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皆大欢喜(下)

#2018叶修生快!
#14:00
#有幸相伴的第四年,以后也会一直一直喜欢你!

是和末自老师的联文!!!末自上篇请戳❤


6.

说者无心,等许博远回过神来时,自己的话早已在条件反射作用下脱口而出。

方才随口的发言简直糟糕透了,这算不算是亲手断了拉近关系的后路?许博远有些郁闷地想。

电梯里有面镜子,平日里方便匆匆忙忙赶来上班的先生女士们在抵达楼层前检查仪表,虽然因疏于清理落了几枚指印又蒙了些许灰尘,但是丝毫不影响许博远偷偷地借着倒影观察叶修脸上的表情。

纹丝不动。也不知听者有没有误会他的意。

没办法,人就是这么一种矛盾的动物。明明这些天一直对于自己得出的“叶修是Omega”这个结论在意得不行,结果到了该注意的时候却偏偏出了岔子,可让许博远心惊肉跳了好一把。

他清清白白地活了二十多年,别说是A还是O了,且不提具体指的是何种程度的“喜欢”,能和这个词搭上边的,到现在也就叶修而已。

可他好像也分化成了Omega。

 

那会喜欢什么?Beta,或是Alpha?

和黄少天共事久了,此刻叶修的脑海里飘过非常鲜明的“机会”二字,晃晃悠悠地在眼前打转,但是他不能伸手去捞,甚至不能抬起眉毛表达一下自己的惊喜。

要稳。

若是说想要维持Alpha之间长久的关系,真的急不得,首先他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态度先矫正过来——没有一个Alpha愿意被当成Omega那样宠着,谁也不是谁的附属品,给予信任放以自由才是两个同样争强好胜的大A能够和谐相处的正常模式。

许家的叔叔阿姨向来休息得早,9点没到就双双回了房间,一起靠在床头看电视,留下空空荡荡的客厅和厨房里用文火温着的糯米粥给两个年轻人犒劳下咕噜作响的肠胃。桌上已经放了个小碟子,里面盛着许母自己晒的萝卜干,用油爆开后撒上细烟,按着他们惯吃的口味浇上点香油酱料,就是道清爽脆口的小菜。

只是对于两个成年男人来说,再浓稠的粥穿肠过肚后剩下的就只有水而已,顶不了工作一天攒下的疲惫和饥饿,叶修想起了后备箱里常备的碗装泡面,刚准备向许博远打个招呼自己下去拿,就看见他拉开了冰箱门。

“我怕爸妈等会就要睡了,炒菜动静太大,还有点剩的红烧肉,叶修你不会介意吧?”保鲜层在冰箱的下半截,重新直起腰从半开的门里钻出来的许博远回头看到的是站在门口微微愣神的叶修,于是有些困惑地向他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啊……甚好甚好。”叶修回过神,把穿了一半的鞋子重新踢了下去,“倒是你,晚上在梦里躲红烧肉了?”

“那时候才多大,早不做这么幼稚的梦了,这种黑历史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和你有关的事情哪个我记不住?”叶修的轻笑落在了许博远的耳边。

灶台上燃起一圈蓝色的火焰,随着凝结的油块逐渐化开,袅袅水汽开始在锅的上方蒸腾,浓稠的酱汁咕噜咕噜地冒起小泡,像是从他的心底冒出来的一般,烧得他两颊发烫。

你真的忘了,明明是那么,那么重要的事情……

锅铲已经被叶修主动接了过去,溅出的油星落在许博远的拇指上,这些年在母亲的熏陶下下了不少厨,此刻只是习以为常地伸到嘴边舔了舔。这一幕落在叶修的眼里,却让他莫名感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熟悉。

仿佛自己也曾触摸过那截白皙的指节,用舌头濡湿过柔软的肌肤。

“再翻两下让反面受热就好了……”他抬起头,对上了握着锅铲的人深邃的黑色眼眸,于是抬手在叶修的面前晃了晃,“叶修,别发呆了,看锅。”

被点了名的人眨了眨眼,从方才一瞬间的恍神中挣脱:“嗯,好。你手没事吧?”

“当然没有,快关火,汁都要烧干了!”

 

7.

从站到办公室大门前开始,许博远就有了不妙的预感,于是他推开门的一瞬间飞快地侧身避让,果不其然笔言飞从屋里蹿了出来,却因为扑了个空而脚下趔趄。

“老许,你变了!有了发小就不要我了!”

