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4

后面开始应该不会打tag了,完结章倒数的三章我再打

预警见前文

个人目录


01 02 03


(4)


“老大,那个水的味道闻起来有点奇怪啊!”

在安迷修转头看向身侧的同时,一个身影擦着他的鼻尖向前蹿了过去,金色的发尾差点甩进他的眼睛。

卡米尔反应极快,直接发动元力追上,一把拉住佩利的腰带把他扯了回来:“别乱动!”

“帕洛斯!”雷狮则拦下了重新从地里爆出的其他“石柱”时,身后划过一道黄色的剑光,将迎面刺来的锥形物体硬生生砸得粉碎。

被点了名的人打了个响指,有两个黑影飞快蹿出,绕过散落一地的碎屑向那两处“湖泊”跑去。

而佩利被拦下后还没来得及换上不耐烦的表情,就有新的情况转移走了他的注意力:地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裂口石柱的下方开始蔓延,他们纷纷跳起落到附近的土地上,被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分成了两边。

追在佩利身后的卡米尔和帕洛斯同时转身看向另一边,却意外地发现本该站在石柱残余基体间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凭空出现在原地的一个大洞。

安迷修和雷狮不知所踪。

“这可怎么办?”佩利性子急,直接爬到裂缝的边缘探头张望,帕洛斯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卡米尔,保持了沉默。

少年压低了自己的帽檐,率先转身向着不远处水面正在沸腾的湖泊走去:“大哥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去侦察一下情况。”

一片漆黑中,下落的过程仿佛十分漫长,只有元力流转的剑体产生了些许光亮,使得安迷修勉强用来照明自己身边的一方空间。他捕捉到了雷狮飘动的头巾尾端在脚下抖动,梦中的场面突然在眼前闪过,惊出他一身冷汗,急忙调动凝晶向下飞去。

还好,紧闭着眼的人看上去只是陷入了昏迷,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血迹。

松了口气的骑士踩稳剑身,拉住正在自由落体的人垂在身侧的手臂,搂住雷狮的腰,把他脆弱的头部护在胸口,这才开始重新攀升所在的高度。

说是攀升,其实只是安迷修的感觉,毕竟他现在打不开终端的界面,自然也无法得知目前所处的坐标到底是多少,所以他向上飞行的速度十分缓慢,并且时刻用流焱环绕四周飞舞,生怕会错过重要的线索。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能够轻易改变地形?真的是体型巨大的积分兽吗,或者是什么更加高级的存在?

“唔……”把头埋在他胸口的人传来一声将醒的轻哼,安迷修连忙低头查看怀中人的情况,却发现雷狮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雷狮?雷狮,醒醒?”

“别吵,死不了。”

他依旧紧紧闭着眼,但是脱口而出的句子恢复了熟悉的口吻。安迷修感觉到了雷狮试图推开自己的动作,连忙收紧手臂把他固定在怀里:“别乱动,会摔的。”

雷狮终于睁开了一只眼,打量四周什么都看不清的环境,咬着牙面色纠结了一会,深深地吸了口气:“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好像无法使用元力了。”

听到这样的话,安迷修难掩面上的吃惊,差点手一松让人掉了下去。

“怎么回事,你哪里受伤了?”

“应该没有,刚才发生了什么……”雷狮捂着脑袋痛苦地闷哼一声,似乎勉强回想起了什么,然后瞪圆了双眼指着安迷修,“你还活着?”

“哈?”被指着鼻子的人忍住了低头去咬那根手指的冲动,“你怎么回事,我们到现在连那个怪物的本体还没见到,甚至还没能好好打一场,你的脑子就被撞坏……”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未尽的话语堵在了喉咙口,安迷修的脖子贴着雷狮裸露在外的小臂上的肌肤,传来了温热柔软的触感。

“原来是在这里……我明白了。”再次抬起头的雷狮脸上终于扫尽了难得一见的迷茫,重新燃起了斗志的双眼也被流焱的火光点亮了,“这是个机会,安迷修,转向,我们下到最底端去!”

“所以那下面到底有什么?喂,卡米尔,你就不能多说几句话吗,这样傻站着很无聊哎。”

“如果你不怕受到诅咒的话,就尽管下去摸索吧。”卡米尔坐在一块岩石上查阅终端上的数据资料,他们所处的山林信号十分不稳定,因此他的进展十分缓慢,反倒是帕洛斯那里有了点线索。

湖水中散发着不明气味,谨慎起见他们没有离得很近,派出的暗黑使者们分了好几路探寻这片诡异地恢复了宁静的地区。帕洛斯是在两个湖之间的空地上发现了几乎全部掩埋在泥土中的石板,将上面的文字拍下发给了卡米尔进行破译。

可惜能够调动的资料实在有限,卡米尔只能勉强查出它们的来源是一个已经消失的星球,很有可能是曾经来自那个星球的参赛者留下的讯息。勉强可以称得上是笔记的划痕很是凌乱,而他所能直接摄取到的信息只有最下方,看上去是被第二个人添加上去的 “诅咒”二字。

一次又一次被阻拦的佩利耐心似乎走到了尽头,他随手把玩的碎石都在能力的影响下聚集到一起被压成了一个大球,此刻越拢越庞大,几乎比帕洛斯还要高。

这个球被佩利不耐烦地扔到了离他比较近的那个湖里,溅起的水花落到附近的草地,瞬间腐蚀了原本绿色的地方,留下一圈黑印。

帕洛斯暗中庆幸自己没有离得太近,拍了一巴掌佩利的后脑勺:“蠢狗,你想用硫酸洗淋浴吗?”

似乎是没有意料到会有这样的后果,佩利目瞪口呆地看了一会被腐蚀的草皮,安分地走回卡米尔附近坐了下来:“谁知道这水居然这么吓人。”

“其实是件好事。”他们的军师收回目光,“至少我们知道这个湖水的深度在一米七以上,就是不知道下面还有多深,会不会和另一个湖是连通的。”

“我想,等会大概就有答案了。”帕洛斯倒抽了一口气,接上卡米尔的话音,“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冒出来?”

剩下两人齐齐转头向另一个水域突然翻腾起来的湖面望去,原本就一片浑浊的中央出现了一片圆形的阴影。

难道,是佩利之前扔下去的那个球?



TBC.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