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梦竛

这里梦梦!感谢关注ꉂ(ˊᗜˋ*)
微博@夜寂梦竛
背景@显像剂

死神bleach
#白她/白梨

全职
#叶蓝/周all/正副队/all徐
叶受见子博@一盒子的叶修

MHA
#轰all/all胜
见子博@爆豪爆豪,每天早上你醒来♪

凹凸
#瑞金/雷卡
见子博@春半梦
#金瑞/安雷
见子博@离说的宝宝奶熙

©夜寂梦竛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暖床人

参合志《sapphire》的稿,主催大人说7月初解禁啦,放出来混更。

拉低平均质量的罪魁祸首在此!

【黄喻】暖床人

黄少天挣扎着睁开了眼,有些茫然地瞪着天花板发了会呆,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是被冷醒的。

被子只剩下一角还留在床上,堪堪裹住自己蜷缩起来的身子,黄少天用脚把掉到地板上的部分勾起来往身上卷,打了个滚就不再动弹。

接下来的日子,将会构成又一个没有喻文州在身旁的冬天。

铃声从床尾响起,黄少天伸脚用脚趾夹住挂件的绳子,把摇摇欲坠的手机从床沿“救”了回来,锁屏上两人的合照笑得比手中捧起的奖杯还要灿烂。

“喂,队长吗,几点了啊我都没看时间。窗帘拉严实的后果就是根本睡不醒,不过说真的,今年冬天真冷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过完年尽开回。现在不早了,差五分钟九点,还睡呢?”

喻文州熟悉的声音隔着电流传来,很轻,像是气音,却温温润润的,让黄少天耳根一阵发烫。

“你又不在……”他嘟囔了一句,披着被子坐起身,歪着头抵住肩膀夹好手机,弓起腰往自己脚上套袜子,“怎么办啊文州,你才走一个晚上我就开始想你了,一大早起来都没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和刚出炉的流沙包可以吃!”

另一头的喻文州捂住嘴巴努力憋笑,却还是很轻很轻地笑出了声:“所以你想的其实不是我,肉粥和包子听起来更重要。”

“嗯是啊,所以文州你要赶快回来努力刷一波存在感!”翻身下床,对着浴室里的镜子整理了一番领带,抚平衬衣的细小皱褶,黄少天满意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咧嘴笑了一下。

喻文州应着声挂断通话,数着正在接近自己房间的脚步声,将嘴角情不自禁流露的笑容悄悄敛起。

“妈,我不是说过,不要随便进我房间吗。”

女人愣了一下,面上有些不知所措的神色,脚步在门框前止住了。

“文州啊,哪有男孩子让人家女孩子等的道理,早点去吧。又不是第一次相亲,还要妈操心这些。”

“妈,那您别操心这些了行不?”喻文州的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您知道的,我不喜欢她们。”

女人死死握着把手,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却被垂下的眼帘挡在了视野之外。

“砰”的一声,房门恢复了紧闭的模样。

 

喻文州搓着双手,借着呼出的白汽给冰凉的手指添加一丝聊胜于无的暖意。电脑显示屏上界面静止在了岌岌可危的及格线上,他垂着脑袋站起身,看坐在一边的方世镜提笔在名单上找到自己的那一栏,轻描淡写地打上一个表示通过的勾。

一直飘忽不定悬在半空的心,突然就踏实下来。

“正好,少天你等一下。等下招生结束后把小喻带到宿舍楼去,顺便认识一下吧,你俩以后就是邻居了。”方世镜叫住了路过的少年。

黄少天正上下抛接一瓶新买的冰红茶,白色耳机只在耳朵上挂了一枚,另一头晃晃悠悠地拖在胸前。

“哦?啊好。”一只手伸到了喻文州面前,“你好啊新人,我是黄少天,喜欢荣耀是必须的,其他的爱好没啥特别但吃绝对最重要!注意事项方面,虽然宿舍的墙壁隔音特别差,但你放心啊,我睡觉既不打呼噜又不磨牙。还有什么呢,哦对,现在你不熟悉我没关系,只要留在蓝雨总有一天会习惯的……”

这一习惯,就让两人习惯了对方一辈子的存在,只是对目前的他们而言,还为时过早。

初见之后,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一墙之隔的生活而拉近了多少,说是比邻而居,却不曾出现想象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局面。

喻文州起得比较早,花更多时间在训练室的电脑特地安装的软件上,做那些日复一日的基础练习。而黄少天睡得迟,每晚带着耳机跟着魏琛在网游里大呼小叫,做完固定训练的时间,更喜欢泡在竞技场里。

其实一开始的喻文州并不想早出晚归,只是到了晚上四周都静下来后,隔壁房间的动静会在一片黑暗中被逐渐放大。

“魏老大快来快来快来!三团刚才报告说同时刷新了两张野图!”

