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无间冬夏 04

现实向,校园背景,竹马竹马

可以订阅tag追更,抱歉久等了

个人目录



(四)


新手到底是新手,第一局过后其他人有了防备心理,就算雷狮事先给他提供了狼人杀玩法的情报,安迷修却再没讨到什么便宜,不过可以说是难得尽兴地玩了一个晚上。一直到了熄灯上床的时间,向来准时的生物钟都被那股子没散尽的兴奋劲给盖住了,让他忍不住摸出枕头下的手机,解锁,关上,再解锁,又关上。

所以在熄灯十来分钟后,准备睡了的雷狮原本只是打算留个言,却被安迷修秒回的消息差点吓一跳,毕竟这个上床后一般立马睡死的人竟然还醒着,实在出人意料。

“明天早上我和室友们一起去食堂,不用等我。”

“好吧……”

省略号后还跟了个手机自带的难过表情,耷拉着眉毛,让雷狮嫌弃到不忍直视。

“行了,放学后打球去,现在睡觉,晚安。”

看着安迷修也回了一句晚安后,雷狮摁灭了手机屏幕,沉入逐渐侵袭的睡意。

第三节下课的铃声已经打响,同一条走廊上相邻的两个教室里却传来截然相反的动静——初一四班的谈笑声伴随着前后门的打开传了出来,而五班却依然门窗紧闭,连窗帘都拢得严严实实,此刻从门口经过的话,还能听见里面传来正在高声斥责的严厉女声。

“太惨了,听听这骂声都传到咱们班来了,想想下节课就轮到咱们班挨骂,感觉更惨了。”

同桌故作哀怨的嘟囔成功惹笑了雷狮,连带着前桌的男生也猛地回头一巴掌拍在雷狮的桌面表示附议,震得他正在指间旋转的笔瞬间脱离掌控,飞到了前桌的椅子底下。

“臭小子,给我捡回来。”雷狮一脚踢在前排的椅子上,“不然等会情报共享可不带你。”

“别啊,雷哥,我错了……”

就在这活宝埋头捡笔的时候,隔壁班终于传来了下课的声音,一个棕发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四班教室的窗口,于是雷狮冲他挥了挥手,起身快步向外走去。

“快快快,防弹上节课前又抽了什么概念,你们班这次测验考得咋样?”

“热死了,放开再和你说。”安迷修被勾住脖子往前带了一步,两人一起向走廊尽头转移。

“防弹”是两个班的小家伙一起给他们共同的数学老师起的绰号,原因是这位据说很有经验的女老师是个高度近视,眼镜片厚得堪比啤酒瓶底。也不知道是哪位人才随口说了句“怕是连子弹都打不穿”的玩笑,这个绰号却私下里传开了。

比起这厚得吓人的镜片,数学老师的脾气才是这群初一孩子入学以来遇到的最吓人的东西。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她喜欢在上课前抽背以前学过的公式定理,每次下课前又会圈画新的重点要求记住。抽中了,背不出来?这节课就别想坐下了,回家还得把没答上来的这条抄个二三十遍。没被抽中,松了口气?别急,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今天是周一,上周五下午的自习课上两个班都进行了一次单元测试,评讲试卷可以说是比上新课可怕一百倍的内容了。

安迷修活动着有些发麻的脚腕,苦兮兮地耷拉着嘴角:“你们班平均分又比我们高了三分,老师每道题都问了哪些人错,我98,前面填坑错了个2分的计算,被罚了50遍那个‘½=0.5 ¼=0.25 ¾=0.75……’的常用分数和小数的转换,还站了半节课。”

作为五班的班主任,她对自己负责的班要求自然更高,像安迷修这样平时成绩一直不错的学生,犯了不该犯的错误也照骂照罚不误。雷狮感同身受地拍了拍他的肩,默念着安迷修告诉他的几个会被抽到的概念名称,踏着再一次打响的上课铃声回到教室门口,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各回各班。

四班里已经提前进入了警戒状态,此刻鸦雀无声地集体端坐,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门口的雷狮。

“平行线的所有判定定理和性质。”雷狮的声音不大,很快就淹没在了纸张翻动的“唰唰”声中。直到数学老师标志性的高跟鞋声开始在走廊里回荡,一秒钟兵荒马乱后所有人又重新摆回了正襟危坐的模样。

那叠掌握着整个四班今天晚上熬夜与否命运的考卷被数学老师放在了讲台上。

“这次呢,考得还行,平均分比五班高了3.36,我记得上一次是3.78,差距在缩小了,你们要注意一下。”她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用染了蔻色指甲油的指尖捏起了第一张考卷,“这次有六个一百分,比隔壁多两个,我念下名字你们上来拿……”

