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吉】Ci sei e se non ci sei

一觉睡醒这篇解禁了!混更混更,是给合志《Dé jà vu》的g文,能写一次这对很喜欢的cp真是太荣幸了!

————————————
来到这座陌生城市的第二年,吉恩仿佛已经习惯了四处环绕着灰蒙蒙的高楼,抬头看了眼与乌云融为一体的天色,略微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啪嗒。”

吉恩在心里默数了一个“一”,摸了摸被雨点砸湿的肩膀,又抹去刚刚落在额角的一滴,接着数了个“二”。如他所料的那般,数到五后,雨滴就骤然密集起来,湿意夹杂着寒意随着雨幕渗透衣料,将他整个人包裹。

远远地瞥见街角有家亮着灯的门店,吉恩没有多想,一路小跑着推开了店门,惊起风铃一片清脆的碰撞声。

眨了眨眼睛,又用衣袖干迷住了眼睛的水痕,吉恩抬起头打量灯光有些昏暗的室内,看到了吧台和陈列柜里高低不一的酒瓶。酒精熟悉的气息让他心情不由好转,对上了台后女人向门口投来的目光,吉恩带有些许歉意地点头示意,向她面前的高脚凳走去。

“外边雨真大,不是吗?”女人随手倒了杯热水推到吉恩面前,“这天气可不暖和,来点什么?”

吉恩接过玻璃杯道了谢,捂在手心里感觉暖流一点点唤醒被寒冷包裹的手臂,他抬头向玻璃柜里看了看,随手指向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瓶子:“就那个吧。”

女人的视线随之转移了过去,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你确定?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不知道。”吉恩老老实实回答道,然后摸出怀里的烟盒,打开后仔细打量了一下,庆幸没有进水,于是取出一根叼在嘴边后,把烟盒伸向女人的方向,“来一根吗?”

女人笑着摆了摆手,把他要的酒拿来一瓶摆在他面前:“这一瓶喝完,你恐怕要倾家荡产。”

“这么贵吗?”吉恩拨弄着打火机的手指停了下来,有些诧异地打量起这个看起来实在普通的酒瓶。

“不贵,恰恰相反,是这里最便宜,也是度数最高的。”

吉恩懂了她的意思,看了眼四周,发现不少匆忙收回的视线,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名的酒散发着别有特色的醇香,温柔的女声唱起不知名的歌谣,吉恩的视线开始迷糊,他将杯子放回桌上的声音也比第一杯时响了很多。看起来是酒吧老板的女人不知何时双手抱臂坐在了他身边的高脚凳上,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目光只是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却仿佛顾忌着什么,没有人靠近。

也许是醉酒的关系,七零八落的碎片在眼前浮现,纷纷扰扰地塞满了大脑,让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吉恩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酒吧遇到那人的场景,高中还没毕业,却被胆子大的同学拉去了酒吧。

年轻的老板亲自上手调酒,长柄勺直落杯中,随着手腕轻巧转动,将杯底的冰块摆成他想要的造型。手里忙活着,却还有闲情抬起头来冲他们打个招呼,然后轻巧地问一句:“学生?”

带头的似乎和老板认识,吉恩安静地站在人群的后方打量这个蓝色头发,穿了一身整洁制服的男人,从几个同学后脑勺间的缝隙中,恰好与老板对视了一回。

“这回有新来的?”

“嗯,你好。”吉恩见前方的同学纷纷避让,于是迎上他的目光,淡淡一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尼诺。”年轻的酒吧老板说道。

而这一次,同样是在酒吧,吉恩心知是女人帮了自己,有些感激地冲她一笑,就倒在了桌面上。

“老板,你说,他这是心大,还是胆大。”女人捡起被吉恩丢在一旁的烟盒,递给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边染了蓝发的男子,“要我一个人来这么远的地方,不带个人一起就喝得不省人事,被人拖走卖了都不知道。”