老友故作夸张的惨叫声在走廊里回荡出不小的动静,许博远有些头大,他紧张地来回扫视了一下相邻几个部门,在他们出来投诉干扰工作之前把笔言飞拖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内:“你不是昨天刚交的报告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不交报告就不能来探望你了吗?你果然变了,负心汉!”

还没到正式的上班点,提早到了办公室的其他几位实习生纷纷捂着嘴从座位上回头,围观他俩的插科打诨,抖动个不停的肩膀暴露了他们根本藏不住的笑。

见怪不怪的许博远面无表情地按着他的脑洞一把推开:“醒醒,两个Omega是没有未来的,我还不想被大春灭口。”

“唉,那你呢?”笔言飞重新压低嗓音凑到许博远的耳边,“虽然没有机会仔细打量一下你那个发小,但是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科长,肯定是枚优质Alpha,不考虑近水楼台先得月一下?”

“不可能。”他也是个Omega啊。

许博远回得斩钉截铁,当然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然后有些颓废地把自己桌上那盒X-LO扔进了抽屉里。瞧瞧人家这A装的,就差贴上“如假包换”四个字了,而自己呢,若不是试剂本身有伪造Alpha气息的功效,他充其量在装B,Beta的那个B。

同样都是Omega,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八点半一到,办公室里的工作氛围就开始蔓延,每个人都抱着自己的那一摞文件埋头阅读,笔言飞被许博远赶着往门外走时,叶修恰好推门而入,差点让他的鼻子和门的边缘来了个亲密接触。

“哟,你们这儿挺热闹啊。”

四周传来好几声“科长好”的问候,叶修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管自己,回头欣赏了一下笔言飞被许博远抓着胳膊往外丢的别扭姿势,这才等来了自家发小的询问。

“你怎么来了,有新的项目要安排?”

“恭喜你答对了,可惜没有加分。”叶修把一直夹在腋下的文件袋拎起来晃了晃,“反而有新的工作要给你,开心吗?”

“好惊喜好意外啊。”话音却是和字面意思完全相反的降调,“不过,为什么是我?我还只是实习生而已。”

“老爷子吩咐的,他看了你们这一批的工作报告以后亲自下的命令。条理分明、逻辑清晰,合理安排小组成员的分工配合,暗时上交任务报告,格式正确没有错漏。”看着许博远有些意外的神色,叶修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个微笑,“工作能力得到认可了,不出意外的话跟完这个项目就能转正,怎么样,开心吗?”

叶老爷子的严格在研究所里是出了名的,他在任的这三十多年也从未有过偏袒行为,能得到他的认可,在所里看来是很高的评价,在场的其他实习生纷纷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许博远看起来却并没有叶修想象得那般高兴,他缓缓摇头,表情严肃认真地看向面前年轻的上司:“这是我们小组共同努力的成果,不能让我一个人占这么大便宜,我要去和叶所长说明一下。”

这样的话放在别人耳中听了,也许会带上些许其他颜色,会出现“故作谦虚的炫耀”、“不识好歹”、“不给上司面子”这样的评价都不意外,但是叶修却实实在在地感到了高兴:他还是他,当年那个善良又耿直的少年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知道发小生性不喜欢虚与委蛇,他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兜圈子上,于是叶修直接把那个厚重的文件夹拍到了许博远的胸口:“你的组员们自然也有新的任务,召集大家一起来会议室吧,咱们简单地讨论一下。”

“好。”微愣的青年下意识接住了即将滑落的文件,回过神后勾起了嘴角,叶修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里闪烁的柔和光芒,仿佛那份踏踏实实的高兴也一同随着暖流涌入了自己的心底。他转身走向这间宽敞办公室的大门,给了背后几名组员互相拥抱庆祝一下的空间,将兴奋的小声欢呼尽收耳中。

如果他是Omega该多好,只是那让人难以忽视的信息素飘来了明显的同性别的味道。不过没关系,Alpha又怎样,他叶修从来没在心尖尖上放过第二个人,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有。

只是现在他有个更加在意的问题还摆在面前,像是背心挠不到的痒处,无时无刻不在刷新它的存在感,如鲠在喉。

许博远呢,会不会接受一个同为Alpha的恋人?

