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E l'alba verrà

中文名《日升将临》

原著向,4K一发完

死亡描写预警,但是请坚持看到最后,相信我

推荐BGM-If I die young

个人目录



一口血沫溅在了雷狮脚尖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

那样多的小说和影视曾经在雷狮的面前描绘过一个人缓缓倒下时的场景,但是此刻看着安迷修,脑海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丢失了双剑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勉强抬起头的动作似乎是扯到了安迷修胸口的贯穿伤,疼得他整个身子都战栗了一下。但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可以让他喘息了,他艰难地吐出了胸腔里最后一点温热,微张的嘴唇翘起了模糊的弧度,却再也吸不进清晨沾着水汽的新鲜空气。

狼狈的骑士扑倒在地,然后化成了一片消散的光点,被缓缓升起的阳光穿透,淹没在逐渐变亮的天色中。

大赛第四从榜上消失得十分突然,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接连三天他的名字都在各个终端上出现,刷上了网络动态的的头条,比起银爵当时的失踪反响还要巨大——有传言说,早起的目击者最后看到安迷修时,雷狮就在他的面前。

流言可畏,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大赛第三终于杀死了和自己争锋相对已久的下一名。

“那可是安迷修啊,前十的各个都是移动的巨型礼包。”

“这下格瑞和嘉德罗斯的位置大概终于可以动一动了。”

但是这样的谣传很快就被积分榜上没有改变的前三位攻破了。

要说海盗团的其他人,其实并没比那些所谓的目击者们了解得更多。他们抵达现场前同样经历了一场恶战黎明时的天幕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四周的色彩,只留下了大概的轮廓供人遐想。

 

海盗团四人原本在狩猎一群白天不出没,只能靠夜晚自发的荧光追寻踪迹的罕见兽群,难以捕捉但是积分高昂。雷狮不知为何临时有了兴趣,带着他的手下们蹲守到黎明,才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绿色幽光。就在他们跟着散开的兽群,试图碾着落单的进行追击时,不知为何发了疯的其他积分怪们却突然从睡梦中醒来,一拥而上把他们隔开了不近的距离。

当卡米尔带着剩下两名海盗杀完了自己送上门纠缠不清的礼包,姗姗来迟地追上他们老大时,看到的就是雷狮背对着他们蹲下身,将手掌贴在了地面上一片刺目的血迹中。

虽然被雷狮的身体遮住了大半,但是作为来往交手已久的老熟人,他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正在逐渐消散的光团就是安迷修。

那天雷狮一个人抱着雷神之锤在基地建筑物的圆拱形屋顶上坐了很久,没放稳的啤酒瓶咕噜咕噜地滚下来砸在地上,伴随着刺耳的雷鸣炸裂成了一滩白色粉末。

“大哥……”就连海盗团的智囊,也不知如何劝慰。

担忧的卡米尔站在大门口仰头望了一会雷狮的背影,最后决定爬上房顶,坐在了自家大哥的身侧一起沉默地看着已然再一次升起的月亮。

“不管信不信,我也不知道是谁能把他伤成这样。”

安迷修的死,依旧是个迷。

 

收到消息的人们花了半天时间震惊,用了两天的时间讨论。聚焦的视线使话题的热度维持了这两天半,就渐渐被再一次刷新的比赛活动转移走了注意力。

“安迷修”这个名字,开始被人遗忘。

毕竟这是凹凸大赛的赛场,有着无时无刻不在身畔围绕的威胁,有着虎视眈眈且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死亡。前一秒还在为新到手的战利品兴高采烈,下一秒这笑容也许就会僵在脸上,随着身体的半透明化一起消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弱肉强食,这样的森林法则不论经历了多少个小行星的陨落,都不能撼动它的地位。

