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2

标题:《镜中影》

题材:原作衍生,保留预赛的积分赛制

CP:安迷修×雷狮

战损、流血、暴力预警,HE预定

脑洞源自砯哥,条漫见01

个人目录

01


(2)

想象中乌云缭绕电闪雷鸣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安迷修停留在半空扫视坐标点附近的树林,难得无风的日子,四处一片寂静,偶有树叶的抖动也是因为蹿出了一只展翅的飞鸟,抖着尾羽滑向正在下沉的夕阳。

他愣了一下,调出终端上自己和雷狮的信息框,小小的坐标数字突兀地占据了一片空白的聊天界面。

是这里没错啊。那一片被安迷修战斗时摧残的植被依旧是歪歪扭扭倒在原处的状态,看上去也不像再一次经历过伤害的模样。不过想来也不奇怪,再庞大的巨兽也会移动,它能混迹大赛之中存活至今,想必不会傻到留在原地等着逃走的猎物休养生息再卷土重来把自己杀死。

但是雷狮会去哪里?得到了猎物的消息没有,没有出发去追寻踪迹反而打道回府修整可不像是海盗团的作风,何况他是亲眼看着他们向这个坐标赶来的,莫非是跟着积分兽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安迷修跳下他的爱剑,将它们重新握在手里,拦路的藤蔓和枝桠在身后四分五裂。他的动作轻而快,悄无声息地在半空翻滚一圈钻过狭小的空隙,重新踩到草坪时,那些被双剑斩落的枝叶已经被流焱的火光燃尽,化成一片烟灰散落,消失得无影无踪。

穿越地形复杂的森林本该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但安迷修迅速潜行的动作熟练得仿佛他就是在此处生长的野兽。他小心地低下头避让一朵妖艳的鲜花,放下衬衣的长袖捂住口鼻,避免它带有毒素的香气侵入肺腑,重新抬起头时却差点忘记了呼吸。

他看见雷狮的头巾一闪而过,消失在不远处的树林里。

为了避免引来其他的麻烦——游荡的积分兽,或是其他的参赛者——安迷修没有出声喊他,反而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做到在这般错综复杂的枝桠间穿梭得如此迅速。

藤蔓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条一条缠了上来,拦在安迷修的面前,他不得不放手让流焱环绕飞起护在身前,用光和热逼退这些诡异的生物。所幸这一片树林的尽头已经触目可及了,他隐约能够看到一片草地,若不是脚腕突然被一根蹿出的藤蔓扯住,也许这时候他已经追上雷狮了。

被扎破的皮肤下渗出一圈刺目的红色,冰冷的蓝光闪过,掉落在地的断枝溅了一片恶心的黏液,安迷修的脚腕开始红肿,但他无暇估计这该死的植物是不是含有毒素。

沾满了血块的头巾向他飞来,扑在了他的脸上,残破的大洞正好罩在他的眼睛前方,露出一双紧缩的瞳仁——

雷狮的双脚软绵绵地垂在半空,从胸口贯穿的藤蔓尖端还在向下滴落殷红的热液,空洞的紫眸就这么直愣愣地望着安迷修的方向。

视线一片模糊,安迷修忍着头晕目眩和胃部强烈的呕吐感,拖着开始肿胀发紫的右脚向那个不久前还无比鲜活的人走去。

下一秒,骤然伸长的藤蔓将他们刺穿串在了一起。

“啊——”

胸口剧烈的疼痛迫使安迷修的呻吟脱口而出,他睁开眼,发现雷狮好端端地坐在自己身边,高高举起的手里是一卷崭新的绷带,正捏着另一端粗暴地摁在自己身上。他的动作毫无温柔可言,像是在捆柴火而不是伤员,却让安迷修疼出了泪花的双眼眯起了愉悦的弧度。

“睡一觉睡傻了?”见他醒来,雷狮像是扔了烫手山芋一样,如释重负地把那卷绷带扔给安迷修,结果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把正准备坐起身的人给砸回原处继续躺着,“笑得真丑。”

“抱歉,我这是……”安迷修重新挣扎着撑起身,衬衫敞着向两侧分开,露出狰狞蜿蜒的伤口,被一层半透明散发着药香的膏状物覆盖着,没有再留下新的血迹,“没想到恶党也会救人?”

