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无间冬夏 03

现实向,校园背景,竹马竹马

其他角色年龄操作成同届

两件事,一个是单开了tag(见下方↓)方便大家追更,还有就是预计正文全清水,我不擅长写情感,所以会在这篇着重练习感情发展,希望大家可以理解_(:зゝ∠)_

个人目录



(三)


“正常熄灯时间是十点钟,但是考虑到很多人可能是第一天住校,比较兴奋,正好明天的安排呢也比较轻松,所以今天晚上的熄灯时间会延长到十二点。请记得明天早上九点钟在阶梯教室召开第一次校会,会把教科书先发给大家所以一定要带好书包。”

在晚饭时间,所有人都聚集到了食堂排队领餐期,值班老师的这一番通知成功引起一片兴奋的欢呼,甚至还有胆子大的混在人群中喊了一句:“那可以去女生寝室串门吗?”

“欢迎啊。”笑眯眯的女老师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也不知有没有发现是谁,开玩笑地说道,“我会在宿管阿姨那里放一本大学英语精读,你先把下周我们要上的第一课背出来再回去吧。”

这下整个食堂里响起的就不止是一个人的哀嚎了:高一就学大学英语?

安迷修回头和排在他身后的雷狮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跃跃欲试的光芒,要从踏入校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有所心理准备了——这可是凹凸中学,一届只收一百人的顶尖高中。要知道光预录的人数就有三千多位,报名的更是不知几何,能够留在这里的,又有哪个只会混吃等死?

“这下惨了,我最讨厌英语。”雷狮故意低头把下巴磕在安迷修的肩膀上,他脸上本来就没什么多余的肉,下巴上更是少的可怜,戳得安迷修差点“嗷”的一声叫出来。等安迷修再次回头瞪他时,雷狮已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歪着头望向天花板。

“怎么了?”也许是听到了从后方突然传来的抽气声,格瑞回了头。

安迷修连连摆手,接着拉住雷狮的袖子往前扯了半步:“没事,闹着玩呢。正好,雷狮快来,给你介绍我室友,格瑞和雷德。”

“咦,你们寝就三个人吗?”

安迷修点了点头。说来奇怪,明明大部分寝室都住了四个人,分别来自四个班,他们319不仅少了一个,格瑞和安迷修都属于二班,只有雷德是三班的,不过雷德倒是开心了,从原本属于他的上铺搬到了下铺,还大方地共享了他的上铺让大家一起放东西。

当然,臭袜子是绝对禁止堆放的。

此刻被点到名的雷德从格瑞和安迷修两人中间挤了进来:“其实第四个在你背后,恭喜你被319包围了,419的雷狮同学。”

“哈?”自己身后什么时候换了人?雷狮突然回头,他的室友帕洛斯困惑地抬头和他对视了一秒,意识到自己被耍后,雷狮蹿出队伍去抓雷德。

“哈哈哈哈!”恶作剧成功的雷德自然不会乖乖留在原地,此刻一边躲一边嚷嚷着“祖玛救我”,向另一边的队伍跑去。

被抛在原地的安迷修无奈扶额,转身示意格瑞往前走:“别管他们了,咱们拿好饭先去占个桌,帮雷德留好位子就行了。”

他的室友自然没有意见,转身之后冲另一个队伍里一直向他挥手的金点了点头,迈步跟上了前面的身影。

等他们从食堂走回寝室后,雷德瘫在了椅子上半晌没爬起来,嚷嚷着说收拾了一下午东西,吃饱以后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

“虽然很想立马钻上床睡觉,但是现在才七点,不去其他寝室逛一圈岂不是太可惜了!”说着,他的手机震了起来,雷德扫了眼来电显示,一扫先前几乎和桌面黏在一起的颓废样,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喂,老大,我回寝室了!什么,狼人杀?好啊好啊这就来,在305对吗?我问问他们来不来啊。”

听到了他的话,格瑞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去,安迷修却涨红了脸,小声地问了句:“带不带新人玩?”

“这当然!”没等他纠结完去不去,雷德已经替他回答好了,拉着他的胳膊向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其他的寝室基本上也开着门,经常能看见一群人聚集在一个寝室里席地而坐,打牌的也有,围成一圈打游戏的也有——虽然手机不被允许带入教学区,但是在生活区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脚步声也从楼道里传来,熟悉的鞋面踏入视线,安迷修抬起头,对上了雷狮的坏笑。

他上前勾勾住安迷修的脖子,把他从雷德手里拉到了另一边,小声地贴在他耳边:“是不是嘉德罗斯让你们来玩狼人杀?我记得你没玩过吧。”

“我记得你也没玩过吧。”安迷修不甘示弱地反驳。

“很不巧,就在刚才卡米尔给我看了游戏介绍和玩法说明,怎么样,要不要共享情报?”

