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ABO】踪迹(1)

我流黑道趴,杀手叶×双面间谍蓝
非典型ABO,私设多,国家政治时代背景架空,毒、H、暴力预警,请勿代入现实生活

之前的多cp系列文,拆开重修,本篇为叶蓝篇,可以独立食用∠( ᐛ 」∠)_追文可以订阅tagABO踪迹

7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好吧……放假以后实在是太颓废了,眼看着月底到了,光涨粉没更新,良心有点疼orz

今晚还会更一发追梦,下个月争取勤奋点,欢迎监督(??

(一)

回趟自己家还得偷偷摸摸,这个事实让蓝河有些不爽,却又无可奈何:人他惹不起,就只能躲。

天知道那老鬼到底欠下了多少债。蓝河没敢开灯,摸黑钻进自己房间的床底,从床板的夹缝中摸出一把小钥匙,又倒退着爬了出来。

“啪嗒”一声,房间的灯亮了。

蓝河吓了一大跳,连忙回头望向门口,捏紧了掌心的钥匙,面色有些僵硬地喊了来者一声:“爸。”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男人胡茬满脸,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好家伙,藏得够深,啊?白眼狼,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不是让你出去鬼混的。拿出来!”

蓝河忍了又忍,还是喊了出来:“鬼混的明明是你!整天打牌喝酒,被要债的踹门,这个月房租都还不起了!妈存下的钱本来就不多,这是救命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蓝河吼完一阵后悔,连忙抱紧头缩成一团静静等着。他很清楚这样做的下场,老鬼会狠狠地用他那双破了底的烂皮鞋踩在他背上,发泄般毫不留情地踢踹。

留下大大小小的乌青,甚至泛紫充血的伤痕。

真要感谢上天让老鬼生成了个Beta,酗酒后没多大力气,若是不巧让他踹到了胸口和柔软的腹部,蓝河这条小命不知会被断裂而捅入内脏的肋骨带走多少次。

这一次却有些异常,男人一言不发站在原地发抖,像是被气出来的,待蓝河小心翼翼从地上爬起来后,男人就直挺挺地倒在了他面前。

“放松,别紧张,你现在很安全。”

耳畔传来了温和的安抚声,蓝河的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

徐景熙从耳朵上取下听诊器挂在脖子上,转头向等在一旁的黄少天汇报了病人已醒的状况,就拿好体检报告出了病房。

“嘿伙计,别怕,看得清吗,看看这是几?还认得对不对?”黄少天伸出手指在蓝河眼前来回晃动。刚睡醒的人努力眨眼赶走了视线的模糊感,张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一”。

“很好很好。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和我说啊,景熙的医术在蓝雨可是有保障的,别担心你不是在黑医院也没少肾少肝。”黄少天见蓝河有想要坐起身的趋势,连忙伸手摁住了他的肩膀,“别别别,这几天最好都别动,你身上……还没长好。”

蓝河老老实实地躺好不动:“咳……咳咳,谢谢黄少。”

黄少天见他的精神并不太好,就只多问了一句有没有回想起别的什么。蓝河摇了摇头,黄少天也暂时不再继续追问,嘱咐了几句注意休息就放守在病房门口的徐景熙进来了。

“有什么情况就让宋晓通知文州,我这几天不在。”

徐景熙点头,两人擦肩而过,他脸上露出了细微的诧异,不过这个表情转瞬即逝,并未让其他人察觉。

毕竟能让蓝雨的王牌杀手亲自动手的活儿,现在已经不多了。

蓝河来到蓝雨旗下的私营医院刚满一周。

他这两天睡得并不安稳,之前的昏睡源于止痛剂的作用,如今药效已过,腹腔内的疼痛开始隐隐发作,有越来越强劲的趋势。

脑海里不断闪烁的画面也变得零散,一会儿是母亲在医院病逝后被盖上白布,一会又是父亲毒瘾发作倒在自己面前抽搐。呼吸越来越压抑,蓝河挣扎着醒来时,浑身已被汗水浸透,干裂的嘴唇上带了点腥味,怕是被自己咬出了血。

若是能回忆起点什么有价值内容该多好,例如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蓝雨旗下的私人医院里,为什么身上有着不明缘由的内伤,蓝河遗憾地想。他捂着腹部挣扎着起了身,背对着房门坐在了病床的边缘,把汗湿的病号服单手脱下扔在一旁。但是紧接着,蓝河听到了走廊里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有些意外地皱起眉。

一个是蓝雨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喻文州,另一个脚步声却很陌生。

这几天,配合着徐景熙的介绍引导和康复训练,他已经开始逐渐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通过蓝雨给他配备的个人终端了解到很多自己即将面对的人和事。

当蓝河边在脑海里搜寻匹配信息边回过头时,却见一个并不十分惹眼的人率先走了进来。穿着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T恤和牛仔裤,叼了根没点燃的眼,饶有兴趣地任凭蓝河打量并且抬手冲他挥了一下。

像喻文州这样身份的人居然故意以小半步之遥的距离落后跟着,这个貌似普通的人的身份一定不普通。

值得让他注意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喻文州如何同这个人交流的。明面上作为南部规模最大蓝雨公司的一把手,实则掌权了南部黑道,他对这个看上去并不正经的人居然保持着一种亲昵而不失恭敬的态度,说明此人不仅身份特殊,论实力也定是一等一的高手。

