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卢24h】泡泡糖的夏天

ABO,是竹马竹马❤️

入全职快四年了,终于写了一次这对XD

小别生日快乐呀



南方的夏天来得格外早,还是六月的天,气温就早早爬上了太阳的台阶,一点一点向着热源的方向靠近。卢瀚文却像是感觉不到沿着额角往下淌的汗,晶莹的水珠就这么滑过颊侧打湿了鬓角的绒毛,从下巴滴落在衬衫被风吹得鼓起的前襟上。

到今天为止,他高中的最后一场考试也落幕了,暑假从考试结束铃打响的那个瞬间就准时到来。知道卢瀚文一放假就要往姥姥家钻,妈妈提前给他订了机票又收拾好行李箱,回家把书包一放,他就拖着18寸的行李箱,在人行道上一颠一颠地跑得飞快,直到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这才喘着气钻了进去,径直驶向机场的方向。

“姥姥——我回来啦——”人还未进院门,少年明快的嗓音就先飘进了厨房,“是不是有烤鸭吃?我刚到巷子口就闻到味道啦!”

“你的鼻子真灵。”老人慈祥的眼角皱纹都笑开了花,“两条腿都留着呢,饭盒记得带回来。”

“好嘞——”

蹦蹦跳跳的身影已经出了远门,留下蓝色的行李箱在原地转了半圈,慢慢滑到了墙边才停下,老人在身前的围巾上擦开手,拖着它向屋内走去,笑呵呵的,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隔壁是几十年的老邻居,老伴走得早,刘老先生和他儿子一家一起住,他的孙子比卢瀚文大几岁,考上大学后就住了校,虽然卢瀚文是寒暑假才会回老家来住一段时间,但他们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

高考结束的这个下午正好是周日,晚饭后就是刘小别平时准备回学校的时间,此刻他正从浴室里出来,赤裸的肩膀上搭了条拧干的毛巾,下半身套着宽松的棉质大裤衩,湿漉漉的拖鞋抬起来时还在往下滴水,在院子里的水泥地面上一踩就是一个深色脚印。

他看着自己微合的房门愣了一下,把搭在臂弯的T恤套在了身上,这才对着门后的方向喊了一声:“别躲了,卢瀚文,我知道你在那。”

回答他的,是个大大的喷嚏。

北方的晚风还是夹杂了些许凉意,跑了一路的少年汗湿的剥衫皱巴巴地黏在身上,晾了个半干,此刻被风一吹不由一个哆嗦。

“又被小别哥哥发现了。”卢瀚文揉着鼻子失望地从门板后探出偷来,“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昨天奶奶来我家送菜的时候聊了两句,你一回来就知道往我这钻,晚饭都不吃了吗?”

卢瀚文笑嘻嘻地躲过了他伸来揉自己头发的手,把手里装了两根烤鸭腿的饭盒塞到刘小别手里。接着他绕到刘小别身后熟门熟路地拉开柜门,果不其然在架子的倒数第二层右边的位置上发现了几枚一块钱的硬币,于是他拿了一枚关上木门,小跳着向大门的方向跑去。

刘小别无奈地扶正饭盒上被碰歪的塑料盖,冲着他一闪而过的背影喊了声:“多大的人了,还喜欢买泡泡糖?这个点小卖部怕是要关门了!”

“我——跑——得——快——”少年清脆的嗓音远远飘来。

 

两家的院子前有片空地,老人们摆上竹制的矮几和凉椅,坐在一起聊聊天喝杯茶。卢瀚文飞快地冲了个澡就光着两条腿冲了出来,刘小别习以为常地捡起搭在椅背上的睡裤丢在他脑袋上。两个年轻人就这么头对头挤在一张凉床上,嘴里吐出的泡泡炸裂后在唇的四周黏黏糊糊地糊了一层,膝盖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敲得啪啪响。

五毛钱两块,拨开糖纸就能闻到劣质的合成香精散发出汽水般甜甜的味道,此刻存在感显著地缭绕在两人口鼻间了。

“你走上路,我跟团,等会中间碰头了先交币。”

“好!对了营地还有一分多钟刷新,我想打野,给我留两只……”

没等他们手上这局打完,刚下手术姗姗归来的刘家阿姨路过院门口,看见他们正对着电脑大呼小叫,于是伸手拧住了脑袋位于上方的耳朵:“刘小别,你又带着弟弟打游戏,要是瀚文成绩下降,你自己去找卢叔叔请罪!”

