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无间冬夏 01

之前热度作死的300p挑战,我来兑现了,票根(?)可以戳这里☆

各位久等

现实向,校园背景,竹马竹马

个人目录


他们一同走过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占据了人生中最无忧、最酸涩、最痛苦、最幸福的时光,这些五彩斑斓的色彩汇聚在记忆之中,终究会被时光磨去棱角,变成内里最柔软最美丽的部分,让未来拥有彼此的岁月无间冬夏。

——题记


(一)



门铃骤然响起时,正蹲在床边收拾东西的安迷修吓了一跳,差点一头栽进行李箱里。但他马上爬了起来,因为铃声还在像摩斯电码一样锲而不舍地断断续续响着。

“Surprise!”人还未进门,俏皮的高呼先传了进来,“爷爷好,我来找安迷修玩,奶奶现在还在睡吗?”

“醒了,进去看看吧,一个暑假没见好像长高不少啊。”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的安爷爷笑着点了点头,目送两个少年进了房间。

安迷修和爷爷奶奶同住在两室一厅的老式公寓,位于AL大学的教职工家属区内,雷狮就住在家属区对面的小区,从他们在幼儿园相识开始,两个孩子就经常互相串门关系好得像亲兄弟一样。

“奶奶,雷狮来了。”

安迷修站在床边,弯下腰轻轻喊了声,躺在床上的老人睁开眼,笑着应了一声:“哎,宝宝来了?”

“奶奶!”雷狮也凑了过去,胳膊撑在安迷修的肩上把他往下压,“奶奶,我现在不是宝宝了,您看我比安迷修还高了!”

“你赖皮,有本事咱们站直比,雷大宝宝。”

安迷修直不起腰,于是反手去挠雷狮的肚子,怕痒的少年立马跳开,绕到床的另一边对着他做鬼脸。要知道从小安迷修就比雷狮高了几公分,虽然中考完的这个暑假,由于雷狮跟爸妈出国玩了一个多月,可以说是有段时间没见了,就算雷狮长高了一点,也不会比安迷修高多少。

奶奶慢慢地从被子里伸出手,探到枕头底下摸索了一会,掏出几个小袋子冲两个少年晃了晃:“宝宝,来,吃糖。”

雷狮不动声色地转头和安迷修对视了一眼,笑眯眯地道了谢上前接过,握着老人干枯的手重新放回被子底下:“奶奶,爷爷能吃糖吗,我们拿去和爷爷一起吃。”

“好孩子,好孩子。”

老人重复着这句话,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安迷修和雷狮就离开了卧室,轻轻带上了门。等钻进了安迷修的房间,他们松开掌心里的“糖”放在了书桌上,包装袋上的字样分明是在介绍该药品的用法用量。

“奶奶的视力变差很多。”安迷修看上去有些低落,“前段时间把床摇起来给她看电视,她也开始说腰疼了。”

雷狮走到床边,蹬掉鞋子爬上去盘腿坐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反客为主地邀请安迷修坐到自己身边来:“好在胳膊还能活动,不是吗。”

奶奶年轻时的身体其实很好,当时在超市工作,能一个人挑着扁担走很远的路去拉货,还有点洁癖,每天都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但是自从被查出糖尿病以后,骨质疏松等毛病相继出现,在安迷修小学的时候摔了一跤,奶奶的腿脚就不再方便,又在他们初二的时候滑倒一次,伤到了脊椎骨,这两年彻底下不了床。

胳膊目前活动是能活动,但是速度越来越慢,幅度也越来越小。安迷修默默地想着,眼眶微微发热,却不想打扰了雷狮来找他玩的兴致,于是同样坐到了床边,看着雷狮神神秘秘地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爸妈给你买的庆祝中考圆满结束的礼物,最新款的音乐手机,我妈说高中也要继续好好学习,怕买太好的玩物丧志,所以我挑了这个。”雷狮一边说着,一遍把盒子翻到正面朝上然后塞到安迷修的手心,“本人亲自跑了好几家专卖店了解行情,都说这个型号的触屏手感好,内存大用起来很流畅,音质我当场试听了,真的不错。怎么样,感不感动?”

安迷修却摆着手连连摇头:“不敢动不敢动,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磨磨唧唧的,啰嗦啥啊拿着吧,你看,我也买了个同款。”

安迷修少有机会接触这些新型产品,爷爷退休前是高中的语文教师,平时的消遣大多是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或者戴着老花镜看书,吃饭的时候喜欢开着客厅里的电视放新闻联播,午睡起来以后坐在奶奶的身边一起看挂在墙上的小电视放戏剧频道的曲艺大赛。电脑倒是有一台台式机,是安迷修的爸爸留下的,可惜爸爸因为别人的醉驾意外离世,系统还停留在他幼儿园时装上的Windows 2000,一转眼十年过去,现在怕是连开机都很困难。

学校里有电脑课,不过需要用到电脑的机会不多,无非是把参加比赛的作文打成电子版或者给班级活动做PPT,一般这时候他就去雷狮家两人打打闹闹地一起完成。

孩子到底还是孩子,雷狮点开了几个让店员帮忙装上的游戏,拉着安迷修一个个试了过去,他们很快就被新玩意儿转移了注意力,对着五颜六色的特效界面大呼小叫起来。

这一玩就是一个下午,外面的天色在不知不觉中黑了不少,厨房里也响起了抽油烟机的轰鸣,耳尖的雷狮听到后丢下手机就钻进了厨房,躲在爷爷的身后向锅里张望。

“哇,是爷爷最拿手的豆腐烧鱼!我最喜欢爷爷烧的鱼了,哪家饭店都没爷爷烧的好吃!”

