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两场考试没时间码字,只能写点段子解解馋orz我已经是个饥渴梦了……
安雷脐橙多么好磕,再磕上百篇都不会腻x

大张着双腿的姿势让雷狮的下半身在安迷修面前一览无余,纠缠一处的信息素挠得两人俱是呼吸炽热,喘着粗气。

Omega的腰已经软了,但他咬住牙关倔强地鼓着腮帮子,硬是不让几乎脱口而出的感叹词溜出紧缩的咽喉。雷狮把安迷修按倒在狭小的凉床上,撑着他的双肩缓缓抬起臀部,让吞下后塞得满满当当的东西一点一点退出少许。

也许是经历过一场缠绵后流失了体力,又也许是无意间擦过了要命的犄角旮旯,汗水分泌得越发旺盛,两人相贴的那两块皮肤变得异常湿滑,让Omega的动作看起来危险地摇摇欲坠。

单人床的宽度实在是勉强,安迷修被勒令闲置的双手转而握着身下的凉床,竹面似乎都被他们的体温烤热了,支架不堪重负地吱呀作响。他毫不怀疑如果动作再激烈一点,这把可怜的家伙就会因散架而宣告寿终就寝——这是多么惨烈的退休方式。

上下的颠簸终于使Omega通红的眼眶染上了些许水汽,比起伏,雷狮更像是直接趴在安迷修的身上,温柔的Alpha担心他会咬到自己的舌头,往他口中探入了两根手指,却被柔软的物体推挤着赶了出来。

雷狮的唇印在了安迷修的唇上,他一边用尽自己所剩无几的体力往下坐,一边向自己的Alpha索吻。破开早已湿润松软的层叠物,顶入Omega浑身上下最为细嫩温暖的地方时,安迷修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成结顺其自然得只需要交给本能。

毕竟雷狮的入口自始至终都为他身下的人打开着。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