“一团的人呢?还在后面磨磨唧唧干啥,等奶妈上来你们早挂了好吗?”

“左左左,看剑看剑看三段斩——”

最初那几天晚上,喻文州几乎都是凌晨才睡下的,过了感到困的点就不容易睡着,于是熬到时间差不多了就早点起床。

幸亏年少,精力恢复快。白天的训练虽然很忙碌,但是每个中午都会有两小时吃饭和休息的时间。喻文州会在食堂或小卖部草草解决了肚子的问题,回寝室睡上一小会,下午的训练上,又是一条好汉。

他没有去找过黄少天,甚至没有和他提起过自己的睡眠受到了影响。因为喻文州能感受到,每当黄少天的嗓音有越来越响的趋势,他都会自己控制着往下压低。只是不可避免地,过了一会儿又会情不自禁地抬高,直到再一次意识到音量问题后连忙放轻。

更何况,其实,黄少天也挺不容易。

“黑眼圈这么重,是不是晚上没睡好?”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早晨喻文州偶然在走廊里遇到了难得早于规定时间起床的黄少天,“抱歉啊这段时间要帮魏老大刷点稀有材料,索克萨尔的装备需要升级了。对了,你最近训练怎么样?有空来切磋一把啊,比如今晚怎么样?明天是周六不用早起你可别拒绝啊!”

“今晚不用继续帮魏队的忙了吗?”

“不用不用。那说好了啊,晚上见!”

他给他的感觉,从那一刻起就开始改变了。

黄少天抱着笔记本坐到喻文州床上时,意外地有些沉默。

方才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喻文州只穿了条睡裤,一条样式简单的白色毛巾搭在肩上遮挡从发梢滑落的水珠,以防弄湿地板和睡裤。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平时比较沉默的男孩,竟然比想象中还要精壮不少。也许是偏瘦的缘故,腹部微显肌肉的线条,不算分明,若隐若现。

“抱歉,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在屋里随便坐,等我一下好吗?”他帮黄少天开完门就退回浴室擦头发,吹风机的轰鸣声响了好一会。

黄少天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由于作息不规律和平时贪吃惯出来的一层软肉,不禁有些羡慕。见喻文州走出了浴室同样坐到床边,黄少天连忙伸手把他拉倒,用手撑在他的头两侧,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不知所措表情的人冲自己眨眨眼睛,咧嘴摆出了平时一向挂在嘴角的微笑。

“有什么事吗,黄少?”

“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交代。”黄少天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喻文州的腹部,让后者忍不住笑出声,“你平时是不是除了训练还出去锻炼了?身材居然这么好真是深藏不露啊!”

“也就每天早上起来绕着寝室楼后面的花园跑两圈……哈哈哈,别戳了,很痒的。”

两个少年的挠痒痒,逐渐演变成一场气力的较量。他们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笑得眼角渗出泪珠,却怕掰手腕对手指会有影响,于是别出心裁地脚掌抵着脚掌,在空中你来我往地展开拉锯战。直到一方的膝盖倒了下去,直到两人并排躺在一起喘起粗气,被晾在一边的电脑又回到了视线之中,于是一场“战争”,又从现实向网游蔓延……

毕竟,在脱离了荣耀的世界之后,他们还只是十几岁的年华,拥有共同的爱好,初显各自的锋芒。

眉宇朝气蓬勃,眼眸熠熠生辉。

 

一辆黄鱼车

喻文州的饮食不得不清淡许多,好在他本来就不喜欢口味太重的菜。一大碗白粥就上点自家做的小菜,再加上腰间黄少天如今已经手法老道不少的按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虽然被赶出家门,但终于让家里不再勉强自己去相亲,终于接受他的恋人同为男性,这一点,已是莫大的进步。

所幸,他们还很年轻,还有悠长的光阴可以挥霍,可以去打磨那些扎在心口的棱角。

“昨晚你一直在笑。”喻文州把空碗放下,看着黄少天把小桌子从床上搬走,翘起嘴角有些促狭地笑了,“喊着什么痒死了,所以你是梦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

“啊。”黄少天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纸巾,帮他擦了擦嘴角,“梦见训练营的时候了,咱俩刚认识那会,通宵打游戏来着。”

“时间过得真快。”喻文州听后不免有些感叹,“那时候玩得太晚,所以你直接和我挤一张床,早上起来发现咱们和被子一起躺在地上。”

黄少天亲了下他的嘴角,端着碗筷出了卧室:“也不嫌冷!”

