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Shadow in the mirror 01

(0)

夏初的天越亮越早,浅金色的阳光还没来得及染上暑热,从安迷修特地没拉严实而留有空隙的半面窗帘下漏入卧室,洋洋洒洒填充了不小的空间。

眼睑下传来的酸涩提醒着它们的主人睡眠严重不足的事实,他费了比往常要多好几倍的时间才让双眼勉强达到了半睁的状态。

随着大脑脱离混乱的梦境转向清醒,安迷修睁开眼,结果连最后的画面都忘得一干二净。毕竟伤员刚刚熬过的这一晚休眠并不踏实,潜意识地在睡梦中挪动四肢来缓解躯干的不适,却不知不觉让安迷修有些发麻的双臂压在了伤处附近。他调动手指略微弯曲了几下,酸软无力的肌肉甚至不能让自己捏紧拳头,安迷修接受了大脑皮层反馈回来的不妙信息,无奈地打了个哈欠。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他曾经的修行留下的习惯,若是往常,现在的时间点差不多该让安迷修坐起身准备去锻炼和晨跑。只是经历过延续数日的恶战后,胸腹间平添了不轻的伤痛,让他无法忽视包裹全身的浓厚疲惫感,无奈之下只能重新闭上眼,准备翻个身调整下姿势睡个久违的回笼觉。

结果他成功做到的,只有手指的几下抽动。

这绝对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

安迷修的双眼重新睁开时依旧费劲,但是他却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视线变得更加完整、清晰。

房间还是熟悉的房间,身体却陌生得不像自己。他动弹不得,再怎样努力地挣扎,出了可以微微收拢的手指以外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仿佛灵魂被困在了这副躯壳中。

呼吸被胸口鲜明的压迫感给搅乱了节奏,空气进入口鼻的过程都似乎增加了不小难度。他试图张开嘴大口吸气,却打不开牙关;再试图艰难地发出呼喊——哪怕平时根本不会有什么人经过附近,大概也不会有人听见他的求助——却只是隐约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含糊的闷哼。

他的大脑异常冷静,飞速地调动意识,做出自己只是想象出醒来的画面,实际上还身陷梦境之中的判断。

该醒了吧。

耳边飘来一句若有若无的叹息。



标题:《镜中影》

题材:原作衍生,保留预赛的积分赛制

CP:安迷修×雷狮

战损、流血、暴力预警,HE预定

条漫请戳→☆☆☆

脑洞源自砯哥,我来衔接前因后果

原作向真难写(……)

个人目录


(1)

刚刚踏出生活区的边界,安迷修就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空气波动,他本能地下蹲再向前翻滚,稳住重心后立刻重新直起身子,回头望向自己原先站立过的那一方草地。

那里已经被烧成了一块不规则的黑色,还有一丝没有熄灭的电火闪烁了一下。

看到四个熟悉的身影不知何时落在了附近,安迷修叹了口气,握住慢慢浮现在掌心的剑柄,调转锋利的刃尖指向中间为首的那人。

雷狮似乎总能在他最不想看见的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莫非这是什么特殊的能力?

作为向来把狩猎视为乐趣的海盗,保不齐他其实就蹲守在这里等自己出来。

 “大厅是不允许私自斗殴的,何况我不想把美好的休战期浪费在和你们对峙上,恶党。”

话音落得铿锵有力,但是他的心里其实没什么底:经过方才的一番动作,安迷修身上从小腹蔓延到胸口的那道伤口似乎是被重新挣裂了,黏糊糊的液体开始渗出,打湿了藏在衬衫下的白色绷带,随时都有透出殷红的危险。

胳膊上的绷带散了一半,长长的尾巴拖在空着被风吹起,拦在身前似是试图替它的主人遮挡来自对面的打量。

不过这自然无用。

“我可是听说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才来找你的。”雷狮挥手示意身后的三人留在原地,自己顶着安迷修越发警惕的目光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向他走去,“安迷修,‘鬼压床’这种事情你都会信?”

他自然不会信。本来只是遇到安丽洁等人,坐在饮品店里一起闲聊了一杯果汁的时间,那点半梦不醒的错觉对于说者而言只是个当成玩笑调侃的谈资,凯莉还冲他挤眉弄眼,说不定是个漂亮的女鬼小姐姐。

然而凹凸大赛是什么样的地方,听者有意,自然不会放过抹黑竞争对手的机会,尤其他们榜上前十的周围时刻都有不怀好意的双眼盯着。就像雷狮听了风声这不就赶着来也要嘲讽两句?