“什么,雷狮你太狡猾了,给我留一块,我也要吃!”后知后觉跟出来的安迷修钻到了爷爷身侧的另一边,伸手去抢雷狮的筷子。

安爷爷在两个已经快有他高的脑袋上各拍了一下,吩咐安迷修装盘端上桌,自己挑了几块鱼肚盛在碗里,配上蔬菜又浇了点鱼汤,拿着勺子进卧室喂奶奶去了。

“对了,我爸说后天去报道的时候他开车送我们,咱们九点小公园见。”

“好的,麻烦雷叔叔了。”

真好,若不是选择报了同一所高中,安迷修可能得一个人提着行李箱乘公交或地铁去学校报道了。自从奶奶卧床以后,在安迷修上学期间,除了请的钟点工每天早晚来帮奶奶洗漱擦身顺便打扫一下家里,爷爷能得空下楼买个菜,在小区里遛弯的时候看看别的老人下棋,其他时间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奶奶身边。放假后有他帮忙照顾家里,爷爷也多了出去散步的时间,想想再过两天就要住校去,只留爷爷奶奶在家,那种微微湿热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安迷修的眼前。

作为从小与他一同长大的朋友,雷狮自然猜到了他现在在想什么,于是一胳膊肘捅在他肚子上:“记得收拾好东西啊,我妈给我带了两套蚊帐什么的,回去拍照片给你看,你拿好别的东西啊,别到时候落家里还要我爸给你送过来。”

“嘶……咳咳,雷狮,我晚饭要被你打出来了!别跑啊,灯还暗着呢,你下楼慢点……”

他们的同学生涯又要往后延续了,想想真是有点激动,要知道从幼儿园算起,可以说他们已经认识了十个年头,这对于原本完全陌生的两个家庭来说,都是段难能可贵的关系。

小学入学时,老师还没排座位,两个孩子就很自觉地坐在了一起,原本老师想要安排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同桌,这俩倒好,抱在一起哇哇大哭起来,颇有谁要把他们分开就和谁拼命的气势。哪怕后来升了年级又重新调过座位,同桌也换了好几位,班里的同学还是会一直打趣他俩是用502胶水粘起来的人造连体婴儿。

不过安迷修和雷狮幼时形影不离的程度,用这样的说法倒也不夸张。

雷狮的爸妈是生意人,结婚前白手起家一起开了小公司,雷狮妈妈生了雷狮以后反而更加忙碌于处理积攒的工作,没有什么时间照顾他。作为从外地来着这个城市打拼的年轻夫妻,他们贷款买了房以后也没有什么闲钱给雷狮请个保姆,幼儿园期间有晚托班,可以7点以后再去接他,可小学不允许留堂,三四点钟大部分孩子就走得七七八八。

可是雷狮性子皮得很,给他脖子里挂把钥匙自己走回来,指不定就走到哪个公园里疯玩去了,于是雷狮被托付给了安迷修的爷爷奶奶,每天早上七点送来和安迷修一起读半个小时课文再一起上学,放学后一起在安爷爷的监督下安静地写作业,待到晚上7点再回家。

每次提起这事,雷狮的妈妈就要这样说她儿子:“要不是有安爷爷的课后教育和小安安的榜样作用,雷狮这家伙怎么可能有坐下来看书的时候?看看一二年级的成绩,差得要命,字也写得跟狗刨似的,和安迷修一起写了几年作业,别的先不说,这字起码能认了。”

“妈,你这是有多嫌弃我,不过没关系你马上要见不到我了,开心吗?”

雷狮把行李箱版进后备箱,确认车盖已经归位后,扭头对着车门边的人大喊了一声。

“看看这臭小子。”雷狮妈妈笑着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帮他拉开了车门,“还是我们小安安懂事,早点去寝室吧,给你们一人带了一块抹布,记得把桌椅和床架都擦干净再放东西啊。”

安迷修放下车窗很有礼貌地道谢:“知道了,谢谢阿姨。”

雷狮却从突然跳过去趴在他妈背上,嘴上嚷嚷着说她烦死了,直到被她拍了屁股才把自己撕下来丢到安迷修身边的座位上。

“我们走了啊,周五等我们回来,记得烧好吃的啊!”

车已经开动了,只留下一句少年依旧处于变声的青涩嗓音随着风远远飘来。


TBC.

评论(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