怎么会嫌冷?两个小少年抱着彼此,挤在那一方狭小的棉被下,汲取彼此身上暖和的体温,挂着一样无忧无虑的笑容,做着同一个出道夺冠的梦。

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那时留下的回忆都在心中发酵,散发浓厚的醇香。

 

男孩子之间的桥梁一旦建起,轻易不会垮塌。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和筛选,张贴在公告栏里的排名上,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因为留下的人数也越来越少。

每次喻文州的成绩都刚好卡在入围那根线前面,让“不打不相识”而对他多几分关注的黄少天,直呼这刺激比坐过山车更甚。

“这可怎么办呢……文州你真是愁死我了!看着都担忧死了好吗?”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电脑桌上,晃腿晃得桌子吱呀作响,衬得他语气仿佛都悲怆了几分,“你看看,万一你跟不上训练回学校继续坐牢去了,谁早上拖我起来跑步啊,好不容易像你一样壮实些了吧!还有还有,和你带团下本真的超爽,居然换个队序安排人手就能把boss追着跑,我跟你说真的超级帅……”

喻文州心里挺无奈的,他也不想吊车尾,体验这稍不留神就会出局,危险刺激的感受。甚至可以说,喻文州本身才是最不想看到结局提早到来的人,却又无可奈何。

他只能笑而不语,摇了摇头。

“这样吧……”黄少天附在喻文州的耳边嘀咕了一会儿,后者的眼睛慢慢瞪大,诧异之色中不乏惊喜。

实战是公认最快提升水平的办法,遇到比自己实力强风格迥异的对手时,进步的效果也确实显著。

习惯了夜雨声烦突然出现在身侧,随之而来的是一通铺天盖地的剑雨。喻文州的电脑屏幕上一开始刷刷地往下掉血,渐渐地适应了这种快节奏并且十分猝不及防的节奏后,开始带着黄少天兜圈子,磨到两人的血量差距日益递减。

“你说,万一明天魏队的抽查落到了我身上,但我……”

“原来你没睡啊?”

“你不也是。”

“我这不是,呃,还有点不习惯身边多了个人嘛。要不是担心开门的动静会让方哥发现……不过咱俩也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了对不对。”

“嗯,结果还滚床底下去了。”

“别提,还挺舒服的,反正不用担心自己随时会翻下床——反正已经滚下去了。”

“也比自己一个人睡暖和,虽然躺在了地板上。”

“嗯嗯,朕甚是欣慰,特封你为贵妃,每天晚上来给朕暖床。”

不过这是我的床啊。

喻文州闭着眼睛笑了笑,回了句:“那我就……谢主隆恩?”

两人嘻嘻哈哈笑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噤了声,一时间,房间内静了下来。两人并肩躺在床上,奈何宽度堪忧,只好肩膀抵着肩膀,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在一片黑暗中被清晰放大。黄少天翻了个身,枕着自己的胳膊看向黑暗中身侧人模糊的轮廓,露出一个有些意外的笑容。

“还是睡不着吗?没想到啊,向来处变不惊的喻同学,也会有惊慌失措的时候。你不知道他们怎么评价你的,说你对谁都一个模样,挂着副天塌下来还有别人挡着的淡定微笑,看着好脾气其实冷漠着呢!”

喻文州被岔开了话题,听后忍不住笑出声,一时间倒是把困扰得自己难以入眠的烦恼给暂时抛弃了。

“什么叫对谁笑得都一样,噗。我只是觉得啊,能留下来和大家一起打荣耀真的是件很幸运的事情。少天你也知道,我不太擅长对速度要求比较高的方面……不过,是真的很想和大家保持良好的关系。”

“会的会的,所以早点睡吧。”

但至少我是特别的,对吗?只有自己能看着不一样的喻文州,会皱着眉掀开被子催人起床晨跑,会肆无忌惮地大笑,扑上来挠自己痒痒……黄少天在漆黑的卧室里瞪大了眼睛,最终却没有把呼之欲出的问题吐露出来。

他自己,仍然在迷茫。

不知是谁先翻的身,两个少年面朝面的呼吸交融一处,传来温热的气息。还有那严密地笼罩住肩头的棉被下,两只手紧紧相握。

 

喻文州不知道,如同那一天没有到来,两人的关系是否会一直维持在看似亲密其实也就那般的地步。但他很清楚一点:当两人间出现的那一条缝隙被重新填满后,他收获了属于他的骑士全部的忠诚。

“我知道我知道的,这不是你的错你完全没有错。魏老大的状态确实下滑不少,但这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哪怕换任何一个别的人不好吗?”

