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家有小女

过了半年还能收到生贺!这是真爱了吧!

离说:

*ABO,A安O雷边带娃边秀恩爱的日常,想了半天总之闺女的小名是舟舟,大名我不知道。 @此博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 是补给梦梦当(时隔五个月)生贺的点文!【槽点好多】


*广告时间:《喵生喵乐》 预售 终宣 微博转抽 《恋爱心运》 余量通贩




 


“我要当海盗船长!”


女孩的声音清脆如珠玉落地,语气也又甜又软,和她香软滑嫩的可爱脸蛋并无二致,出口的内容却让安迷修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舟舟,为什么想当海盗船长呀?”安迷修蹲下身,放缓了语气问她,“你以前不是都说想当歌手或者甜品鉴赏师吗?爸爸觉得甜品鉴赏师非常好的。”


女孩的小鼻子皱了皱,这个表情竟然和安迷修有几分相似,只是由她满是稚气的脸做出来,实在可爱非常。


“可是甜品鉴赏师是,是爸爸在我跟卡米尔舅舅玩的时候提议的,我还是最喜欢唱歌。”她条理清晰地埋怨道,“爸爸怎么连舟舟最喜欢唱歌都不记得了,为什么只说甜品鉴赏师好啊,歌手不好吗?”


安迷修连忙补救:“当歌手也非常好!舟舟最喜欢唱歌嘛,唱得也好听,爸爸当然记得!”


女孩很高兴,眉眼飞扬:“好,爸爸真好,那我要当海盗船长哦!”


安迷修迟疑了:“这……”


逻辑关系究竟在哪儿啊我的宝贝疙瘩哟!


女孩又不开心了:“爸爸不好了!爸爸为什么不支持舟舟选择舟舟喜欢的职业!等舟舟长大了之后,会一直都过得很不幸福的!”


安迷修苦不堪言,只好先安慰好闺女,然后无奈地和她玩起了扮演海盗船长和船员的家家酒,满心期盼着玩过了这一阵,闺女就不会再惦记那劳什子的海盗船长了。


 


唉,舟舟为什么就不能当个文静可爱的小小姐呢?她怎么就那么像雷狮呢?


安迷修坐在公共座椅上,看着儿童尺寸的小型过山车和大摆锤,幽幽地叹息。


一只手从背后搂了上来,盯准了裸露在外的脖颈摸了两下。安迷修被那冰凉的温度一惊,却没有惊呼出声。他又叹了一口气,握住那只手,揉搓着帮对方回暖。


“别对我说教。我们约好了出来玩就不说教的。”雷狮眯着眼享受着他的手部按摩,嘴上倒是抢得了先筹。


“我还没开口呢。”安迷修没好气地瞪了雷狮一眼。他都不用猜就知道,雷狮一定是为了冻他这么一下,在洗手间冲了不短时间的冰水。雷狮早些年强效抑制剂用得不少,免疫力难免下降,这种不注意自己的行为真是让他忍不住心生火气。


然而雷狮轻飘飘地瞥着他,忽地凑上来吻了一下他的唇角,再抬头时深粉色的舌尖在唇间一闪即没,安迷修的目光就被勾了过去,直到雷狮抽出了那只被焐热回到常温的手。


安迷修更生气了,不过这次的生气更多是针对他自己。


世上的Omega那么多,他怎么就偏偏对雷狮这么没有抵抗力?


“没什么理由。”雷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语气自然地回答了他的疑问,“不都是一样的道理么。地球上几十亿人,为什么我偏偏只想念你一个?”


安迷修面上一红,愤而跳起,再看过去的时候,雷狮已经扶着椅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安迷修试图压抑脸上的红晕,压抑不下去:“这种话不要这么突然就说出来,我没有心理准备的啊!不对,首先你就不要化用别人写的句子!”