尼诺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吉恩熟睡中的侧脸,将他的烟盒和打火机塞进口袋,支起他的胳膊架在了自己肩膀上,托住明显消瘦了不少的腰,带着人挪向酒吧的后门。

“啊。他总是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怕是早就发现我在这里了吧。”

这场捉迷藏的游戏,也是时候该到此为止了。

自始至终,两人的关系似乎从来没有挑明过。那场十年前的第一次醉酒,吉恩已经记不清细节,醒来时头痛欲裂的滋味远没有尼诺怀中令人安心的气味来得印象深刻。

这个国家对酒精的控制没有那么严格,东倒西歪的少年们抱在一起睡成一片,尼诺熟门熟路地给家长们一一发了短信,看着一辆又一辆汽车在酒吧门前逗留又离开,直到最后一个剩下的孩子。

留在酒吧里是不现实的,这里鱼龙混杂,已经有不怀好意的男人挺着肥硕的肚子,将粗苯的手伸进了少年黑色上衣的下摆。

“不好意思。”尼诺挂着一丝微笑走向那个醉醺醺的胖子,“恐怕你不能动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出手相助,他也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少年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酒气,却并不让人反感。由于尼诺的生意刚刚起步没多久,就在店面后面辟了个小房间摆上单人床做卧室,所幸醉后的吉恩只是安静地熟睡,任由尼诺将自己搂在怀里,两人紧紧相贴地窝在一起,倒是安稳地度过了一夜。

“谢谢。”醒来的少年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人安静地从后门离开。

但是下一次,依旧跟在同学的身后来到酒吧,却依旧没有人来接他回家。

“我只有个妹妹。”吉恩第一次点起香烟时被呛得满脸通红。

他没有多说,尼诺自然不会多问。

时间这种东西很神奇,相处久了,哪怕只是并肩坐在一起,时而举起杯子互相碰一下,无需言语都能感觉到对方在想些什么。趁着灯光昏暗,四下没人,偏头接个吻也能让吉恩的耳垂红上很久,仿佛酒意已深,难以自持。

随着店面的扩大,尼诺给卧室里换了张大床,吉恩已经顺利进入了本区的大学,时常抱着电脑,靠在尼诺的怀里敲打论文,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便会被翻身压上来的大手搂紧、摩挲。

他们之间没有出现过别人,仿佛每天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已然是深入骨髓的习惯。

尼诺的突然离开是吉恩最无法理解的事情,时间再紧迫,至于连一句道别都吝惜吗?但是刨根问底不是他的风格,吉恩只是在关了门的酒吧前伫立了许久,默默地回了学校。

那一年,一毕业,吉恩就踏上了边打工边行走的旅程。

同居多年,尼诺喜欢什么,心里有数的部分不少,但吉恩从来没有制定过一个明确的方向,他的直觉告诉他,到了时候,尼诺自然会出现。

也许是信任,也许是默契。

从这场突然而至的暴雨到来之前,吉恩就有隐隐有了预感,今天一定会发生点什么,至少不会是坏事。而当他从尼诺的怀里醒来时,问到了阔别许久熟悉的气息,睁开眼是间狭小的卧室,拥挤的单人床上吉恩的脊背紧紧贴着尼诺的胸腹,温暖的手掌搂住了他的腰防止他翻下床。

“我睁开眼,还以为回到了十年前。”吉恩还没从宿醉中清醒,头昏昏沉沉,眼部酸痛,却止不住嘴角扬起的弧度,“你看,我还是找到你了。”

“不问我为什么离开吗?”尼诺的嗓音着吉恩的后脑勺传来,声带的震动令他感到无比心安。

吉恩重新合上眼,想起了自己一路走来,进过的每一间酒吧,那些似曾相识的布局,大同小异的酒种,不由回过头在一片黑暗中寻到了尼诺的唇瓣,将自己的紧紧贴了上去。

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呢?在或不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接下来的每一段旅行,都会有一张属于他们的床,供两个相拥的人依偎而眠。

【Fin】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