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黄徐】蚊子是个坑啊

n久没见自己有这么棒的行动力了!!黄徐交流群号628542626,随时来一起尬聊呗!

上一次写的是名字是个坑啊,这次换个对象当复健_(:зゝ∠)_

接下来要挖长坑了,坑品没保证(不是),害不害怕!

总之…这么冷的cp,如果愿意吃安利进坑,我割腿肉双手奉上,不敢说以后能写多少多少字,起码有我养你(???


1、

隔壁寝室里翻箱倒柜的动静已经隐约响了好几分钟,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徐景熙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试图将一只耳朵用枕头藏起来,奈何另一只朝天的还在源源不断地将那些细微的声响在黑暗中放大放大再放大,然后来者不拒地钻入脑中。

于是他干脆放弃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运动,起身来到了隔壁的房门前,轻轻敲了敲。

隔着一道房门,徐景熙听到了重物落地“嘭”的一声后,房门被小心翼翼打开,黄少天揉着撞到了床角的膝盖,龇牙咧嘴地从门缝里把头探了出来。

“这大半夜的是谁啊怪吓人的……啊徐景熙同学,这么晚了还没睡吗?是不是第一晚来蓝雨所以不太适应,要不要陪你聊会天啊?”

虽然压低了嗓音,但走廊里的回音效果很是显著,徐景熙有些担心会打扰其他队友休息,所以言简意赅地点明了来意:“听到有动静,来看看怎么回事。”

黄少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把房门开大了点,压着嗓子用气音回答道:“都是空调惹的祸——”

 

2、

队里关于寝室楼翻修一事争论已久,却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最主要是懒得搬东西挪窝,迟迟没有动工。

他们住的还是魏琛当初图方便就近租下的旧楼,只不过后来有了钱后把原址买了下来,楼还是那么旧,隔音还是那么差,空调也还是在隔三差五罢工。

黄少天屋里的空调极为个性,和他本人一样是个十足的机会主义者,只要黄少天在屋内,它保证罢工,但是如果开关没关上,人前脚走,冷气后脚就跟着放出来了,这反应之迅速动作之敏捷,怕是连伺机而动的夜雨声烦都要感叹一声。

随着夏日的到来,夜晚没空调也越来越难耐,懒得搭理它的黄少天这次终于下了狠心,把修空调的师傅一个电话叫来,新买的货还没送到,先把这旧的给拆了拿走,以旧换新能得个一百块钱,还顺带解解气。毕竟没了这破空调,连房间看起来都顺眼不少。

铺上麻将席,又借来个电风扇对着脑门吹,想着对付上一两个晚上不是问题,黄少天入睡的效率都比平时高很多。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空调拆了,管子拆了,却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小碗大的洞,好巧不巧地,又钻进来了一只蚊子。

3、

只穿了裤衩而光溜溜的两条腿,睡衣下摆没拉好翘起一角露出的肚子,包括放在身侧的胳膊和搭在肚子上的手,没被电风扇的风力覆盖住的地方,都被蚊子光顾了一遍。

奇痒无比。

硬是把打着呼噜的黄少天给痒醒了。

黄少没睡好,脾气很暴躁。他听着还锲而不舍在自己耳边嗡嗡叫的蚊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开了灯眯起眼,发现了在房顶降落的小黑点,跳起来就是个连突刺。

“啪”的一声,蚊子飞了。

这一飞可好,拐进了个站在床上跳起来都够不着的角落,黄少天急了,想找花露水当枪使,好歹远程助攻一下。结果翻遍了床头柜啊电脑桌啊还有书架抽屉之类的角角落落,除了用剩的半小瓶风油精,他没找到任何喷雾装备。

再回头一看,得了,目标都不见了。

这时候,门响了。

 

4、

“黄少你这里……怎么这么热?空调坏了……不见了?”

“是啊是啊坏了好久了,比起空调,我还是觉得蚊子更要命啊,痒死了痒死了痒死了痒死了痒死了!”

新官上任的奶爸还是三把火的时候,这一听,再一看,可着实吓得不轻:“咬了你这么多口?手指呢手背呢没事吧?我带有特效药,抹上去别挠一晚上就能没感觉,快跟我来。还有啊,明天不是说有正式集训吗,没空调怎么睡,黄少你拿着枕头来我房间挤一挤吧!”

 

5、

门开,门关。

走廊里似乎消停下来了。

但似乎毕竟是似乎。

徐景熙是个实诚孩子,想着自家战队的王牌正和自家抵足而眠,床又是单人的,这么小,可不能挤着人家,于是往外挪了一点,又往外挪了一点,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挪了没两下,睡熟之后就“咚”的一声滚到了地上。

也许是困极了,摔到地上的人没摔醒,反而把床上的借宿客给吓醒。

把房间的主人挤到地上去了,真是罪恶啊。认为是自己睡相不好的黄少天有些苦恼地挠了挠脖子下面的蚊子包,伸手把奶爸捡回床上。

 

6、

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不仅因为能让人长高,也能让人最早发现不寻常的事情。

宋晓照例起床下楼晨跑,路过黄少天的卧室时发现门半掩着。

忘关门了?宋晓作为蓝雨好队友,自然要帮忙把门带上,结果走近一瞧——嗯?床上并没有人?

起得竟然比自己还早吗。宋晓带上门就走了。

等他跑完几圈回来的时候正好是队友们陆续起床的时间点,于是他分别和队长和郑轩李远他们道了早安,然后看了看还禁闭着的奶爸的房门。

就在这时,门开了。

黄少天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见到宋晓后毫不见外地晃了晃手表示打招呼,就径自捂着脖子往自己房间钻去。

宋晓眨了眨眼睛,又揉了两下,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哎哟……嘶,我的屁股啊。”房间里的徐景熙并没注意到门没关紧还留了条缝,揉了揉昨晚睡着后滚下床撞青了的屁股瓣。

宋晓掏了掏耳朵,想起自己看到的黄少天胳膊上和脖子下面衣领边缘露出的红色痕迹……

 

7、

没想到黄少下手这么快,没想到徐奶战斗力这么猛!

蓝雨的大心脏感觉自己心脏好像有点不太好,捂着嘴巴默默回了自己房间。

 

8、

而吃饱喝足的蚊子在床板与墙壁间的墙壁上停了一晚,养足了精神,这才心满意足地挺着肚子绕着房间转了一圈,找到了来时的洞口。

就这样晃晃悠悠地飞走了。

深藏功与名。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