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6

预警见前文

个人目录

01 02 03 04 05


(6)

雷狮用一只手环住安迷修的腋下拖着浮出水面,小心打量四周,发现他们身处一个巨大的溶洞,四处都是坚硬的岩石。

虽说他们并不需要担心元力武器会被弄丢,但是为了能在安迷修短暂的昏迷期间尽快取暖,流焱也被雷狮一起捡回来塞进他怀里。

“咳,咳咳咳……”

“堂堂骑士安迷修竟然不会游泳,你说这条消息要是传出去能在论坛热门上挂几天?”

话是这么说着,雷狮的手却一直拍打着安迷修的脊背,帮助呛水的伤患理顺呼吸。

“要不是咳,咳咳,要不是在下有伤在身,怎么会需要你救?”

被水浸湿的衬衫黏在他的身上,呈现半透明的衣料下透出了从肩膀开始一圈一圈缠绕的绷带,不规则的血迹星星点点地晕开了一圈浅红,蔓延着消失在裤腰的边际。

伤口遇了水怕是会发炎,不知道随身带的药够用多久,安迷修苦笑一下,开始观察身边的环境。

“所以,这就是你说到‘好机会’?我们现在没有食物,也不知道那个水喝了会不会有问题,而且现在这个环境看起来也不像是可以找到食物的样子,毕竟连根草都没有。好消息大概是估计也不太会有其他生物对我们构成威胁了吧,你现在……”

听见这番欲言又止的话,正背对着安迷修脱自己上衣的雷狮回头看了一眼,转身就来解他的衣扣:“有闲情浪费口水不如快点用你的剑把衣服烤干。”

“你你你,我,我自己来!”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拍开他伸来的手,感觉自己温度不低的脸颊顿时变得越发炽热。

他现在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老对手,飘忽的目光不敢在裸露的上半身停留,于是自己转过身开始解胸前的纽扣。从他们坠崖以后开始,随着雷狮和他之间的肢体接触增多,安迷修越发肯定自己感觉到的那丝微妙不是错觉,也越发好奇到了大赛后期他们的关系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更加恶劣?

亦或是,更加亲密?

水下的那个“吻”没能在他脑海里留下多少印象,也知道雷狮是为了救他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但是“雷狮嘴对嘴给自己渡气”这件事本身就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们确实有着暂时的合作关系,但是他万一死在这里,对于雷狮来说只会利大于害。

这可是凹凸大赛,想要站到最后的人,他们就无法避免要与对方赌上性命一战。

“你能不能把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先透露一些,让我也好早点有个心理准备。”安迷修把衬衫摊开后铺在地面上,挨着雷狮同样铺平的两件上衣,充分利用悬浮在上方的流焱散发的热流进行烘干工作,“同样是从奇怪的裂缝坠落,你来了,‘我’却没有,再加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看到我仿佛很诧异,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对吗?”

“没想到你会问我这个,那我答案是,没有。”雷狮拿着药膏的手一顿,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把东西扔给了安迷修以后就在他左侧的岩石块前坐下,脊背的肌肤贴上冰凉的石面,让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后面要做的其实很简单,等着就好了。”

“啊?”

看着安迷修惊讶的表情,雷狮心情很好地吹了声响亮的口哨:“海盗的藏宝洞被人闯了,洞的主人当然会现身来保护自己的宝藏。”

他面前的人愣愣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张开嘴:“啊?”

然后回过神的安迷修一把抓住流焱从地上跳了起来:“难道这里还有别人?”

“难道你不该因为听到有宝藏而表示一下期待吗?别急,先把衣服烤干。”雷狮慢条斯理地解开腰带,把打湿后紧紧裹在了双腿上的长裤给剥了下来,对安迷修躲闪的眼神露出一个有些戏谑的笑,“你这反应莫非是在害羞?都是男人,你难道怕看光我就得负责吗?”

“雷狮!”

“好了不逗你玩了,等过了一段时间后瀑布的水流会开始减小,这里的温度会骤降,水面开始结冰。我们会走到冰层上,向对岸进发,任何在走到半途的时候,piu——”

“发生什么了?”

“冰层破碎,掉下去了。”

话音刚落,安迷修就觉得腿上一凉:雷狮拽着裤腿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雷——狮——”咬牙切齿的人立刻蹬掉了挂在脚脖子上的碍事布料,撑着光滑的石壁翻上去追正在向他做鬼脸的罪魁祸首。

等衣物上的水蒸气几乎消失殆尽时,绕着四周追打了一路的两人这才气喘吁吁地重新靠在了那块岩石旁。雷狮把脑袋压在了安迷修的肚子上,大口地呼吸似乎比先前寒冷了不少的空气,拍着自己上下起伏的胸口对他说:“时候差不多了。”

“嗯,那我们准备走吧。”

绷带重新一圈又一圈地绕上安迷修的手臂和大腿,衬衫上的每一枚纽扣也回到了它们对应的位置里。雷狮没有急着穿他的外套,反而用袖子打了个结扎在自己的腰上,穿着黑色短袖就这么空着两手率先向越发寒冷的水边走去。

他眼角的湿气还没来得及凝聚成一滴就被吹过的风冻成了一层白霜,就被飘到了面前的头巾尾端抹去。

身后还在整理衬衫衣领的人很快就踩着爱剑追了上来,挡在雷狮的面前用自认为十分有风度的姿态邀请他共乘。

此刻十分清醒的雷狮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莫非你还想用那么羞耻的动作抱着我飞?”

先前能够拖着雷狮挤在一起飞出漆黑的裂谷,纯粹是安迷修看到他昏迷时急于救人下意识做出的选择,真让他再来一遍,其实自己也没把握会不会忍不住就把人给扔下去。

“但是万一这个冰面真的碎了,我要下去捞你的话,还是得用这个动作……”

“不需要。”雷狮打断了他的担忧,指了指头顶满目锋利尖锐的石笋,“冰面会碎,但是我们不但不会掉下去,反而会被吹往那里。”

“真是不可思议……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连地形都能说变就变?”两条浓密的眉毛在安迷修的脸上挤在眉心,皱出两个疙瘩。

雷狮踏上冰面的一瞬间,就撇下安迷修向着瀑布逆流倒退的位置飞速跑去。

“安迷修,比比看谁先躲进那个洞吧。”

“可那里不是我们掉下来的地方吗?”

“安迷修,都到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雷狮没有回头,“你在镜子里看见的左边的手就是自己的左手了吗?”


TBC.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