“卡米尔也在这里?你怎么没和我说过?”安迷修愣了一下,看向雷狮身后,熟悉的少年刚从楼梯上下来,冲他眨了眨眼,“太好了,不用担心你会把寝室的卫生评分扣光了。”

雷狮连忙把自己的手机塞进了安迷修的手里:“喂,要不要看啊,再不快点里面就要开始玩了,我可carry不动你。”

卡米尔是雷狮的堂弟,父母由于工作关系需要长期驻留国外一段时间,他上初中以后借住在了雷狮家。也许是担心他会给雷狮的爸妈添麻烦,卡米尔就读的是住宿制的初中,只有周末才会回来,所以安迷修对他其实并不那么熟悉。

他本以为进了新的学校换了新的老师,像以前那样和雷狮的相处方式要大变样,没想到还能听到熟悉的字眼,遇到其他认识的人,让安迷修潜意识里松了一口气。比起幼时对外比较沉默腼腆,现在的他已经在雷狮这十年“近墨者黑”的熏陶下,变得活泼外向不少,却

于是嘴上反击了一句以后,安迷修还是老老实实滑动屏幕快读阅览起来。

“拖也要把你一起拖死。”

嘉德罗斯的两个室友去了别的寝室,靠门的两个座位被雷狮和佩利占了,本来不想参加的银爵硬是被起哄着加入进来,于是贡献出二号桌的座位,自己移到了位于下铺的床上。室友不在动别人的床不太好,嘉德罗斯的床在上铺,于是跑去和银爵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成功占了他的另外半张床,把自己的椅子腾给雷德。安迷修向来喜欢等到最后,此刻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和卡米尔对视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倒是帕洛斯坦然,直接坐在了银爵空出的呃座位上。

坐在椅子上玩了一会手机的雷狮终于抬头,对还站着的俩人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来,哥哥这里提供优质座位,自带软垫。”

他的堂弟无奈一笑,走到雷狮和佩利中间的书桌坐了上去:“大哥会被我们压扁的。”

“你腿上没多少肉,多硌得慌,换你坐我腿上还差不多。”安迷修跟着转移到雷狮另一边的桌边斜倚着,转头看向其他人,“我是第一次玩,如果中间犯了什么错,希望大家能提醒一下啊。”

一个预言家,一个女巫,两个狼人,两个村民和一个丘比特。雷德遗憾了一把人不够,没法带上猎人和白狼玩,安迷修却笑着表示人再多他就更玩不来了,于是游戏就这样开始。

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身份牌后,作为本次活动的发起人,主动担任了第一轮裁判的嘉德罗斯拍了拍手:

“天黑请闭眼。”

等安迷修睁眼又闭眼,雷狮已经和卡米尔调换了位置,此刻支着两条长腿饶有兴趣地打量在场还“活着”的四个人。

“我是预言家,雷德是我的金水,因为第二晚查出是村民,而第一晚的雷狮是狼。由于佩利、雷狮和雷德已经出局,剩下卡米尔、安迷修和帕洛斯中必有一狼,而且女巫应该还有一瓶毒药,关键就在这一投了。”

雷德点头附议:“我良民,大大的良民。”

嘉德罗斯瞥了他一眼:“死人不许说话。”

“我是村民,如果我被投出去,狼就赢了。”帕洛斯举起双手表示无辜,“作为全程闭眼玩家,我也不知道银爵说的是不是真的。”

“如果预言家在之前已经出局,而帕洛斯又真的是村民,那么银爵可能是狼假跳的预言家。因为这样的话,如果我们中有一个村民被投,剩下一个村民、一个女巫和一匹狼,真的预言家肯定活不过今晚,那么女巫就会选择杀死剩下的那一个,这样假扮预言家的狼不管杀谁都赢了。”

轮到最后一个卡米尔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

“我是女巫,第一晚被杀的是安迷修,我选择救了他,不知道帕洛斯是不是真的村民,但是银爵跳的预言家有点可疑,一共死的三个人里刚好有两个是你验的对象?”

投票环节到,安迷修和帕洛斯对视了一眼,伸手指向银爵。

嘉德罗斯故意拖长声调念起他的台词:“游戏……结束!”

“狼人赢了。”银爵缓缓摇头,“我真的是预言家。”

“不,好家伙。”雷狮若有所思地露出微笑,伸手在自己左右两个脑袋上各拍一下,“如果还剩一个狼人,一个女巫还有一个村民,游戏还能继续一个晚上,所以……”

在安迷修和卡米尔击掌的同时,头一个被杀以后禁言到现在的佩利终于迫不及待地嚷嚷出声:“他俩是我点的情侣!”

“好家伙,我说之前被投的时候你这个猪队友怎么不帮我,还以为你规则没看懂,没想到比谁都懂啊?给我装?白眼狼?”这下安迷修的脑袋遭了秧,被雷狮揪着就是一通乱揉,一直到重新洗好的身份牌又被发到面前才停下。

他们的第一个住宿之夜还很长,新一轮的狼人杀也即将开盘。

“天黑请闭眼。”

TBC.

太久没玩狼人杀差点把自己绕晕了😂各位久等

点了安迷修和其他人做情侣,单纯是想写雷狮最后报复性地狂揉安迷修头发,不是拆cp,特此说明

最后,渴望评论🙏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