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7

预警见前文

个人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7)

冰层越来越厚实了,雷狮小跑的步伐很快就变成用力蹬地向前跃进,虽然目前无法使用元力技能,但是他良好的身体素质摆在那里,矫健的身形和敏捷的动作看起来着实赏心悦目。

可惜安迷修还没来得及悄悄跟在后面欣赏一番,就差点因为飞行时剑身突然剧烈摇晃,甚至在空中拐出了S形的的轨迹而摔跟头。

时间有限,目前的状况需要他们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脚下,而不是分析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两人才刚刚抵达湖面的中心,冰层就开始出现了裂纹,安迷修明明没有感觉到气流紊乱,但是保险起见收回了双剑,追在雷狮的身后跑了起来。

“给我一只手。”听到了他脚步声的接近,雷狮突然开始解他的头巾,并且放慢脚步与身后人平行,在安迷修困惑地伸出左手后一把拉住,用那根结实的白色布条把两人的小臂紧紧捆在了一起。

“你这是……”

“准备好了吗?我说三二一就跳。”

双剑重新环绕在了他们的身边。

安迷修主动扣住了雷狮的十指。

不堪重压的冰块骤然爆裂,擦着他们的鞋底向上冲去。两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向前飞奔,身后像是有无形的怪物正在破开冰面向他们追来,每移开一步,被踩过的地方就会碎裂成小块飞向洞顶,由强劲的气流吹起撞向坚硬的岩石。

正在消失的瀑布就在眼前了,脚下的速度不减反增,安迷修的视线却变得模糊起来,他大口地喘息着,失血过多的身体从四肢开始越发乏力。

也许是通过被紧紧捆住的两只手感觉到了两人之间距离的增大,雷狮没有放慢脚步,而是握紧了他的手指让安迷修可以借力,拉着他一起向前。但是越往后,碎冰迸溅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好几次安迷修的后脚差点被向上的气流卷进去,前倾的重心让他把雷狮拉得都趔趄了一下。

“要不松开吧,万一我摔倒会牵连到你。”

“想都别想。”雷狮斩钉截铁的否决立马砸了过来。

何况这原本就是“安迷修”的主意。

他们还是被冰面的裂缝追上了,两条细纹从他们两侧包抄,直接将一整片的冰面给割了下来,一起吹向洞顶。安迷修踩在了流焱上,让雷狮抓住了凝晶的把手,一起滑向下一块飘起的冰。但是就在他们站上的刹那,脚下的冰块因突如其来的压力开始旋转,把安迷修和雷狮一起打了下去,背部贴在了原本要站的地方,被迎面扑来的风压吹得睁不开眼。

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划出了好几个十字,安迷修反手拉住雷狮,蹬着四分五裂的冰块向前冲。

“左边!”

雷狮立马扭转身子,一条冰棱擦着他的侧脸飞快地划过,留下一抹血痕。

“我这么帅的脸,它怎么忍心破坏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开玩笑?”口上抱怨着,看到雷狮脸上依旧一副游刃有余的神态,安迷修却莫名感到了一丝踏实。

用同样的办法又翻越了几块漂浮的冰层,洞口终于仿佛就在眼前了。

此刻变成了安迷修拖着雷狮往前的形态,正当他们跳上最后一块浮冰时,雷狮却突然大喊出声:“小心!”

紧接而来的却是听着有些刺耳的,布料撕裂的声音。

随着头巾的散开,他们原本贴在一起的手腕也因为身位的参差而分开,依靠紧扣的手指传递他们被寒风包裹的身体表面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温暖。

但是伤员的体力实在到了极限,安迷修脚下一滑摔倒在冰面上,两人的手也由于指间的冷汗脱离彼此的牵扯。这时雷狮已经触到了洞沿的岩石,一把将凝晶插了进去,转身重新去抓安迷修的手,却只捞到了半截没有来得及被吹走的头巾。

风实在太大,又冰冷刺骨到吹得他的手指失去了知觉,他死死抓着这半截随时都可能断裂的白色布料——因为另一端还系着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安迷修。雷狮先前打下的死结在他的手腕上勒出一圈红肿,磨得表皮渗出了血珠,被寒流吹着凝成一滴殷红的冰珠向上飞去。

“醒——醒——”雷狮的呼喊被风刮得支离破碎。

安迷修已经半拢的眼皮抖了一下,挣扎着重新睁开了。

金黄的流光划过,穿透了安迷修的肩膀,借着剑的冲力把他向洞口的方向推近,雷狮的手也松开了凝晶的剑柄,接住了安迷修撞来的身体,两人一起滚进了洞里。

仿佛有一道透明的屏障,洞里洞外俨然两个世界。两人相贴的胸膛逐渐回暖,伴随着粗重的喘息上下起伏。

两个死里逃生的人各自翻身躺在了地上,歪过头对视,依旧头晕目眩还没恢复的安迷修朦胧间似乎看到了之前从来没有在雷狮的脸上出现过的笑,真实而温暖,沿着他们重新握在一起的手指向心口的方向蔓延,侵占了那一刻全部的视线。

“喂,看傻了?”雷狮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后……后面还有,什么吗?”安迷修闭上了眼,“我好想睡一会……”

“睡吧,因为你永远不会再醒过来了。”

安迷修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盯着着雷狮的嘴唇,再一次缓缓开口:“所以后面会怎么样?”

“什么都不会发生,可以让你安心地睡上一觉。”

这次他终于看清了:雷狮的唇分明紧紧闭着,刚才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他的。

但是为什么和雷狮的嗓音一模一样?

“你怎么了?”

这次是雷狮的声音真切地传到了安迷修的耳中,他摇了摇头,拔出依然插在自己肩上的流焱,用牙咬下一截衣袖捂住伤口:“大概是血流太多了,刚才有点幻听。”

“该死!没想到那些东西还是影响了。”雷狮撑起上半身查看安迷修的状况,新伤旧伤加在一起把他的衬衫染得面目全非。

昏昏欲睡的伤员咬着牙防止眼皮黏在一起,听到了关键词后重复了一遍询问:“那些东西?”

雷狮拍开他毫无阻拦之力的手,粗暴地撕开了沾在伤口附近的衣料:“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你把衣服烤干?”

水中那些致幻的液体会侵入血液,再依靠循环进入大脑,两人落水时喝得不算多,但是潮湿的衣服会一直散发水蒸气,持续对他们进行干扰。洞内的空气不够流通,雷狮故意挑衅安迷修,用跑动时带起的风来吹散。

“你看着我,安迷修,醒醒!”

但是被喊了名字的人只是呆滞地望着雷狮,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声应答。

“啊?”


TBC.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