“但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我,以后的蓝雨,就一定不会有我出现的机会。少天你是最喜欢把握一切机会的,应该会理解,不是吗?”

一门之隔,房间内外的两人却仿佛距离很远,很远。他看到了他眼中的执着,他则看到了他眼中的迷茫。

“是的……所以,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过了一小会,黄少天打开了门,伸手拥抱了一下等候在房门外的人,“你先回去吧,今晚我不过来了,还有,恭喜……”

喻文州点了点头,看着他把房门重新关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出。

“队长”二字的重量,他还肩负不起。

其他队友还以为这两人吵架了,如同冷战一般,一个躲着另一个,连结伴回寝室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但最先察觉到黄少天不对劲的,还是喻文州。他是半夜被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惊醒的,呻吟沉闷,却一下接着一下,仿佛胸腹之内安装了弹簧让咳意愈演愈烈。

毕竟战队刚起步没几年,晚上没有轮班的队医,再加上黄少天拒绝去医院,也不想打扰到一人撑起整个战队而劳累了整天的方世镜,喻文州只好犹豫着,亲自来照顾他。

步入春季,尚未回暖,又是呼吸道疾病的高发期,黄少天缩在被窝里寒冷,喻文州只好把自己那一床抱来加在了他身上。不顾黄少天的反对,喻文州从背后抱住了体温略高的病患。

“我来奉旨暖床,不行吗?”

黄少天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不行,当然不行,万一把感冒过给你了怎么办!”

喻文州打了个打欠:“那就感冒了再说。”

至于一个病愈另一个依然生龙活虎,让前任病患先生大喊不公,又恢复了被拉着早起晨跑的生活,却是后话。

哪怕在后来某些喻文州起不来的早晨,黄少天都保留下了锻炼的习惯。

 

对着镜子打了好几遍领带,总觉得有些歪的黄少天自暴自弃地随便扯紧就匆忙出了门。市中心的车流总是多到可怕,但他怕自己难得穿上两回的西装会被地铁里来往的人流挤皱,还是选择了在拥堵的街口拍方向盘。

虽然这家店里的首饰贵到让人肉痛,门口的停车位还是爆满,害得他兜兜绕绕了好几圈才挺好车。

虽然是手工定制的对戒,却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完成,加急赶工的费用不菲,但黄少天已经等不及了。

为了这一天,他期待了太久。

坐在喻文州身边有点年纪的女人不停抹着眼泪,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用他有些僵硬的微笑满怀歉意地起身,把原本坐在自己桌对面的女孩儿送上她自己的轿车

黄少天有些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车里的女孩瞟了眼来电显示,不着痕迹地向街对面黄少天所在的珠宝店翻了个白眼,又回头向喻文州告别,发动车子离开现场。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搞定了吗?他妈说了什么吗?”

“本小姐出马什么时候失手过?我装作生气向那女人发了火,说她把女孩子当成什么,和不会喜欢上自己的人结婚不是浪费人家的年华吗?也许说得有点严重了吧。 ”电话里传来了那个先前与喻文州相亲的女孩儿,语调与黄少天一样甚是活泼的嗓音。

黄少天笑嘻嘻地夸她:“挺好,不愧是我妹啊,就是有天赋!辛苦了啊,等文州成功回来了,答应你的签名照和比赛门票保证送到你手里!”

挂了电话,黄少天在店门口对着玻璃门反光的倒影理了下头发,这才满怀期待地踏上了门前的红色地毯。

他迫不及待地想把属于他的人套牢,哪怕喻文州会发现,今天的相亲只是黄少天为了帮他与母亲斗智斗勇而导演的一出催化剂,哪怕这条路的未来依旧坎坷,依旧得不到家人的认可。

“你好,我如约来领定制的对戒了,就是内圈刻了姓名缩写外面银环上嵌了蓝白宝石的那款……”

只是黄少天没看到,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本该驾车带着母亲离去的喻文州却抬起头,微笑着望向了黄少天背影消失的旋转门。

他与他之间的关注,一如永不磨灭的宝石,从来不曾消失过。

 

 

评论(8)
热度(110)