“哎哎哎,嘶,轻点啊妈,你是不是忘了这小子今年高考啊,已经结束了!”

“瀚文都长这么大了。”女人撩起垂到眼边的发丝别在耳后,“我还感觉是当初刚搬过来时的那个小孩,才这么点高,屁股扭啊扭的。”

说着她白了自家儿子一眼:“哪像这个傻大个,分化成Alpha以后越来越不可爱了。”

看了眼卢瀚文差点把头埋到电脑底下的鸵鸟姿势,刘小别哭笑不得:“妈,早点进去歇歇吧,啊?”

也是,谁知道时间会过得那么快呢,这些年放假后的日子里,下午给卢瀚文辅导功课,晚上了两人就坐在一起玩电脑,联机打游戏是常有的,有时候会放两部电影看看,有一回播了个恐怖片,差点把刘家阿姨吓得不敢进他们房间。

不过对于这两个男孩子来说,也许卢瀚文家更加自由一点,毕竟他的Omega爹地在G市认识他的Alpha爸爸以后就常驻南方了,平时就姥姥姥爷和一个白天来帮忙打扫烧饭的保姆阿姨,所以刘家阿姨一般是招呼卢瀚文在自家玩,来避免给隔壁的两位老人新增不必要的麻烦。

“哈嚏——”

凉床被震得吱呀响了一声,泡泡糖从卢瀚文嘴里脱口而出,黏在了他的电脑屏幕上,他大呼糟糕,连忙下床去拿纸巾,结果脚落地就是一个踉跄。两人正好结束了一场对战,刘小别刚好活动着手指抬起头,顺手搀了一把,触摸到他裸露的半截胳膊,正在散发着异样的热度。

“你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啊,好热哦……”少年借着他的力站稳了身体,迷迷糊糊地眨巴着眼睛,“我好像闻到了香香的味道,是汽水吗?”

刘小别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接住了向他到来的身影,被香甜的气息扑了满面。

比他口中的泡泡糖还要香甜。

当晚刘小别就赶在门禁前回了学校,直到又一个周末的到来他才踏上回家的道路。作为一名成年Alpha,他再清楚不过自己的小朋友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看着不远处相邻的两家大门,他的脚步微微踟蹰。

如果小卢分化成了Omega,他还会不会继续天天缠着自己,打游戏、听音乐、看电影?

如果不呢?

刘小别悄悄握紧了路过小卖铺时顺手买的泡泡糖,掌心的热度透过薄薄的糖纸,糖大概是化了,他感觉手心黏黏的,握紧了就不敢再松开。

是卢瀚文最喜欢的汽水味,好巧不巧,也是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小别哥哥回来了!”出乎意料的,熟悉的声音是从刘小别的身后传来的,冰冰凉凉的易拉罐被贴在脸颊上,冷得他一哆嗦。

他转过身,看见卢瀚文正拎着超市的塑料袋。原来他的小朋友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冲过来搂住他的腰,把脑袋埋在自己的背心,大呼小叫要拖着他去打游戏。

但是下一秒,他的身子就僵在了原地。

卢瀚文扑进了他的怀里,带着那泡泡糖般香甜的气息,将他圈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刘小别的五指也被撬开了,但糖纸黏在了半融的糖的表面,怎么撕也撕不干净。

就像刘小别就算想要推开他,却怎么也推不开一样。

Omega深深地吸了口汽水般清爽的气息,他的心脏贴在自己发小的胸口一同跳动,于是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我果然最喜欢小别哥哥了。”

原来在喜欢上汽水味的泡泡糖之前,他就已经迷恋上了这个味道。


END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