“我只是模仿了一下你平常跟我说话的状态而已。”雷狮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安迷修还想反驳,就被他推了推肩膀,“舟舟下来了。”


 


傻爸爸的注意力被女儿吸引了个彻底。


女孩喜欢刺激的项目,但游乐场里能给她这个年纪的孩子玩的东西她都玩腻了,在指着跳楼机向雷狮请求却被干净利落地拒绝之后,她只好瘪着嘴满目渴望地看着那些高大的机器。


往常她对安迷修露出这种表情,安迷修是很少会拒绝的,只可惜对她来说这些项目都太过头了,不论安迷修还是雷狮都不可能同意。


但女孩不明白在游乐场和“往常”又有什么区别。她觉得更委屈了,站在花坛边的细细矮矮的水泥围栏上,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表情更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安迷修开始慌了,闺女平常表现得更像雷狮,尽管长着一张软萌可爱欺骗性极高的脸,行为处事上却令期待把她养成一位淑女的安迷修头痛不已。


这样的女儿竟然会有这样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女控真是受不住这种画面。


安迷修蹲下身来哄她:“我们吃点甜甜的水果好吗?舟舟喜欢甜甜的味道对吧?”


被哄了,女孩的表情反而往落泪走进了一小步。她抬头看看她最喜欢的雷狮爹地,爹地两手环胸,倚着椅背看着她,看起来没有说话的意思。她只好收起表情伸手抓住安迷修的衣角:


“好~要爸爸买甜甜的水果。”


安迷修被女儿萌萌哒的说话方式蒙蔽了双眼,压根没发现她的神情变化:“那舟舟想吃西瓜、香蕉、还是哈密瓜呀?”


女孩歪着小脑袋思考了一下,软糯地回答他:“要吃最甜的西瓜。”


安迷修有点纠结:“舟舟呀,其实西瓜含糖量没有香蕉多,香蕉才是最甜的。”


女孩并不理会他的科普,凭着自己的一套观点据理力争:“可是西瓜有甜甜的水!西瓜水好喝,心理上含糖量比较高。”


心理上……???


这是谁教你的啊??安迷修有点茫然,但为了保持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睿智形象,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说不清楚,他放弃了辩论,动作娴熟地摸摸闺女小脑袋夸她聪明并奖励给她一朵小红花。


雷狮悄悄背过身去,险些笑得不省人事。


 


安迷修对女儿大部分的兴趣爱好和行为做派都有点意见。


女儿喜欢穿裤子,喜欢吃肉,碰过一次烧烤之后就心心念念不肯忘。


她喜欢跑来跑去,刚学会走路那会儿,一下地人就不见了,还总是想着剪头发,也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


光是这些只能说明她有长成假小子的潜质(并且被她亲爱的爹地带坏了)而已,但偏生她仿佛有神奇的表演天赋,很多时候安迷修知道她是装的,却不由自主地被她的装可怜扮可爱击倒。


苍天啊,既然你给了舟舟一张这么可爱的脸,又给了她利用这张脸的能力,为什么还要让她歪成个假小子!就这样顺理成章地(顺着我的心意)养成小公主,不是撒起娇来杀伤力更大吗?!


安迷修真情实感地给菩萨上香,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重点已经偏离了。


女儿如果光是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也没什么,可是她还喜欢和男孩子一起打架,这个问题就有点大了。


第一次被班主任找上门的时候,安迷修大惊失色鞠躬道歉,雷狮却揉乱了闺女的头发夸奖了她,看见班主任奇妙的表情,安迷修心里那真叫一个欲哭无泪。


雷狮还在那里:“不愧是我女儿,就算以后分化成了Omega也要把他们全都揍趴下,知道吗?”


安迷修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但不得不说雷狮提到的某些问题他也很担心,权衡之下他终于还是给闺女报了跆拳道班,想让她学点防身术。


第二天女儿称霸了道馆小班分部。


安迷修流下泪水。


他只是想要一个温柔可爱长发飘飘裙角摆摆柔软又甜美的女儿啊!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不过呢,说了这么多,关于女儿最喜欢雷狮这一点,他是真的完全没有意见。


逢年过节走亲戚,女孩常常会被问及:“舟舟喜欢爸爸多一点,还是喜欢爹地多一点呀?”


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飞速回答:“爹地!”


