迷修打量,“安医生?”

也许因为他用的是黑色衣料的关系,被捆住的大腿和手臂上看不太出到底有多少血迹,安迷修耸耸鼻子,感觉空气中的血腥味似乎确实没有一开始闻到的那么浓郁。他将信将疑地想帮雷狮扯好充当了绷带的布条上翻起的一个角,结果还没来得及捏住那方黑色就被拍开了伸出的手。

“好了,为了节省时间,特地给你留的惊喜就不等着你自己发现了。”雷狮按着安迷修的肩从地上站了起来,差点把手下的伤员给摁趴在地面上,“那些个小虫子被我留下了一个活口。”

雷狮用左手从洞内大石块的背后拖出了一个被捆起来的人,用的“绳子”安迷修怎么看感觉怎么眼熟——虽然被血染成了红色,还撕成了条,这不是他的衬衫吗!

“雷狮你……”

“我把我的外套给你。”

“那你怎么办?”

“两个大男人有什么,难道你怕看光我的话要你负责?”

“不是,你……”虽然衬衫确实因为沾满了血几乎报废,但是穿着总比现在光着膀子感觉自在,他刚想抗议几句,却被雷狮扔来差点砸到他脚的人给转移走了注意力,“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你自己问吧,我去眯一会。”说话的人已经一瘸一拐走到岩石边靠着坐下了,自顾自地合上眼闭目养神,难得露出了疲惫的神色,让安迷修不忍继续出声打扰。

于是安迷修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打量这个倒在地上的人,半长的头发杂乱地盖在脸上,嘴里塞着一截曾经的衬衫衣袖,四肢都被捆得结结实实,只能鼓起两眼瞪着他。安迷修没有立马取下他口中的布团,反而打算先去检查其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线索: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是怎么进来的……

但是他刚伸出手,就发现了自己食指的不对劲——整个指节都被血染成了红色,现在已经干涸了。

安迷修身上的血早已被止住,这不可能是他自己的,而刚才也还没来得及碰到眼前这个俘虏。

是雷狮的血。

他再一次将视线转移到雷狮身上那些看不出血迹的黑色布料上。

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到底发生过怎样的一场恶战,到底让雷狮受了怎样的伤?


TBC.

评论
热度(53)
  1.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来一杯宝宝奶熙吗 转载了此文字
    ……对不起,是昨天的更新,刚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