只是安迷修见他靠近,皱起了眉,他现在浑身都是破绽,虽然有比赛本身给予的保护屏障,哪怕他不躲哪些闪烁着蓝紫色光芒的雷电也不会真的落到他身上。

但他就是不希望被雷狮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尤其是雷狮。

“雷狮,你可不是会去留意谣言的人,直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那个能把大赛第四重伤的家伙在哪里?”安迷修直接了当,雷狮也懒得继续绕弯子,“这样的猎物我可是很感兴趣的。”

现在可是预赛结束后的休赛期,就算去狩猎积分兽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安迷修没有立刻回答的问题,反而审视起面前这个面色阴沉的老对手。他似乎看起来心情不佳,烦躁时会不自觉地捏着雷神之锤的柄头敲击地面,这个雷狮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小动作却又让一小块草皮遭了秧。

“你可真是……植物杀手。”看着原本葱郁的草坪中央突兀地被碾出了一片泥土的颜色,安迷修本该藏在心里的吐槽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两人俱是一愣,对视一眼就飞速移开视线。

在空中抡过半条圆弧的锤头最终被凭空出现的两层保护屏障拦在了安迷修的剑锋外,没等他松口气,雷狮突然伸出左手探向他的腹部。也许是系统没有检测到他的恶意,这只手竟然直接穿过透明的弧面,用手背推开安迷修护在身前的小臂触到温热的躯体,并且在安迷修回神后退回神之前贴在他的伤处。

“这里对吧。”本该是疑问的句子,雷狮用的语气却很是肯定,他的拇指往里顶了一下,成功换来安迷修疼得倒吸一口气时发出的嘶声,“你不说也没关系,那几只你救下来的小老鼠,自然会有人替我去问候一下的。”

远处的卡米尔收到了雷狮的眼神,了然地指着佩利示意他跟上自己,两人转身就走。

“等等。”安迷修喊住了他们的脚步,“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坐标我会发到你的终端上,不要去把不相干的人卷进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里。”

也许是他的话里有什么用词偶然取悦到了雷狮,喜怒向来形于色的海盗头子愉悦地微眯起眼,收回那只沾上了新鲜血迹的手,用舌头舔去拇指尖温热的液体,眼底翻滚的雷云瞬间闪现出电光:“它的脑袋就由我雷狮收下了。”

“轻视对手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四人雷厉风行地这就向自己给出的方位出发,中间那人意气风发的背影轻而易举地占据了安迷修视线的焦点,腹部的伤口后知后觉地沿着神经传来一跳一跳的刺痛。

和左侧胸腔里的那块不听使唤的血肉共享同样急促的律动。

那实在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游走在地图的边缘地带,利用起伏的山峦的茂盛的密林隐藏自己扭曲而庞大的身躯,捕食在附近碰运气的参赛者。作为大赛里出了名的扶弱骑士,安迷修不是第一次收到求助的短笺,但是一下子有十来个不同的ID一起向他发来了同一个坐标,让他无暇顾及这是否是个用以引诱自己的陷阱。

信任这样难能可贵的东西,他却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素昧平生的弱者,曾让雷狮肆意嘲笑了很久。傻也好,天真也好,油盐不进的骑士照样坚定地把援手伸向他人,骂到最后反而往往是挑衅的那个咬牙切齿起来,挥着武器就向安迷修砸去。

确实是有那么几次遇到了不怀好意的偷袭,他到底是闯入了大赛前十的优胜者,不至于真的让他们得逞,出手警告一下就把人放走。但是不得不说,偶尔雷狮恰好跟着来找他的茬,反而让那些不知名的参赛者因为紧张而自己露出马脚。这下安迷修反而真的变成了被求助的那一方,不然他们会变成雷狮眼中自己送上门来的积分礼包。

想想两人纠缠至今那么多次的交手,毫无阻塞地倾泻着元力,每一次撞击都像是敲打在灵魂的深处,回想起来还能牵扯着浑身的血流加速升温。

衬衫被染红了好一片,安迷修用牙咬着撕下干净的绷带,重新一圈一圈把腹部的伤口紧紧捆住。那个向自己求救的小队中大部分人没能熬到自己赶至现场,他拼尽全力还是无法避免地被那些神出鬼没利爪贯穿了身体,九死一生地护着剩下的几条同样奄奄一息的生命爬出了那片丛林。

“重伤后的身体机能肯定是有影响的,做噩梦是正常现象,但是为了伤口恢复和补充精力你又需要更多的睡眠,所以无法按时醒来的话也不用担心。”

医疗机器人重新扫描了安迷修的身体状况,扣除了相应的积分,丢下一句不痛不痒的嘱咐就离开了。

如果是雷狮的话,没有需要保护的同伴反而有着强劲的助力,也许真的能把那个危险的祸害消灭了也说不定?

凝晶重新托起安迷修,向着曾经载着他逃出来的方向再次飞去。



TBC.

评论(14)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