自己的生死都随时面临着不定的危机,别人发生的意外不过是打法短暂的喘息时间的消遣罢了。

哪有人会真的在意。

安迷修活着时帮助的人不少,被帮助的人活下来的也不少,但是他们依旧面临着水深火热的生存挑战,对于这个消息或多或少表示了惋惜:毕竟再不会有人突然出现,向他们伸出大赛里唯一的援手。

但是日子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安迷修能救他们一次,却救不了第二次、第三次。

甚至连他自己都留不下来了。

不知道自诩为最后骑士的他,看到这一切时,是否还能释然地露出微笑,为他们辩解一声:没有关系,活着就好。

雷狮总嘲讽他独行侠,救下了一群白眼狼,不无道理,却又无可奈何。

“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

这样的安迷修才是安迷修。

 

所幸朋友就是朋友,虽然表现各有千秋,真实的感情包含的那份沉甸甸的重量,是那些轻飘飘的人云亦云无法比拟的。

金的喜怒哀乐向来直白,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因为晃散一个裁判球被倒扣积分。格瑞的表情向来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被人问起时回答过一句“不是我杀的”,久久没有再次开口,看着比往常更为少言了。

哭的最惨的大概是艾比,把弟弟脊背上的衣料打湿了明显的一片。另外两个女生罕见的没有互相斗嘴,一左一右坐在她的身边,安静下来的画面难得和谐。

凯莉的膝盖上放着一块干净的手帕,是老骨头在自己的空间里找了半天递给她备用的。但是骄傲的星月魔女只是红着眼眶瞪了它一眼,捏着包装完整的棒棒糖,转动细细的塑料棒发起了呆。

“姐,你眼睛都哭肿了。”

被当成了桌面趴着的埃米回头安慰艾比,明明他才是同胞中晚出生的那个,却用稚嫩的肩膀撑起了两个人的一把保护伞。

安丽洁的反应看起来反而是最为平淡的,她把玩着一朵冰花,歪着脑袋看向了头顶的天空,微微皱起眉发了会呆。

“我看不透。”半晌,她才叹了口气。

 

虽然明知他们是发现不了自己的,安迷修还是有点紧张地缩了缩身子,拉来一片飘过的云挡在面前。

看到伙伴们为他难过,他有些愧疚。

“一个星期了,加油,你还有一周的挑战时间。”不知何时,裁判长出现在了被系统屏障阻隔的安迷修身边,他站在了同样的高度,看着同一幅画面,却心情不错地微微扬起嘴角。

“裁判长大人,如果我成功活下来了,是不是这样的回忆都会被删除。”

“是的,从开始到结束,他们的悲伤会一点不留地从档案里抹掉,包括你在内的参赛选手都不会留下记忆。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我不知道。”安迷修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他其实很感激这次额外的生存任务,将平时看不见的人心一层一层剥了开来,在乎他的人自然会不由自主地用回忆让他“存活”,不在乎的人从一开始就把安迷修的死亡当成了一场好戏,甚至因为故事的结局太过普通而可惜。

这是创世神心血来潮的新游戏,不知从何时就已经开始,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轮到的,更不知道自己是否曾经成为过另一位“逝者”眼中的风景。

什么样的死亡才是真正无法扭转的?一个人的肉体离开了,但他身后留下的影响力,嵌入周围人脑海中的点滴回忆,都是他的灵魂依然活着的证明。

 

挑战的任务说起来其实并不难,如果在十五天内,每天都有一个认识也好不认识也好的人提到了他,口头的、笔头的甚至心里想到的,他就能“活”下去。

哪怕最后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最终都不会记得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插曲。

否则,他就真的会像系统安排的那样,让时间倒回最开始的节点,死在他挑选的,雷狮的面前。

让已经编写好的剧本转化为现实。

正常情况下人的记忆曲线是21天,在凹凸大赛这种情势严峻的地方,一分钟恨不得能割成两分钟使用,哪有空闲时间关注一个和自己的利益并不挂钩的存在是死是活——更何况事实上恰恰相反,希望安迷修死的大有人在。多少人为了往上爬一名挤得头破血流,前十高手之一的陨落,又让后面多少人看到了向前一步的希望。

