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无间冬夏 02

现实向,校园背景,竹马竹马

本文安雷only,其他角色仁者见仁

个人目录



(二)


崭新的校园,崭新的宿舍楼,当初雷狮因为参加自主招生来这里面试过,所以对场地还比较熟悉,此刻拖着行李箱走在了前面。正门、停车场、教学楼、食堂,他一路走一路兴冲冲地向安迷修介绍经过的每一处,他的竹马耐心听着,把这些即将承载三年未来的地方牢牢记在了脑海中。

虽然用的方法不一样,但好歹他们再一次同校了。

雷狮的理科一直不错,初中的时候还报了竞赛的辅导班,拿了两个物理和化学的市三等奖,在学校的公告栏里被当成榜样贴了好一段时间,每次放学经过都要被安迷修拖过去瞅一眼,羞得他恨不得砸碎玻璃把那张纸片给死得粉碎。

安迷修的成绩稳定,也拿过几次作文比赛的奖,但是他在听说雷狮选择报名凹凸中学的自招考试后,他就放弃学校给的推优名额选择了裸考。虽然也能去一个不错的学校,但他不想也从没想过要和雷狮分道扬镳。这些年在小学和初中也不是没有过其他玩得好的朋友,但是一直到现在都保持联系的实在屈指可数,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安迷修有点无法想象如果没有雷狮,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学校,遇到一群素不相识的同学——

会不会重蹈覆辙呢?

按理说安迷修比雷狮大了一岁,如果不是他五岁那年父亲意外离世,家里人把原本应该准备升往大班的安迷修转到家附近的幼儿园,托付给了奶奶认识的老师,所以安迷修又跟着再读了一年中班,他们原本可能只是在学校楼梯间上下时擦肩而过的学长学弟,充其量能到混个眼熟的地步。

催就他们相遇的是场不幸,但他们的相遇却成为了点亮安迷修童年的亮光,成了这短暂的十来年的生命中最大的幸运。

“哇,他过来了……哇他在往这里看!”

“快逃啊,被他看的话会不会长出小尾巴啊?”

“小怪物,小怪物!”

童言无忌,却字字诛心。遇到雷狮前的安迷修小心翼翼地缩在远离其他孩子的角落里,内向、安静,甚至因为不敢离开座位去上厕所尿了裤子,在变本加厉的嘲笑声中哭得小脸通红。

由于不小心染上肺炎,在家多休息了两个月后,雷狮才姗姗来迟地被老师牵着手踏进幼儿园的班级。教室里的小椅子被保育员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一圈,没到上课的时间,这群孩子们自然不会老老实实坐在位子上,而是三五扎堆地聚在一起玩。

落单的安迷修在这熙熙攘攘的一群孩子中,看起来实在是太扎眼了,却能让雷狮很轻松地注意到他那与众不同的绿色眼眸和看起来更加立体的面部轮廓。父母都是生意人,他从小就被带着去过很多饭局,见过一些他们的合作伙伴,所以他意识到了安迷修的不同在哪里——这是个混血的孩子。

明明是个少见的漂亮娃娃,却被其他的伙伴排挤在外,明明这些年幼的孩童面对未知的事物是感到好奇,却又喜欢用自己已经知道的东西去对比,炫耀自己从大人那里学来的只言片语。他们将有着绿眼睛的安迷修当成童话里的妖怪,把欺负他视为勇士的壮举,而老师的阻拦只是种当面生效的魔咒,自由活动的下课铃就是解除禁制的法术。

“我要当国王,和最美丽的公主结婚。”

“明明是王子才能和公主结婚,国王应该是公主的爸爸!”

“那我来当公主的骑士,想要抢走公主的人必须打赢我。”

年幼的安迷修不是没有试过融入他们一起扮演心目中的角色:“我,我也想当骑士!”

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推向相反的方向。

“你是怪物,要来抢走公主。”

扮演公主的小女孩立马放声尖叫起来,其他的孩子们立马统一战线,把他围在了外面。

但是这一次,这堵人墙被强硬地推开了。

“什么公主,让我看看。”雷狮一脚插进安迷修和其他孩子的中间,“本海盗要抢走你们这里最珍贵的宝藏。”

由于他的突然到来,毫无防备的骑士和王子被轻松地推开了,雷狮走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女孩面前,弯腰打量,然后发出了不屑的笑声:“公主还没我好看,谁要谁抢走好了。”

雷狮小时候体质不太好,隔三差五发个烧,看起来长得纤细皮肤又白,幼时的孩子对性别的认知尚且模糊,此刻纷纷表示了同意并且推举雷狮当他们的公主。

接着他小手一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安迷修:“那,我要他当我的骑士。”

“可是……”孩子们面面相觑。

一个男孩立马接了一句:“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小怪物,怪物怎么当骑士?”