毕竟他这几年都疑似在躲避自己,是不是一直有所介怀?

 

8.

晚饭是在叶修家吃。

那日叶修和许博远从分院出来时天色早已黑得不能再黑,于是叶父叶母索性向许博远一家发出了正式的邀请,挑了个双方都比较空闲的日子,并且差遣了他们的大儿子负责开车接送。

“你别说,我还挺乐意得到这么个任务。”他们下班后直接从研究所开向许博远所住的居民区,驾驶座上的人“啪”地按下打火机,给自己点了支烟叼在嘴里,“你也知道我酒量不好,能不喝自然开心。”

副驾驶座上的人沉默了两秒,似是回忆起了什么悲惨经历,扶着自己的额头再同意不过地出声附和:“是啊,要睡不睡的拖不动也就算了,还经常诈尸一样挣扎两下,知不知道把你弄上床有多麻烦?”

“唉,那是量没喝够。给我灌满一杯半下去啊,直接睡死,别提多老实多省心,被卖了都不知道,也起不来帮你数钱。笑什么,不信你去问叶秋。”

这人倒好,酒量差反而得意了起来。许博远说不过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作为回答。

叶家的规矩并没有随着三个孩子的长大而减少,长辈们互相举杯示意后就安静地执起了碗筷。

此时餐桌上没了话语的干扰,肢体成了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两双筷子在空中差点相撞。那是许博远最喜欢的菜,他下意识地想要帮自己的发小夹上一筷子,却在半途拐回了自己的碗里。

抬头对上许博远带了点谴责意味的眼神时,叶修的嘴角都快绷不住弧度高高扬起了。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让他们在意识到之前就接受了对方的存在,他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老式的八仙桌上还没有转盘,偏偏许博远喜欢的空心菜炒肉丝恰好在叶修的面前。

一个才上幼儿园,一个不过刚刚迈入小学,两个小豆丁互相对望着,又不敢在叶父的眼皮子底下打破食不言的规矩,于是叶修终于在许博远眼巴巴的凝视中明白了他的喜欢,一样一样帮他夹到碗里。

这一夹,就夹到了他们不再蹲在椅子上也能轻松够到餐桌正中央的汤勺时。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叶修都会如许博远所愿地那样帮忙,十几岁的少年正是最喜欢捉弄人的年龄,瞧着他喜欢什么,偏偏要在他面前晃一眼又拿走,这么来回绕个几圈就能成功换来一个满含焦急的瞪视,带着点不明的意味,让懵懂的心跳都能空上一拍。

两位父亲拉上儿子们一起留在餐桌边,酒的种类要看叶老爷子最近是否得了什么新的佳酿,往杯子里倒上些许后,就着几道特地准备来下酒的凉拌菜小酌,听着仿佛十分惬意。但其实晚饭后的时间,才能算是感情交流的开始。叶修这种容易醉迷糊的到时会被放倒在单人沙发上,其他人围坐在茶几的四周,分享一叠香瓜子边磕边聊,或是等着保姆端来洗切好的果盘,不管是哪种都能洗去晚饭后的油腻,留下满口喷香。

这天晚上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要负责开车的叶修没有沾上酒精,反倒是许博远被灌得晕晕乎乎,倒在叶修的老位置上打瞌睡。等两家人终于依依不舍地话别时,他已经睡了一觉,因为歪着脖子靠在沙发上的姿势打起了小呼噜。

喝醉的许博远不吵不闹,看起来还算乖巧,但是意外的孩子气,甚至还会用眼神来表达他的诉求,若是得不到满足就会闹别扭。这不,明明到了自家楼下,却抱住了防盗门怎么样不肯放开。

“小远,松手好吗?”叶修换上了儿时的称呼,试图哄他的发小跟着父母进电梯,结果被始终不肯转过来的后脑勺给挡了回去。

二老倒是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年轻人互动,放心地把儿子交给了叶修,夫妻两个提前上了楼。见许博远实在不愿意进门,叶修提出了带他出去走两步吹吹风。

“你……”醉鬼瞪着两眼对着叶修的脸盯了许久,才像是终于找回了聚焦的视线一样认出了发小,“叶,叶修啊?”

“是,是我,出去兜兜吗,醒醒酒。”他再次提议。

许博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跟着叶修走了几步以后却突然止住了脚步。

Alpha无奈地停步回头:“怎么了?”