一个,两个,直到最后一个满分雷狮才被喊到了名字,他捏得掌心里一把薄汗,走上讲台去拿试卷时被那双藏在厚厚的镜片后面的眼睛看着,不由自主紧张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课代表。”幸好,老师只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台下其他人抬高声调说了句,“接下来发倒数的,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看别人怎么考的,你们自己考出来的又是坨什么东西……”

松了口气的雷狮走回座位,被同桌捅了一胳膊,胖嘟嘟的小姑娘此刻缩成了一团,在桌面上占据的体积几乎是平时的一半:“大神,我要是被抽中答不上来,可就靠你了啊。”

雷狮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偷偷翻开了教科书——虽然之前没怎么细背,但是数学老师还要骂上好一会,再加上他对概念已有的理解,够他临时抱个佛脚了。

对于拿了满分的雷狮来说,这节课除了被叫上黑板演示了一道题两种不同的解法,总还是有惊无险地飞快度过了。走出教室的时候,安迷修正趴在门口的墙壁上一边写罚抄一边等他,雷狮幸灾乐祸凑过去抢走纸张数他已经写了多少,被安迷修追着打了一路,到了食堂才还给他。

到了饭点,排队的人从窗口一路向门口的方向延伸,直到在安迷修打了第四个哈欠,雷狮终于端着餐盘坐到了他的邻桌,夹着一个肉丸作势要像投篮一样往他还没来得及合拢的嘴里丢。

“别闹别闹。”安迷修歪着头躲开,还伸手挡在了自己的餐盘上面,“同一招我可不会中第二次的。”

要知道这家伙当初可是往他嘴里丢了个辣椒以后趁机夹走他盘子里鸡腿的人,还美其名曰“礼尚往来”,用安迷修当时被气笑后的话来说,这是何等的厚颜无耻。

虽然鸡腿最后安然无恙地被还了回来,被辣得喝了一肚子水的安迷修却吃不下了。

肉丸终是落进了雷狮的口中,他对于面前人的不领情轻哼一声表示不满,然后满怀好奇的问他:“你昨晚干啥去了,一夜没睡?变身怪盗行侠仗义去?还是背着我和室友偷偷开了一晚上黑,想升段位超过我?好啊,”

“当然不是……黑眼圈这么明显吗,今天好几个人问我怎么回事了。”安迷修摸着自己眼下的皮肤又打了个哈欠,“要不是住校,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居然认床。”

“在我睡着前感觉你很久没有翻身,还以为你早就睡着了。”左侧传来了格瑞的声音,“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是啊,我一动上铺的木板就会嘎吱响,所以不太敢翻身。”要知道昨晚他可是压到半个身子都有点麻了才小心翼翼地动一下,生怕吵醒了自己的另外两位室友。

同样在隔壁桌落座的佩利等人闻声转过头来,诧异地望向这边。要知道他们是同样时间从阶梯教室出来的,就算格瑞几人走得快排在了前面,相比其他现在还在排队的同学,其实并没有相差太多的时间。而同样一盘三菜一汤的套餐,格瑞已经吃完了,他们才刚刚开始动筷,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吃饭时坐到格瑞身边的金也匆匆扒着饭,差点被来不及细嚼的菜叶噎住喉咙,接过安迷修递来的汤碗猛灌两大口才顺利咽下去。他抹了抹嘴唇沾上的油光,一边收拾着餐具起身,一边和他们解释:

“格瑞十一期间要去参加一个钢琴独奏比赛,今天找老师申请了琴房使用权,打算趁午休把昨天没练的量给补回来。”

说完金就端着盘子风风火火地放到窗口,拔腿去追正格瑞

“钢琴啊……”雷狮却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背影消失的方向,用胳膊肘撞了下安迷修的肩,差点把他夹着的菜给抖回盘子,“初三一整年没碰,你的黑管还捡得回来不?”

“至少得练段时间吧,手感都没了……你想干啥?”

“上午丹校说过的让我们自己组织社团学生会,安迷修你老年痴呆了吗,这么快就忘了?等会再问问,哪怕只有几个人也好……”

他的竹马嘴角抑制不住地向上飞扬:“我们来建个乐队吧。”

安迷修仰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雷狮,视线里撞进一双闪烁着兴奋光芒的眼睛,他突然感觉自己看见的,仿佛是在幼儿园被老师贴了小星星、在小学考了第一个一百分、在初中拿下年级里唯一一个物理竞赛资格时的雷狮。

一样的满怀热情,自信飞扬。

安迷修也悄悄勾起微笑,大声地回答他。

“好!”


TBC.


试着把过去的交集穿插在目前的时间线里,这次是解释上一章的“情报交换”的由来,如果有看不明白的地方欢迎评论告诉我

担心过渡部分没有处理好x

评论(1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