“原来你安迷修就是这样和救命恩人说话的。要不是某个小骑士主动投怀送抱,我可不会捡个累赘回来。”

雷狮拉着卡米尔伸来的手,借了把力从地上站了起来,向不远处靠在树下的雷神之锤走去。

安迷修这才有了机会打量四周的环境,看上去像是找了一片安静的林边草地露营,不远处甚至还有条波光粼粼的小溪。设备倒是齐全,有篝火还支起了帐篷,不过安迷修敏锐地注意到他的走路姿势有些许不对劲,于是用疑问的目光看向安静地站在自己身边的少年。

卡米尔蹲了下来接手他的兄长没能完成的包扎:“昨天你突然晕过去,大哥本来打算把你扔那儿自生自灭的,但是你体温太高,就叫了个医疗机器人来,积分从你账上扣。”

还哼哼唧唧地喊大哥的名字。

不过这话卡米尔自然不会说出口,至于安迷修不肯老老实实被背走反而绊了雷狮一跤害得他的大哥扭到脚,这么丢人的事情他更加不会告诉对方。

“多谢。”原来自己那么早就晕过去了吗,安迷修拍了拍自己的面颊,清晰地感受到肌肤上一片火辣辣的痛,这才有了自己还活着的真实感。

“我只是遵从大哥的意愿。”卡米尔熟练地打上一个牢固的结,又给安迷修留下一瓶纯净水,这才起身离开。

他们相遇时本就已是黄昏的天色,此刻更是黑得看不清四周的动静,佩利和帕洛斯打猎归来,光看那只被扛着的野猪壮硕的体型,就知道是场收获颇丰的狩猎。

虽然是伤员,但是送上门免费的劳动力不压榨一番有损海盗团的名声,流焱的转动让油滴从烤得金黄的肉皮表面渗出,落在火堆上燎起一条转瞬即逝的火舌。凝晶则落到了雷狮的手里,切下已经看不见血丝的肉块,还大发慈悲地把一条腿分给了“餐具”的主人。

缺少调味料,口中留下的是肉质本身的油香,安迷修慢吞吞地嚼着,感觉佩利的视线一直黏在自己身上。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和谐场面,一瞬间让安迷修以为方才的梦境才是现实——自己已经死了,这是被回收后的世界——他竟然和雷狮坐在一起相安无事地吃烤肉!

他抬起头,对上雷狮似笑非笑的视线。

“吃了我雷狮海盗团的肉,你以为会这么简单地放你走吗?”

“把那个积分怪的情报交出来吧。”

“不行!”安迷修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大吼出声,在场的其他四个人都被震了一下。他的牙齿上下打着架,寒意顺着贴在地面的臀部攀上脊背,紧握的手指被掌心的冷汗浸湿。

高烧重新席卷而来,痛苦的伤员抱着脑袋缩成一团,那些诡异的藤蔓似乎又在眼前摇摆,搅得他头脑胀热,理不清视线,一片黑暗中雷狮的面孔在眼前放大,背后的火光跳跃着像是要把他的影子吞噬。

“会死的,不要去……”

“哈,安迷修。”雷狮大笑着打断他的话语,揪着安迷修的衣领迫使他重新凝聚目光看清面前这个眼底映着火苗的海盗头子,“你睡糊涂了,我可没有。”

雷狮一根一根掰开了安迷修掐得自己掌心泛白的手指,把它们放在了自己的咽喉上,甚至主动握着它们一起收紧,随着声带一起震动。

“我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TBC.



评论(4)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