“我,我不跟你走!”喝醉的人神志不清地打了个嗝,“突然就亲上来了,你离,离我远点。”

这下轮到叶修有些茫然了,他向许博远迈了一步,结果对面的人也往后退了一步,非要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什么亲上来?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就,就是你!”醉酒的许博远现场表演了一个小学语文课上用来举反例的不规范组词“又哭又笑”,“你亲我,又忘了,骗子!”

被控诉的对象一头雾水,却又勾起了难得的好奇心。

“我亲你……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就是,是,嗝,忘了吧,忘了,啊!”

唉,和醉鬼没法好好交流。

两人像猫捉老鼠一样绕着小区的花坛跌跌撞撞地兜了一圈后,叶修才捉住了他发小的手腕,紧紧地拉到自己怀中,防止站立不稳的人摔倒在一边的灌木丛里。

重心有了着落,许博远打了个哈欠就想重新闭上眼睡过去,但是被叶修残忍地晃醒。

“不行,现在不能睡,等一下就到家……”

温热的软物贴上叶修的嘴唇时,他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也许是对自己找到了正确的减噪方式感到满意,许博远吻住了面前人还觉得不够,笨拙地舔了好几下,痒痒的,像是小兽在示好。

Alpha的占有欲开始在血管中膨胀,叶修握在他肩膀的手指不由自主收紧,忍了又忍,看着面前放大的再熟悉不过的脸,终于忍不住扣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某种程度上来说才是凑满了第一次的亲吻。

 

9.

0.5+0.5=1

 

10.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些大道理,真要在生活中碰上了,还是挺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当某些元素碰撞后产生微妙的化学反应时,更加容易让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大脑蒙蔽心灵的窗户。

以上特别装B的说法简单来说就是,许博远躲着叶修,叶修脸皮厚,照样黏在他身后,不管是不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闭着眼用脚趾头思考一下都知道,一个年轻优秀的单身Alpha和一个同样年轻单身的未标记Omega之间能发生什么。

这个B,是当事人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的那个B。

不比叶修这个醉了就睡醒了啥也不记得的幸运儿,许博远第二天早晨睁开眼,前一晚发生的事情都能以慢镜头回拨的方式带他重新走一遍尴尬的,居然是自己主动的强吻现场。

真是很想重新闭上眼,用枕头把自己闷死在床上。

作为装A利器,X-LO确实可以伪装信息素,暂时屏蔽Omega的热潮感应神经,但是这个马甲穿上容易,要扒下来也一样容易。真正的Alpha之前存在生理性的排斥,真要亲到一块去,可不会是难舍难分的场面——能不一人抱一个垃圾桶吐到天昏地暗就不错了。

叶科长煞有其事地提笔在许博远的报告上添一笔,他在批注里加上了有关同性生理性排斥的反应意见,美其名曰“要装就要装得彻底一点”。

“可真是过河拆桥啊,要不是这点功能缺陷,你俩还得带着AA或OO的虐恋剧本长跑多久!”笔言飞听他的老朋友说了这回事后如是评价道,然后抱着脑袋躲起了另一位Omega的拳头。

而这些事很快就捕风捉影地捅到了叶所长耳中,他有些困惑地把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叫到了面前:“你们怎么会互相不知道性别呢?”

结果两人异口同声地反问道:“您知道不早点说一声?”

“你们也没问过我啊。”给了许博远试剂用着玩的罪魁祸首无辜地摊开两手,露出一个深藏功与名的微笑。

这下好了,经典的ABO套路又走回了正轨,竹马竹马一同长大的两位五好青年在经历了短暂的几年分离后重逢,可喜可贺地分化成了天生一对的Alpha和Omega。现在只剩下一件事情没有解决,叶修下班后特地绕去跟许博远不顺路地同路送他回家,顺便问问自己为什么是“骗子”。

Omega涨红了脸,一巴掌把他推开大步向前走,但是不但没能甩开身后的Alpha,发而被伸来的长臂捞进怀里,没羞没臊地站在大街上接吻。

“那可不,从小就觉得许博远会是我的Omega,都浪费这么多时间兜圈子了,还不得快点抓紧把缺失的部分补回来?”

两边的家长纷纷点头附议,并且建议他们早点让自己抱上孙子。

真是皆大欢喜。


END

评论(1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