有人开了头,其他孩子也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对,他还没有妈妈,肯定跟别人跑掉了。”

“肯定是发现自己生了个小怪物,不要他了。”

雷狮一屁股坐在了公主的“宝座”上:“那你们有绿色的眼睛吗?”

“没有。”

“你们有棕色的头发吗?”

“没有……”

“你们都没有,只有他有,所以他是独一无二的,我只要他当我的骑士!”

孩子们纷纷围了过去,把安迷修推到了雷狮的面前。

“喂,你。”雷狮抬起头,向面前有些茫然无措的男孩伸出手,紫色的眼底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一双手突然在安迷修的面前晃了晃,惊得他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踩在自己不知何时松垮的鞋带上绊一跤。雷狮忍着笑捞了一把免得他屁股开花,揽着安迷修的肩膀重新站回告示栏的面前:“让我看看啊……分班安排和寝室分配?你找到我们的名字了吗?”

“嗯,我在二班,你在四班,可惜又分开了。”修长的手指点过一行行相邻的学号,在自己的周围画了个圈,安迷修无奈地撇着嘴,却暗暗记下了自己寝室另外三位同伴的名字,“不知道室友会不会好相处。”

“放心啦,爸爸住你正上方,有事喊一声,我从阳台跳下来救你。”

“去你的,当自己佐罗吗?靠……敢揉我头发,你小子给我站住!”

打打闹闹地上了楼,他们在三楼暂时告别,安迷修拖着行李箱经过一个又一个门口堆满东西的寝室,默默数着号码从前来送孩子的七大姑八大姨中间挤过。

“319……319,啊,到了!”他小心翼翼地探头向里面张望,果不其然看到已经有人站在了桌边。

寝室是长方形的,中间空出一条走廊通往玻璃门外的阳台,左边是上下铺的木制床架,右边是上方有着书架的书桌,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手池与床之间隔了一道一指宽两人长的墙壁,对面与衣柜衣柜一墙之隔的是用来放置洗漱用品的架子和鞋柜。为了防止抢占床位的情况出现,每张床和书桌上都贴了印有学号与姓名的贴纸,而安迷修的在四号位,是靠窗的桌和下铺的床。

他暗中惊喜了一下,因为坐在桌边或是床上从阳台往外望去,能看到一大片空地,和教学楼与食堂分别围住了这片方形草地的三条边,可以说是视野比较开阔。

已经到场的这位恰好是他的上铺,看起来面无表情,只有在他进门的时候点了点头,于是安迷修笑着打了招呼后就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会给这位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的少年留下负面印象。安迷修偷偷瞄了眼自己旁边桌子上的标签,对上了自己在楼下看到的分班表上的名字,暗中庆幸是分到了一个班的同学,希望以后能有多点交流。

“你好,安迷修。”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他的室友主动开了口,“我叫格瑞,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你说,能帮的我一定帮。”安迷修小小地吃了一惊,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室友会和自己说话,声音还这么好听。

格瑞见他答应得爽快,也就坦率地开门见山:“能不能和你换一下上下铺?我有个发小也在这个学校,住在隔壁几间,平时可能经常来串门,他喜欢坐我床上,上铺不太方便。”

“好啊,说来幼稚,你可别笑我,我没睡过上铺的床,还挺好奇的。”于是安迷修把进门以后随手放到下铺床架上的书包拎到自己桌边,“我也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在这里,就在咱们头顶上,你稍等我看看他在忙啥。”

说着他推开玻璃移门,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扭头对着楼上喊了两声:“雷狮,雷狮?”

也许是他的声音不够响,又或许是屋外的风比较大把他声音吹散了,安迷修清了清嗓子,加了点力气:“4——1——9——雷——狮!”

这下可好,不止雷狮从楼上探出脑袋往下朝他丢了块抹布,周围几个阳台纷纷出现了年龄相仿的少年,哈哈哈笑着冲他们拍手。

后知后觉的安迷修又念了两遍“419”和“雷狮”,在楼上传来“安迷修你死定了”的喊话后,手忙脚乱地溜回了室内。

真没想到,报道第一天,安迷修就一嗓子把自己和雷狮都喊出名了,连格瑞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关系,来日方长。

 

TBC.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