当亲戚们交换着好笑的眼神,追问她理由时,她便脆生生地说道:“爸爸和我一样,都最喜欢爹地了!”


 


生活中多了个小人儿需要照顾,对两个大人的影响显然是世界重塑级别的。


女儿出生之前,安迷修还是个只能勉强把家务做完的生手,等女儿呱呱坠地,他经历了好一阵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然后就好像突然觉醒了什么技能一样,做菜也会变着花样兼顾雷狮和闺女的口味与营养均衡了,扫除也会动作迅速所有东西都能分门别类了。


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唯独有一件事,随着女儿年龄的增长,愈发变得困难了起来。


年轻的Alpha受不了自己的Omega任何有意无意的引诱,尤其双方经过数年的亲密接触,信息素长期互相影响,易感期与发【】情期早就完全同步了,往往是一个人感到有些躁动,另一个就会被拖入同样的状态。


但他们怎么也不能放着年幼的闺女不管,自顾自地滚床单滚到天昏地暗吧。


因此,在白日的忍耐与伪装之下,夜晚抓紧一切时间进行的性【】爱,每一次都让他们比前一次更加渴望酣畅淋漓的快乐。


 


这一天总算是哄睡了女儿,安迷修收拾了一下她的小玩具,一进主卧的门,就被雷狮勾住肩膀抱住了。


他来不及多想,掐着雷狮的腰,将他的Omega压在房门边的墙上激烈地接吻,交换口中的津液,余光看见床上几乎要团成一个球的床单被褥和自己的衣服,在意识到他的Omega可能一整个白天都沉浸在筑巢行为中时,他立刻就起了反应。


雷狮显然期待这个吻和即将会发生的其他事情很久了,他对待欲【】望一向非常坦诚。面对自己的Alpha,雷狮下意识地抬起下巴,露出喉结,在安迷修温暖的吐息落在脖颈间时,更是情不自禁地偏过头,把后颈脆弱而敏感的腺体暴露在对方面前。


安迷修眸色渐深,他顺着下巴慢慢地往下亲吻,最后舔舐起Omega的腺体来。


粗糙的舌苔抵着皮肤用力舔舐,带着含有大量信息素的唾液,直接接触摩蹭着那处小小的腺体,雷狮的身体在细微的颤抖,掌下劲瘦的腰幅度极小地扭了一下。安迷修清晰地理解了这具身体给出的暗示,他兴奋得克制不住掐着雷狮侧腰的力道,张开口,犬齿抵在了雷狮后颈,雷狮大口大口喘着气,深邃的紫眸因生理反应变得湿润……


“爹地,爸爸。”


——就在这时,女孩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了起来。


雷狮一僵,安迷修险之又险地强行止住了齿间的咬合。但他的理智和本能都还没有放弃近在咫尺的猎物,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舔了舔雷狮的腺体。


雷狮高高仰起头,辛苦地忍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他捏住安迷修腰间的软肉狠狠地转了一百八十度,痛得安迷修整个人弯下了腰,这才用与平常无异的声音回应了女儿:


“怎么了,舟舟?”


“舟舟白天听了鬼故事,不要一个人睡了……”


安迷修现在只想把那个给他闺女讲鬼故事的人揪出来,五花大绑地扔进发情的Omega堆里,让那个混蛋也体验一下他现在的感受。


接下来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当然都没能发生,雷狮把女儿抱进了自己筑的“巢”里,顺便把安迷修赶出了主卧。


面对幼子时照顾孩子的天性占据上风,雷狮反而不太受折磨了,到头来受折磨的只有安迷修一个。


 


第二天,女儿被送往卡米尔家小住。


卡米尔:习惯了。


“来,舟舟,我们吃好好的甜点。”


“好~舟舟最喜欢甜甜了。”


“舟舟以后想当甜品鉴赏师吗?”


“不要,我要当海盗船长!”


 


 


————————————————————————


 


总觉得迷之文艺发言(骚话)渐渐成为了我的短篇里必不可少的部分……不不这一定是错觉


接下来就写7k的点文了!



评论(2)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