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写一句诚恳的检讨就这么难吗?”安迷修看着手里明显不是雷狮自己写的检讨书,暗中心疼了一下他那个帮忙代笔的堂弟,无奈地夹在了作业堆的最上面一本里,准备等会一起捎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去,“还有没有别的话要带给老师?”

“爱过。”他的同桌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把书包塞进桌肚就趴在了桌上准备利用早读的美好时光补个回笼觉,“老秃顶连作业都让你们这些课代表来批了,你指望他会看这种东西?”

的确,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大忙人,一个人带了三个班的化学,还是个什么区里的教研组长,不是在组织教学活动就是正在活动中,除了上课和每周固定的习题时间,基本上见不到踪影。要不是这次雷狮在训练时和一个同样傲慢的新生打了起来,正好被路过的校长看到,说不定雷狮在他眼里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尖子生。

“乒乓队下午的集训你还去吗?”安迷修抱着摞成一叠的作业本,回头欣赏了一下雷狮瘫在桌边的姿势,踹了踹他的椅子。

“老班的意思是你上次月考没考好,让我留下来帮你讲最近几张试卷。”

“狮子看上的猎物怎么可能轻易逃脱,我要的可是以区第一的名次进入决赛,翘课也不能翘训练。”雷狮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也不替我考虑一下,放学以后其他同学都走光了,我一个人留着教室里等你有多惨。”半是抱怨半是玩笑,安迷修俯身用作业本挡住其他人的目光,贴在雷狮耳边轻轻说道,“就没点感谢吗?”

愿意留校的原因,自然不止班主任要求这一点。

“一杯奶茶,不能再多了。”雷狮似笑非笑地瞟了他的好同桌一眼,飞快地凑上去舔了下安迷修的嘴唇。

“成交。”

为了让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不被其他人发现,他们表现得比起亲密,更像是对手一样。一个管着纪律,另一个偏偏要捣乱;一个考得高了几分,下一次另一个一定要赶超几分。像是暗中较劲,却又比谁都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

“我有时候真想在晚自习时把你拖出去,吻乖了再放回班里。”昏暗的教室里,安迷修搂着坐在他腿上的人紧致的腰,用纸巾帮他擦去脖颈间的汗水,“少和佩利说两句话不行吗,我坐讲台上就听见你们这个角落响个不停。”

“得了吧,是谁一直趁走过来管人的机会摸我的腿?”

绑在一根绳子上的两只蚂蚱对视了一眼,各自张口把对方的话语给连着喋喋不休的唇瓣一起含住。

话是这么说,出格到违纪的事情雷狮不会主动去挑起,安迷修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他们享受争锋相对的乐趣,却又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对方,让对方的视线牢牢黏在自己的身上。

“嘛,这个时间点奶茶店早关门了吧,今晚去你家做怎么样,安大班长?”

评论(14)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