大赛第四的死让新鲜度活跃了三天,让普通的被救助者挂念了五天,让他的朋友们耿耿于怀了十天,紧接而来的又是新一轮的比赛。

剩下的日子,不知还有多少运气。当成饭后谈资也好,当成反例当成笑话都好,只要有那么一个人能够接在前一分钟的后面点了“安迷修”这个关键词一下,他的生命就往后续了60秒。

但是此刻在安迷修面前浮现的鲜红色倒计,却在大咧咧嘲笑着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数完最后剩下的50个数字,宣告他的生存挑战任务失败。

安迷修漫无目的地在空荡荡的比赛大厅里闲逛,这里是他的起点、他的原点,领到了伴随一路的元力武器,结下了与海盗恶党的恩怨,踏上了征服凹凸世界的道路。

明明今天正好是第十五天了,如果在任务的最后一天死去,还真是不甘心啊。

 

距离自己被回收还有30秒。

安迷修看到金正追着格瑞从小山坡上往下滑,他的元力技能使用越来越熟练了,最近又研究出了新的使用方法,真是替他高兴。

距离回收还有20秒。

凯莉小姐怎么又皱起眉了,是和安丽洁小姐闹矛盾了吗?经常皱眉会长皱纹的,这样不好……只可惜不能去提醒一声了。

距离回收还有10秒。

卡米尔居然把一碟奶油拍在了佩利的脸上……真是不可思议,好奇他们说了些什么,很少见到这个孩子这么失态的模样,没能听到有点遗憾啊。毕竟还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有点脾气反而看起来更有活力了一点。

5

可惜雷狮没在基地,不能再见最后一面。

安迷修闭上了双眼。

4

他跟着开始一起在心里默默地数了起来。

3

2

……

“安迷修!”

一声压抑的低吼传入了他的耳中,被喊了名字的人猛地睁开眼,顾不上系统提示的挑战成功字样,连忙把目光转向了一片耀眼的电光中。

不知何时,明明是黎明最为阴沉的天色,竟然也被影响着染上了闪硕的亮光,云层被搅动着形成了一个漩涡,包裹其中被蓝紫色的雷电围住的人影。

孤身一人闯进了山谷,惊动了这里最危险的野兽,莽撞的行为让大赛的第三名承受了不必要的重伤。

但他却笑得更加猖狂,发泄似的将自己的元力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迅猛的反击很快就让他的敌人丢了性命,成为终端上一串好看的数字。

“你怎么可以死在别人手里——”

巨大的白色电锤狠狠砸向了地面,霎时一片四散飞舞的尘埃,掩盖了视线内所有的一切。

 

雷狮被呛地咳了好几声,好不容易挥散了碍事的尘土,往倒下的积分兽脑袋上补了一锤子,对着终端上涨动的积分吹了声口哨。

不就是被几头野兽追着跑吗,怎么卡米尔几人还没追上来?不过没关系,他雷狮一个人就能搞定了。

这时,一团黑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让警觉的海盗飞快地后跳拉开距离,横举雷神之锤拦在身前。

“参赛者雷狮,接下来你有一个生存任务。”丹尼尔笑眯眯地用一根手指点着空气,拦下了迎面砸来的攻击。

“成功的话,可以奖励你继续活下去的权利,想不想体验一把神的视角,看看劳碌无为的人类多么渺小?”

“输了的话,你将失去比赛资格。”

“任务不允许你拒绝,但是可以让你挑选一个目标。”

“告诉我你想死在谁的面前吧。”

雷狮盯着他看了一会,慢慢咧开一个饶有兴致的笑。

“哦?有意思……那就安迷修吧。”

天际最浓郁的黑色中透出了一线粉红,很快它就会点燃那一角夜幕,让鲜丽的红色燃起亘古不变的轮回。

太阳又要升起了。


END.

评论(14)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