“前辈,我们的人就拜托你了。”从言语上来看,喻文州的西装革履与身边人街摊货形成的莫大对比,仿佛并不存在。

亦或是恰恰相反。

叶修点了头,走近病床来到蓝河身边伸出了手。

“那么,兴欣欢迎你。”他说,“虽然现在还没去呢,不过迟早的。”

稀里糊涂地被转移了地点,又稀里糊涂地被安排了新的身份,待蓝河不再一天沉睡20个小时并且可以自如下床活动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对蓝河而言,也是时候理清在自己身上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遭遇。

先从这些天一直反复梦到的场景说起。蓝河曾经听被蓝雨派来为他进行日常护理的系舟解释,破旧的出租屋,老鬼的打骂,都是在他的过去中真实发生过的一些记忆碎片。虽然对于蓝河的记忆为何会出现缺失这一状况,他们还没有调查清楚缘由,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盘随着身体的日渐康复,这些记忆碎片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也许不久的将来就能组成一段完成的回忆。

“我有一点实在无法明白。”蓝河的嘴唇由于伤愈日渐恢复血色,此刻皱起眉头看上去让苍白尚存的面颊多了几分生气,“既然我家的经济条件并不理想,我……我爸是怎么会染上那种东西的?”

系舟有些为难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用自己工作终端将蓝河对梦境的描述和产生的疑问仔细记录下来,安慰了两句就匆匆赶去向上级提交报告。

确实是个奇怪的现象,也确实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从梦境里男人倒地时的模样和反应来看,他确确实实是由于染上了毒瘾,却因为没有及时用药而难以忍受那种噬心的痛苦,而倒地不起徒劳抽搐。只是,在这个连烟草都是奢侈品的国度,那些白色的粉末是从哪里来的?

又是谁把这种东西,给了一个穷困潦倒的赌鬼?

这样想来,也许那些要债的口口声声说的几十万,恐怕还只是冰山一角。

接着呢?老鬼在自己面前发作倒下,后面发生了什么?蓝河敲了敲脑袋,恨它关键时候不争气。

蓝河目前的记忆毕竟有限,后面的事,是听把他从那群人手里救出的黄少天所言。

蓝雨的货运到一半突然被抽查,据说是上面收到了举报有违禁物品。负责人直觉敏锐地感觉有问题,千方百计阻挠了警方,紧急找来当家的。结果,黄少天果然在本该是正常的食物罐头里找到了一小袋白色粉末,于是一边打发警方一边暗中调动了自己的势力,一路追查到G市内的一个小型窝点。

只是这伙人藏得太好,蓝雨的人抵达时,大部分势力已经人去楼空,剩下为数不多的要么死在子弹之下,要么被抓了却一问三不知,只是最底层的蝼蚁。

“既然能和‘那边’的货扯上关系,说明这批人来头还不小。暂时还没发现他们的目的,一点线索都没有,靠靠靠。”黄少天再一次来见蓝河,审问完所有问题以后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不过你不用担心,景熙已经全面检查过你的身体了,就是有些营养不良和外伤,另外腹部淤血略严重,没有什么大问题,再耐心多留点时间养伤吧。”

口中念叨着,但黄少天的心思显然已经不知飞到哪儿去了,此刻突然噤声站定,一幅恍然想起什么事情都模样:“不行,蓝雨被盯上了,你留在疗养所太危险!作为重要的证人一定不能有事,南部道上最近冲突不少,保险起见会让别区老朋友把你保护起来的,放心吧。”

即使是面对严峻的情形和现状,分析与安排,就在几句话之间悉数布置了下去。

这种上位者独有的果断却让蓝河深叹,一颗从醒来之后就缺乏安全感而一直上下浮沉的心,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好的,黄少。”面对未知事物而感到恐惧是再自然不过的反应,有了黄少天的允诺,蓝河配合地点了点头,松开了从他进门开始就一直攥在手心的被角。

蓝河在不知道缺失的那一部分记忆力,自己究竟经历过什么,但信任这种一旦扎根就轻易难以打破的感觉,从他得知自己处在蓝雨的地盘开始,就一直存在。

时至今日,只剩下一件事情,他好像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后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其他人仿佛都没有看见。

由于小腹有条诡异的伤口,不能沾水,平时负责帮蓝河擦身的都是蓝雨派来的护工,直至昨日他终于被徐景熙解了禁,进了浴室舒舒服服地冲了一个澡。也许是地砖湿滑,也许是太久没运动肌肉缺乏协调性,蓝河一不留神差点滑一跤,偶然间在镜子里瞥到自己的后腰上,有一枚硬币大小的刺青。

镜面布满水珠,挡住了蓝河的视线,让他看不清楚刺青的模样,于是他唤来了守在门外的护工,让他替自己查看。

“先生,您的背上也许是由于水温过热而有些发红,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往下面一点呢?腰上,这里,没东西吗?”蓝河愣了愣,对着镜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伸手戳了下刺青所在的部位。

“什么也没有,先生。”

一时间他感觉匪夷所思。

“哦,好吧,你先出去,我穿好衣服就出来。”

门“咔嚓”一声关上了,蓝河对着镜子重新打量自己后腰被纹上的刺青,硬币大小,淡淡的蓝色,额角突然隐隐作痛。

透明的培养器,泡在不明组织液里的红色物体,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带着面具的人,从未忆起过的画面就这样猝不及防地闪现在了蓝河的眼前。

“竟然还有这一出吗。”

像是一句自言自语。

蓝河看着镜子中映出的自己,又像是透过自己向着另外的人说话。

评论(1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